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学生的自主选择和自主发展

在学生的学业发展与生涯发展上,在现代教育发展中,我们基本达成一个共识,要给学生赋权,让他们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在教育期待与教育理论上,似乎只要让学生自主选择学什么课程,就能引导学生走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就发展出个性与专长来了。换句话说,只有赋权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课程,实施选课走班,就会促进学生的自主发展。可是在教育实践中,现实并没有按照我们的改革预设而发展,即学生在学业生涯规划和自主发展上,依然处于困境。这是什么原因呢?

回到学生主体上,我们看这个问题。与教育改革预设,这个主导权在教师、专家、官员不同;在实践层面,这件事还是由学生去选。学生是自主选择与自主发展的主体。我们在学生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六选三,六门学业水平考试学科里,学生自己选择三门课程,其成绩可以并入高考,决定高招入学的结果。你面对这个任务,你来选,你是什么感觉?你会怎么选?大多数学生会疑惑——不知怎么选?他要求助,问家长,问老师。他们会交出这个选择权。所以,学校在推动选课走班时,一定要提供学业生涯指导的服务。这件事说到底是为学生选择提供参考意见。

这么看,选课的主导权不在学生。在学生选择时,我们提出建议,要参照几个层面的需要——国家发展、社会发展、招生情况、学校课程、教师教学、家长意见,以及学生个人的兴趣和专长。学生要参照的意见这么多,而自己的意愿排在最后。如此,必然让我们最早预期的所谓自主选择导致自主发展的愿望或许会落空。

中国社会的文化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活,会被更多人干预,个体意志是薄弱的。也就是说,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处于被动状态,我们不是为自己活的。自然,我们也无法有自主的生命。读书这件事,很多人也是不是为了自己。很小的孩子,都知道——为爸爸妈妈读书,他们希望我读书,读好书;为老师读书,老师希望我读好书;为学校读书,老师总在教育我们为学校挣得荣誉;为国家读书,为社会读书——这也是教育的主流价值。

我们能让学生自主选择吗?学生有意愿和能力可以自主选择吗?答案是否定的。原因何在?在中国社会土壤里,人多,社会生存的竞争压力巨大,这是事实。短期内也解决不了。所以,每一个人,尤其是孩子的家人,必然要被社会所绑架,给孩子读书增加强制力。中国的孩子读书,是在巨大的外力作用下来进行的。

或许,我们需要在社会需要和学生个人诉求之间达成妥协。我们读书,要考虑自己的实际学习状况,以及兴趣、长项;同时要估量这个选择所到来的结果。在这件事上,学生也要有风险预估。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