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歌吟

生在乡野,乡下人的朴素气质退不掉了。先天热爱隐逸、超脱的那一类文人,以及他们的言辞和艺术。以民间立场,在俗世观看,这个世界的美好,也很简单:大家都乐于做事,少一些干预,繁荣市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

中国经济重心在由黄河流域转移到长江和淮河流域之后,江浙一直成为繁华胜地。这与此时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的分离有关。北方注重政治,而江浙的关注在经济。于是,在封建皇权体制下,中国的广域范围有一个经济自由的区域,这就是江浙,它还能保留着自由经济的发展。

在乐清,一个浙江的小城,我觉得释怀。虽然一天乌云,可是心里松弛,不乏光亮。天地布景,与心底情思,第一次形成分离。本来的气象,生发于自然。人的思想与情怀与此何干?反而是古代墨客骚人,要借题发挥罢了。

看地上,葱翠如海;看天上,山涌云气。天地本来就是一脉,连为一体的。人类造出的楼宇,竟然比肩小山。甚至,在山色的背景下,楼房耸立起来,更显得高大。

自然的崛起,看山,人类的崛起,看城。

江南多小城。

村与城,已经不分。一簇山,就拥揽着一座城。车子如同游龙,由南而北,一路滑翔。看着风景在车窗外飘,城市一座一座都被搁置在身后了。我知道,一旦搭上车,就无法选择。

抛不下的是,蓄积满怀的情丝。一路走一路缠绵,文字就是丝网,如此缠绕。这就让我在一天的回归路程里,把思想流动演变为抒情的歌吟。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