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

我算是可以活得比较寡淡的,自以为有着一杯水一样的人生。可是,如果要我决绝于红尘,不存依恋,让精神逃逸到自由的纯粹的自然里,这也做不到。

家里有养在水里的草。我时常去看,看它的根须在水底茂盛地生长。我爱这样的自然与坦荡,以为人生的至高境界,不仅仅是长出枝干与葱郁的叶片,及至开放出灿烂的花朵,更要让平常会被掩埋的部分,一棵一棵根须都可以舒展和放纵。

做人不是给人看,而在做好底下部分的生长。这是我所喜欢的一种活法,也是人生渴望达到的境界。

作为旁观者,瞩目于一杯水一棵草时,我会被这份鉴赏所感动。可是,我其实做不了,这眼前的一棵草。

在寡淡的水里,它没有一点所求,而让生命力无限繁盛起来,甚至诞生和延展出无比庞大的根系。这需要怎样的可以耐受寂寞与平凡的执着和顽强啊!

问我自己:

在浮躁的贪欲的市侩的社会里,你总是因为审视出一份厌恶的憎恨的情绪,把关乎人性的道德的成份分拣出来,然后进行批判;可是在你会清纯而专注于做一棵草吗?你只要一杯水一样的人生吗?

我无法回答。这就可见我心底埋下的私密的欲望。这些虽然寡淡了,可是我依然无法脱离中年男人油腻的人生。

唯有对于自然的鉴赏,可以让我的趣味、热爱、精神出离肉体,在一寸的光阴里获得愉悦和拔擢。

一杯水,一棵草,一个我。

在这个同框的画面里,我懂得它们,它们懂得我么?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