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高考作文题的出新

今年的高考作文命题出现分野:或讲政治——指向经世致用,关注时代发展;或将性灵——坚守陶冶性情,关注学生成长。

其实,两者的思考基点或出发点都是一致的,只是在选择方式上有差异,即立足于人本,或向外展开,或向内钻研。

中国的考试是高利害的,备受社会关注。尤其是,高考作文题,每年都会成为新闻点。

今年一放榜,舆论哗然。作文命题导向,出现了一些新变化。这个变化颠覆了传统思维,他们以为不应该是这样,而应该是那样。

在教育发展的历史脉络里,作文历来对于现实生活非常敏感。在改革开放的起端,强调思想解放,这也是国家意志,是政治意图,以此作为基本价值导向,屡屡出现在作文命题里。写作是之于社会的直接和曲折的反应,这是由文章的承载特点所决定的。所以,我们以作文这个入口,引导学生看人看社会看时代看未来,这是自然而然的事。

后来,作文命题避实就虚了。原因何在?因为现实条件的学生,生活是封闭的,他们缺乏社会关切,不能参与社会生活。因为读书讲究专注,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不关心政治,不关心社会,不关心时代。所以,作文按照不为难学生,让人人有话好说的逻辑,妥协于现实,有意规避了时代发展的最新鲜的话题。我们给予学生的作文命题开始务虚,走向空灵。

不关心现实,不了解社会,那就专注自己,“在灵魂深处闹革命”呗。作文命题逐渐形成了默认规则,即谈感情、谈成长、谈思想。感情是自然生发的,成长是与生俱来的。学生人人可谈的,就是这两个点。而且,这两者的载体是故事。小学、初中,作文基本是讲故事。学生自己没有故事,怎么办呢?老师就教学生,找故事,在别处找来故事,按在自己身上。到了高中,还是谈感情谈成长,似乎于进入社会的准备角色不符,而且没有理性,所以开始谈思想。没有生活,没有阅历,没有思考的人有思想吗?这不是为难孩子吗?怎么办呢?老师也有办法,那就是用议论文的壳子,往里面装下论点与论据。名人名言,以及一些经典材料成为作文素材。

作文套路如此。如今高考与过去的科举属于精英化教育不同。高考是大众化的,普及型的,要让适龄学生人人都经世致用,都可以参与国家政治,这怕是很难的。一篇作文无法显示出他的思想水平,以及政治才干。所以,作文的致用就有了偏离,更为关注一个人思想教育的状况。教育的价值越来越凸显。即使今天的作文命题出现了变化,而为了实现教育价值的导向还是不变的。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