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加持的是我接受的

这个世界,本来没有多少可爱。可是你若不爱它,就感觉冷冰冰的,堕入深渊一样。这个活着的样态就是悲剧式的。与其这么过活,就不如欺骗自己,让我们用乐观来充斥胸怀。

这个世界的温情或许寡淡,可是还要有希望,奔着希望去,就有劲头。我常常疑惑,所有自然生命,它们都是顽强的,这是由什么来管着的。就像有一道闸门,一打开,生命的光流就奔泻而下了。据说,基因管着这一切。

如果有基因改造,还是应该把积极的乐观的部分添加进入,多一点好。这与自然无关,与客观无关。在主观上,我们有必要改造自己,让心里这一方天空,阳光灿烂的,青天白日的。即使在没落的人生经历中,就像太阳不可遏制地滑下山坡,我们也要拉动着自己,慢慢的,一点一点,滞缓速度,过好与世界道别的这一段。

经常听朋友要诉说,在人生过半的时候了,有这么丰富的阅历了,可是还会在下滑的生命体验中,太悲观,太计较,太纠结。既然要去看夕阳,那么就放缓心情,走好这一段,这有什么不好?

读了书,阅历了人生,我算有一份比较充盈的生活。如果要说,我会多一点超越感的话,这一份感受就是感激,生命不屈,生活不弃,这么久这么多人,给予我关爱,帮助。这让我在分秒里,都觉得增加一点什么,这一份增加或是悲伤,或是幸福,这其实没有多少差别。生活附加的这一切,我都成熟着,它雕塑了我。

我是不同的一个。这个个体的生命,不问成就,不问名誉,不问富贵,只问,我过活的分秒里,是不是在承受,在欣赏,在体验,这一切生活的赠予。

热爱原来就是包容。就像一株草,风雨来了,骄阳曝晒,严寒欺凌,还有干渴,动物的啮噬,凡是命运加持的,它都承受。这叫宿命。

原来宿命这个东西不是迷信,不是软弱,而是绝对的,不问所有的,超凡脱俗的顽强。

宿命加持,人生执着。这份坦然,与我们而言,原来这才是人生财富。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