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我们的文化

改造一个人的思想要一辈子,而改造一国文化则需要几代人。文化秩序的建立,本来就艰难。文化大师,其要说服全民信服,接受他的观念,他无法与人一一对话。这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的。一个国家要建立这样的基础文化观念,必然要动用国家机器,一代一代宣传,也要借助教育的力量进行教化,最终才会让一个人的思想,被稳固下来,成为一国的传统文化。

这个文化一旦稳固,就具有了传承性,不会轻易改变。因为正是这个文化观念在指导人民生活。一个人的生活里的一切,一个国家的制度等,其实都由这个文化基础所决定的。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说它会轻易被革新,被抛弃吗?即使掌握强权的政治家,他们对于社会文化的改造,也不是即刻见效的,除非他要把一批脑子里都被文化占据的人杀掉,这时文化才会与人的被消灭而消逝。

在社会重大变革时期,因为社会分化,各自要维护利益,于是会出现严重的文化冲突。这个矛盾的爆发首先以文化争端出现,在双方或对方的对话和讨论中,出现话不投机的现象。各自表达却得不到对方理解,相容的东西很少,不同的东西客观存在,而且对立。这个文化冲突,在本质上就是利益冲突。在人的生物属性中刻意要自我保护,从而让自己的基因可以延续下来,在这一点上没有妥协。所以,在关系生存问题上,文化冲突是不可调和的。

以个体力量,他要救赎别人,说服大众,构建所谓新文化,这个行为势必要与大众文化的硬壳做撞击,其结果如何是不言而喻的。我们都有生活常识,你去说服别人,一个人,这都难。在文化上的改造,所谓改变人的思想,这要改变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文化,这是全民改造,进而是几代人持续的改造,这是一项持续的永恒的工作。如此去看鲁迅,他与一批新文化先驱所进行的文化改良运动,其收效不可以高估。鲁迅个人深刻感受到绝望、孤独,以及幻灭,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即使中国发展到今天,我们在感知到本国文化革新上不还是有与鲁迅类似的感受吗?

有些民族文化根深蒂固,在社会改造中长期处于认识分化和文化冲突之中,这个纠结的状态持续下来,甚至按照这个事态,对于这个民族是否可以实现文化自新,是否有发展前景,我们都不确定。例如,在创造了人类最初的先进文明——苏美尔文明、巴比伦文明、埃及文明、伊斯兰文明等广域区域,至今还是冲突不断。其实很多国家不是没有钱,不是因为穷——中东很多产油国很有钱,可是不平静,其矛盾主要是文化冲突。

换做我们,置身在这个文化冲突环境下,个体的作为都有限,而且无力。文化的改变,这是很多人一点一滴逐渐形成共识的结果。认识文化现象这是第一步,第二步走起来艰难,可是必须要走出这一步。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