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与孤独

读书、思考,以及专业化的研究与思想提升,这个过程本来就是要让我们从大众化的人,在专业化上逐步走向小众,进而成为拔尖的人才。

这个追求卓越的过程客观上在改造一个人,尤其那些选择在思想和艺术上出类拔萃的人。在专业化上的主动发展也让他们逐步陷入孤独的,痴迷的,而且是进退维谷的境地里。

早就有人看到了所谓政治家,那些被成为伟大领袖的人的内心的孤独。我们也会发现,一些诗人,他们是超感性的人,因为陷入了感情的纠结中,理性无法把控他们的身体,所以他们中不少的人,在这个专业化的走向中越来越独立,越来越孤立。在这个边缘地带,也有人迅速察觉了处境的危险——此刻他站在悬崖边,下一步就要坠落了——他们返身而退,不再纠结于诗与远方。

再有一大批人进入专业境地,最后也走到专业化顶峰,他们其实也有一些个性化的表征。你看他,与别人不一样,他也自觉自己不同大众。有报道称。钱钟书不喜欢接受采访。他提出了一个所谓“蛋好吃未必要去看看生蛋的鸡”的理论。这时,他已经超脱了世俗境地,他在自己的精神境界里了;而这是很多人所不理解的。一些宗教上的信徒,他们无论对错而痴迷于思想超脱,最后精神所到达的也是别人不知道的,不理解的境界。

这就是一个关于人生选择的问题——一个人独有的,他的思想和专业的选择让他有一个特殊的结果,这也未必是他要的结果。我们总是要让自己在这个选择的道路上走得远一点,我们希望超脱一点,最后很多的个体,在某一个时刻,他发现自己陷入了孤独的境地。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