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灵的是思想

日子紧,人就拧巴。突然想着松下一口气,再去看看,在脚步的前面,那样朴素的生活与景致。

一闭眼一睁眼之间,我发觉其实一个人可以有另外的生活。

几十年这么活,活出一种紧张生活的模式和惯性来。思维、想法、做事,这些都会固化。一旦日子不是云朵一般诗意得飘,而是石子投水一样砸破了水面,那么我就感觉活得缺少变通、灵活、色彩。

其实哪有那么多重要的事,又哪有如你非关心不可的事?

搁了笔,荒了田。日子杂草般生长。做一辈子农民,一日不出工,不去田里看看,也不去想着种地的事,就这么懈怠一点。

思想里总是顾虑收成,操着老天爷的心思,不断付出劳力,这似乎也不是唯一的选择。几日来,我选择荒了田,让思想里长出杂草来。

车子不开了。

每天里,我骑着一辆单车。上班下班,随着车子的行走,眼神在路边逡巡而游离。平淡的事物,平淡的人流,平淡的车流,平淡的树木。抬头,风高云淡;低头,日子也是平平淡淡。最初,车子都蹬不动,不远就汗湿衣服。慢慢脚下有了劲头,车子滑翔机一般轻灵,要飞起来一样。一提把,我就像飞翔员操控飞机一样,好心情也飞扬起来。

太多惰性,太多忧患,太多操心,太多没有的东西。这些都成为人生之累。平凡的人生、平淡的生活、平常的日子,这些东西如果它在你不觉得多了什么,可是一旦脱离自由的生活境地,我们才知道,生活给予你的这一切是如此可贵。

读一读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突然间有别开生面的感觉。原来我不懂,一直走不进朱自清那夜里的境界。这一刻,恍然大悟,明白阅读也是有人在引领,这也是在度化——现在我在那个境地里了——虽然没有入夜的静谧,没有荷叶田田,没有皎洁的月色,可是我在人生的那个境地里了——超越于羁绊,思想获得了自由,身子恍然间飞腾到亦幻亦真的美景里了。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轻灵的是思想》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