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知识分子的未老先衰

父亲四十岁的时候,我感觉出他衰老了。他们那一辈老得快。日子过得清苦,事事都要费心费力,他的青春痕迹早就被磨损掉了。这个认识产生于那一刻:我印象中生了一盆炭火,烧红了一只铁筷子。父亲忙不措手,就去抓了红彤彤的铁条。这一刻来不及阻止,而我心里一疼。我知道,这些事,未来要我做了,我会做得比父亲更好。

父亲嘴头上也说老了。他晚年比较消沉。日子好了,退休了,家里事情也不用他去上手。这时我们一家人也都从乡下搬到城里,父母住在我的房子里。这反而让他很不适应。他不爱出门,不下楼,不凑手打麻将。他或许出去走走,下盘棋。他与我们见面,就说,我不管了,我老了。偶尔插一句话,他因为与社会脱轨也不太切题,我们也会把话回过去,拂了他的意思。他就干脆任下一个“老”字。

父亲走了。现在轮到我说老了。嘴上说的时候,其实“老”字已经在心里扎了根。说出老了,总是觉得力量匮乏,心有余力不足。这个心态或许具有普遍意义。最近读到一则文章,说及中美两国的知识分子过着不一样的生活。或许两地都已经不在过分忧虑于物质的匮乏,而在精神生活上两者还是有差别的。

中国的一批知识分子,运动少,成了油腻男,或者未来先衰;而美国的知识分子,即使到了高龄,还怕人家说他老了,要健身保持旺盛的生命活力,他们始终要证明给你看——我还行,我能行,我与你一样有竞争力。这种旺盛精神的延续与我国知识分子的未老先衰形成比照,这也凸显了一个问号,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在心怀里萦绕,久久不去。如果在农业社会,小农经济条件下劳力付出很重要。父辈在体力上的衰减与年轻人在体力上的增加,会有一个上下变化的交汇点。到了这个交汇点,儿子超越父亲了,就该接班了。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在知识分子,他们的经验和思想优势是随着年龄增加了不断丰厚的。他们吃的就是年龄饭,越老越重要,怎么会出现未来先衰的现象呢?一个小问题,在思考上余地很大。每个人都会从不同的角度做出回答。

我较为关注的是个体文化和集体文化之间的差异。中国文化是集体文化,集体文化特别强调集体合作,相互融让。有时为了避免利益冲突和过度竞争,就要刻意避让,有了社会经验的人心态逐渐平缓平和,淡化于名利等。在这个文化环境里,一定存在一个心理演变的曲线:在人生攀爬到一个阶段,例如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之后,他们就要放缓步伐,开启一段下滑的人生曲线了。可是在个体张扬的文化里,个人是不能示弱的,因为弱肉强食,这是自然规律。所以在高度竞争的文化环境里,个体始终要保持旺盛的活力,不断强大自己,从而让自己在参与竞争中不被淘汰。这种个体精神,在知识分子的智力发展中具有特别的优势。由这个小小视角,可知在知识创新的今天,增强创新能力,需要激活个体的生命力是多么重要呀。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