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的内驱力与外驱力

写作,这里特指中小学写作,其动力源泉有两个:内驱力和外驱力。就现实写作而言,无疑外驱力比较突出,主要为教师指令性写作和考试驱动的写作。比较而言,学生普遍缺乏内驱力。由你要我写,变为我要写,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写作难,这是一个突出难题。

写作指导,指的是在语文课程体系框架内,预设了写作教学任务,教师在实施中,给予学生写作的行为干预,包括给予的压迫力。这是中小学写作的基本环境。尤其在应试背景下,教师往往把这种指导转化为极大的压迫力,驱动学生练习写作。

在这个教学条件下,写作必然是训练式的,是教师主导的,而且是带有强制性的规范化和标准化的。这个基础条件是不可改变的:一是作文定位于教师辅助下的学生表达;二是作文的评价也是不可或缺的,应试的压力不可避免;三是指令性的写作是作文教学的常态。

我们强调的作文教学改革不是要撤掉指令性、有指导的学生写作,而是要增加对于写作内驱力的激发。写作,就其本质,是一种借助书面语言而进行的人际对话,是预设读者进行的具有内隐特征的交际活动。这么看,写作就不单单是在纸面上书写文字符号。这种文字从作者编码,到读者解码,最后要进行意义传播和实现社会化功用,也就是说,写作有价值实现。

我们要充分认识到写作的价值,把写作价值挖掘出来,并且增进学生的写作成就感。这样就可以调动写作内驱力,让学生有兴趣写作,感受到写作的乐趣。

写作的价值实现至少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发展学生的语言能力,二是学习写作技术,三是训练学生的思维能力,四是提高学生的生活感知能力,五是引导学生用语言产品服务社会。前面三条,是过去的作文训练比较偏重的。后两条的践行需要有一个基础条件,就是学生融入生活和社会。目前这还是学校教育的短板,学习与社会应用是隔离的。前三条是客观性的能力发展,而后两条偏于主观性,需要学生有情感、态度、价值观等的改变。

作文的价值实现至少要从客观性和主观性两个纬度,有所进展。但凡喜欢作文的学生,或在作文实践中,让写作激活了自我的成就感;或者是写作服务于社会,产生了积极的效益。这个问题变得重要:作文有用吗?单纯用于考试,用于作业,这个有用比较单调;我们尤其需要引导学生认识到,作文表达之于自己的生活、参与社会,以及内在的价值构建都是有意义的。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