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能力发展与社会阅读的适应性

在开放的,全员参与的大众媒体,已经深刻影响我们生活的时代,在社会中任何公众事件的发生所引起围观,带来的舆论效应都是极其复杂的。个体化的解读,或善意或恶意,或有不同视角或持不同态度,或在认识上偏激或强调持公而论,或处于特定立场或出发点就在于炒作,这就带来只有现代传媒普及时代所有的一个奇特现象,那就是一件事小之又小,本来就是石子投湖般,可以兴起涟漪罢了,却在公众关注下,要升级概括出普遍意义,引发舆论潮流。

在这个环境下,作为大众的一员,我们在不知情的被动状态下,或被裹挟成为看客,或也会就一知半解而参与讨论,表达情绪,这种舆情并不会真正带动文明的正向发展和积极推进。这件事这个现象,之于教育的意义在于什么?

我们的教育,以语文阅读为重点,如何应对这个特殊时代,舆情的变化,而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与支持发展学生社会参与态度呢?

传统的语文课程阅读模型具有如下特点:一是,提供典范文章,即在阅读样本的取舍上,就主张给予学生以积极的价值观,正确的思想态度,包括体现优良的文风与语言。课文作为语文课解剖的语文标本,具有典型示范意义。二是,教师在解读文本时,提供的认识也是正面的,以突出鉴赏性,也就是把文章呈现出来的一切都说成好的。我们努力屏蔽掉文章客观存在的瑕疵,以及认知的局限。教读文章,课堂听到的都是对于作者、文章的赞誉之词。三是,我们在意义理解上都需要归结在一个标准化的认识,这就是所谓主流价值。这个结论的得出,客观需要教师提供思维发展的指导,也就是教师要引导学走到思想认识的出路上来。我们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很怕学生在自主探索中出现思想的迷失。

这种帮扶式引领式的阅读,基于一个基本思想逻辑,就是学生是来学习的,客观需要老师指导,需要老师引路,还要防止学生走错路。教学提供的是一个较为纯净的环境,材料都是有意义的,都是积极的,都是达成良好意愿的,都是比较单纯的。这就像是在一个实验室里,教师为了学生发现所需要学生发现的现象,已经预设好了材料,实验程序,实验方法,以及明确要得出的结论。这种传统阅读想我也叫作实验室阅读,这也是只有语文课才有的阅读。

这与现实生活中的阅读实践完全不同。在纯净环境下,学生建立起来“轻信权威”的阅读,缺乏辨析与批判,最后进入社会,遭遇复杂舆论环境,他突然发现不知如何应对,看不出在这个复杂信息库里,他需要进行信息的处理,找到思想的一条出路。这就是实验室阅读,背离现实社会环境,这种处理方式所具有的负面性。

引导学生适应社会生活复杂性的阅读,就需要重新塑造学生的阅读环境,补偿学生在传统阅读中的不足。如此我们来理解,为什么要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为什么要鼓励学生自主阅读而不是听老师讲,为什么要突破单篇阅读而增加连续文本阅读、群文阅读,以及整本书阅读等,为什么我们主张阅读要鼓励学生有个性化的意见不要搞标准化思考,原来社会生活里,我们参与的阅读就是这么复杂,就是学生独立阅读判断的,就是需要进行阅读的分析与判断的,就是思想多元的。等等,我们是不是就为语文教学改革的主张找到理据了。

语文学习有一个天然的大课堂,也有一个天然的大读本,那就是社会与自然。我们无法隔断语文课程与社会实践之间关联。一个人语文学习的需求,都来自生活。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