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西游记》

《西游记》里所传播的一些价值观,代表着那时,盛唐时期中国社会的主流认识。是不是有这么几点,给人留下印象?

第一,那时社会不是封闭的,具有无限的创新可能,因而唐代社会的文化是包容的。按说,一个王朝强大到四下里环视一圈,孤独求败,这够厉害了。可是,至少在寻求可以救助人类心灵的真经时,玄奘还是乐于不远万里,跋山涉水,到一个神秘的异邦学习。这暗喻人类对于真理的探求。盛唐气象里,的确显出兼容并蓄的大气。

第二,盛唐精神是积极的,无所畏惧的,在所描述的取经经历中所显示出来的敢于挑战权威,以及历经劫难,战胜妖魔鬼怪的情节展现出人性的乐观和生命力的勃发。远古神话和先秦学说,这些遗存,稍微留意,就能震撼到你,那就是一股子与天地争的无所畏惧的生命活力。这是生命的原生力。遗憾的是,后世这一点子精气神慢慢失去了。盛唐时,文人气象还是好的。这里还有李白,自然洒脱,无所羁绊。此外,就是玄奘西天取经。这样的事,或许只有搁置在唐代,才有合理性。

第三,宗教与人们的基本生存认识,普遍带有宿命观。预设的天上人间、妖魔鬼怪的世界,以及玉皇与如来。视角无论如何变幻,我们看到的一切存在,都被确定好了。甚至,西天取经沿途的灾难和历练,再有结果,这都是被排定的。每一个人的角色,也是友情出演,什么都是不可逾越的。这尽管体现了宗教的思想,也从一个视角,让我们看到了社会在定型后,更加强调了对于个体自由的限制。《西游记》传播的文化,开始趋近于社会制度化后,逐步强调收心、约束、有组织、听指令等。

第四,此时人类的思想还不复杂,基本价值判断是非黑即白,非友即敌的。文章里传播者鲜明的是非观,不中和。选定的基本策略就是斗争,就是除妖。人类社会构建在初始阶段,人性还是两极表现的,比较单纯。这种价值判断,在人类历史的倒溯中,越是靠近源头越是明显。唐代社会的人们思想具有融合性,也具有斗争性,这是并存的。

第五,威权思想成为主流认识,每一个自由人,无所畏惧的孙猴子头上都被加上了一个紧箍咒。叛逆的,非主流的,这些都要被批判,被桎梏。孙猴子与唐僧,一者是本领强大,一者是虚弱无能,仅仅因为天赋神权,宿命决定了孙猴子要被唐憎所驯服。这说明,唐代社会正处于文化发展转型时期,专制与威权,正在逐步剥夺一些自由分子的权力。这是人类社会化过程中普遍经历的阶段。

第六,各人普遍是在人性与神性之间挣扎的,再或者被堕入魔性控制中。猪八戒身上有俗性的东西,沙僧身上有魔性的东西,孙猴子身上有野性的东西。这都是人性里所潜伏的部分。故事,把这几点综合表现出来,强调只有神性才可以慑服这些。社会文化针对哲学问题,回答人的发展所向,更加强调做一个思想纯洁和神圣的人。

文学作品是对于现实社会的曲折反映。在《西游记》里透射出来,在盛唐时期,人们的精神面貌和基本价值追求。读来也算有趣。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