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客

我的头脑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人生的出发可以选择,我更愿意回到原点,皈依初心,在一所农村学校——这里更切近自然,更保持心灵的纯净,安心做一个老师,上几节课,教一班学生。如此终老一生。

岁月不可逆。这念头如同烛火,在幽暗的境地里一闪就熄灭了。在出走的路途上,尽管思想悖逆了初衷,是否也有所收获呢?这是我的思想跳跃的第二步。这个问题让我沉默了好久。我希望穿透这三十几年的教师经历,而寻找给自己的生命打上重要烙印的东西。

我似乎找到了,那就是因为选择出走,要不断适应环境,不断改变自己。日子在常变常新中,随着跌宕起伏的海流,我走了很远。这时失去了此岸,又不见彼岸。

在人生的出行中,我似乎是一个被搁置在洋流中的船客,又是一个迷失的旅人。虽然反思到当初的选择,以为出走有一点冒失;可是没有后悔,毕竟因为出走,便多了一些阅历。若是耽搁在家里,享受安然人生,则不会有路遇和增加见闻。

想一想,我处于一个特殊的时代。中国社会在这三十几年里经历了巨大的变革。言而言之,这个变革就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如此,我才会从乡村进入了城市。我一半的生命在田野,一半被搁置在城市的灯火里。而今的苦痛与纠结,源于这个时代变革造成的灵魂的被割裂。

原来,我们都是一位船客,被时代的洋流推动着,向着遥无边际的远方出发。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