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写的行为背后

读写几十年了,豁然明白,人的阅写本身,或许不仅仅是为了增加经验,而是要发现自我,输出自己的经验。

我是要在阅读中获取经验的,因为初入人世时我什么都不懂。这似乎是很多时候阅读的初衷。可是,当我的阅读有选择,有指向的时候,这个阅读其实较多在满足我自己的认知需要。我读《三国》,偏于历史的了解需要,于是按照扬刘抑曹的取向去读。这样我读出来的体会,与作品宣讲的基本价值观吻合,这就是国家政治上的所谓正统伦。汉没落,三国起。按照政治继承的说法,刘备是汉室宗亲,所以血统要好于曹操。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就是想要篡党夺权。你看,我在读书时已经有了情感和价值观的预设。

很多时候与人交流读书体会,发觉彼此有差异。看来各人读书,读的还是自己。自己的经验和主观意愿是加入阅读中的,这才有不同的看法。阅读带有主观性,是个性化的。这也为大家普遍接受。尤其,在成年人阅读,有了生活经验的垫底,三观也基本确定了。你读的,取舍间,已经加了价值判断。此后去读,其实是为了要找到一个依据,用别人的经验来验证或佐证你自己的观点。

写作也是主题预设的。你有话说,说什么,怎么说,都服务于表达的意图。我们通常讲故事,说见闻,取来别人的话语来说事,等等,这样的表达都是为了要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

阅读和写作中都占着一个非常独立的“我”。我读,我写,我要深度参与到读写中。所以,鼓励学生阅读,鼓励他们写作,一定要给他一个机会,一个来证明他的,展示他的机会。

学生是读写的主体。大约是说,我们所教的读写,不仅仅要把读写的客体存在说清楚,还要给出余地和时空,搭个台子,让学生说说,他读懂了什么。他还要写出来,告诉你他的思考。要让这个告知,被大家知道。作文不能在写作后,变成沉入水底的石子。

在读写的行为背后有他——学生作为主体,他们的认知最为重要。所以,好的教学就是要让学生的读写,被关注,得到良性的心理回馈。矫正认知,告诉他对与错,这种偏于知识的关注,反而要退居其次。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