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北国

以为自己放得下,也时常劝别人放下;临了发现自己是放不下的。

红尘间风云诡谲,处身于此,心情多阴晴转换。若在悲观态度中,总会萌生隐退之意,要寻找一方安静的乡土,把半截身子栽进去。

可是,每在这时,却发现自己本来是没有选择的。或许,在古代知识分子,他们在江湖的进退上还是有选择机会的。而在今天,饭碗要端,不退不休。我们其实迫于生计,一无选择。

或许,我们可以释怀的,是在生活的碎片时间里,比如在行程中,扫一眼窗外,看水,看山,看小城。这一切都飘到身后去了,满腹情思也抛却掉不少。

与南国有别。苍翠的小山,一层一叠一脉,它们起伏、踊跃,就像视野里的奔马。于是,这一刻顿悟了,理解到古代文人骚客的歌吟以及绘画中,流露出来的那些绵密和深厚的悲情。

人生或许都是悲剧性的。人生开场阶段的降生,婴儿以哭泣而来临;至于亲人辞世,我们也是以悲戚来送别的。

人生没有放下,即使是悲剧性的,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

看草木,临近北国,秋意渐浓。

山色染红。风潮急促而澎湃。这气象也带出性格,似乎在中国的北方,脾气暴烈和粗犷一点。

从温婉的胸怀里,转换到北国。

这就临近了家乡。

出差,临时去观瞻一种柔美,可是这不是我的生活。

北国,我的家在这里。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