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研员的修炼

越来越自省,我不是专家、学者,我是老师。这两者有一点显著不同。

与学者圈子的人有接触,感觉他们都是思想上的自由主义者。他们在天上飘,神仙一般,至少在思想上,他们充分享有这份高拔、卓越、清灵和伟大。学者必然是理想主义者,是具有学术高拔特点的。他们的学问,都来自知识的累积,是书本里来,而且他们自觉要超越现实,只有这份超越让他们可以成为思想的高标,由此可以引领追随者。

我不是学者。我无法清灵到可以飘浮在天空,尽管我也试图用思想把自己提升起来,然而总是因为现实的艰难与沉重让我回到地上来。我是在地上的行走者。

用脚走路。这就是一个教师的选择。走一步,一步一步走。现实选择下的行走,大致如此。

我的关注,不仅仅在特殊的一类人群,他们创造典型的经验,那些出类拔萃的老师、我尤其关注的是普通的教师,整体的教师在应对现实问题时,他们需要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其实一直在寻找的是,一般的经验,很多普通老师他们的可以应用的经验。我所关注的不仅仅是一些优秀教师,他们胜任工作,无论如何做,这个天份就可以他们做得很好;我所关注的是,一般情况下,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这是怎样的一种模式。

学者的眼光是放在未来的,这让他们成为思想的引领者。他们不解决现实问题,他们只要批判现实就行了。他们以为只要具备现实批判精神,只要用宣讲这个手段实现对于教师的灵魂的拯救,让我们的教师追随自己,他们就可以与自己比肩,成为超越现实的人了。

可是,在教师这里,他们面对的现实,与学者们引领你去的境界,隔了天地的距离。天地之间需要有一个梯子。我们还需要有人造这么一架梯子。

教研员的使命就在于此。若我们混同于现实里的教师,妥协于现实,则我们一无用处;若自视为学者,又让自己疏离于现实,脱离于教师团队,让美好的思想都变成肥皂泡,一只一只都会破灭。

教研员的顶天立地,说得很有气魄,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更像受难者。我们只能选择修炼于此。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