教育改革的冷思考

先在外面蒸熟,进屋再被冷冻了。这也亏了我有个好体格,冷热不侵。

我通常要早到,这是习惯。记得小时候,教材里有列宁与哨兵的故事。那时被教育要忠于职守,准时守约。在现代都市,交通不畅。早到就可以避免出现意外状况耽误了事。

会场里只有服务员。她忙过了然后来问我,几点的会呀?我说,二点半。她说,跟我说是二点。她走了,屋里只剩下我。借此休闲,想一想事。

终日与人讨论,都是政策性问题。本来参与到行政决策,在人看来是有意义的事,可是一旦陷入这个舆论场,我就明白,全局性的多要素关联的事情都是复杂的。讨论来讨论去,需要行政层面即刻抉择去做的事不多。

行政作为的局限性很大。我以为改革的希望在于激活基层单位,尤其是各个行为主体,他们要有意愿参与改革,甚至主导改革。没有这个前置条件,大家都把希望放在行政层,以为领导睿智,依靠强制力就可以拉动改革,很多时候是误读了行政决策的特点。

中国社会的变革进入了攻坚期,这个时期可改的好改的都已经改掉了。没有改的,确实是问题的,一定是因为有一些现实条件不具备,限制了改革的推动。如今要迎难而上,不仅仅取决于决策与是否有勇气,而在于我们还需要做很多铺垫,不断完善改革的条件。

我总是听人家说,我们出台这个政策具有前瞻性。所谓前瞻性就是超现实的。我问,你超现实,不具备条件,这件事怎么落地呢?专家答曰: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得乎其下。所以,在拉动改革中我们需要适度超前,或许得乎其中,不是最好至少不是最差。

这种决策思维势必导致改革的落地难问题。即我们需要付出超常态的努力,克服诸多条件的限制,而拉动改革前行。这种动力源自决策与行政推动,这个层面在指挥,若没有基础层面,更多实践者的行动跟进,我们无法期待这个政策执行有很好的结果。

教育改革是与社会发展形成错位的一个发展领域。也就是社会发展了,有新的需求了,这倒逼教育要变革。很少出现,教育先发展再去变革社会的。因为关系到人的培养,他们最终要适应社会发展,去建设理想社会,教育需要跟进社会需要,并且要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教育的改革不宜走激进路线。

无论我们如何去描述教育改革,其实教育在基础层面,就是学生进入一所学校,在一个班里上课。学生听课,教师教课。这是不变的人际关系。学生在学习中,需要教师提供专业化服务。这是基本事实。我们制定的所有政策,说到底都是要营造有利于教有利于学的环境,实现培养人的目的。

建一批学校,提供办学条件。这是行政投入必须要做的。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要把班额降下来,更充分实现因材施教。在考虑学生的需要、社会的需要,设计和提供一大批课程,包括课程资源,然后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和自主学习;我们的老师有良好的专业素养,可以提供给学生学习服务。这就是教育啦。教育就这么简单。教育改革可以不那么轰轰烈烈,可以润物无声。有的事情上,可以不惊动老师。有的事情上,依靠老师,发展他们的专业性。

教育政策的研制中,我希望更多考虑进去人的要素。教师在这个政策的执行中,他们要做什么?他们乐于接受这个规定吗?他们乐于参与改革吗?学生在这个变革中,他们要变革什么?他们乐于参与改革吗?还包括校长,在学校范围内他们统筹资源,可以做什么事,他们乐于参与改革吗?如果这些人都没有改革的意愿,改革不是被大众欢迎的,那么政策就成为了压迫人的政策,在逼着人去改变。这种压迫力,一定会转化为教育各个主体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吗?不容乐观。

我希望教育改革,在前瞻之后要考虑现实需要。不落地的政策或许被描绘得很美丽,可是它如肥皂泡容易破灭。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教育改革的冷思考》有2个想法

  1. 赵老师:
    你好!好久没来拜访你了……
    改版后,登陆语文网发文章的似乎越来越少了,蓦然发现:还有你,真好!
    改版后的语文网,似乎还没有原来的方便,近期文章后面,不知怎么留言,怎么都没找到,就留到这里了。
    炎炎夏日,祝你一切安好!

  2. 是啊,很不方便。根蔡总沟通过,没有办法。我其实也说话少了。不过有一个习惯,常来踩踩脚印,无聊了再说几句话。近日还在犹豫,是不是关了门。我在新浪还有一个博客,还在华东师大的培训中心挂着。最近试用简书,觉得那里还好。谢谢你的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