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可以包办一切吗

人们在从被包办的环境解放出来,之后需要他自主安排,决定自己的命运时,他对于生活未来的认识是不确定的。此时此刻,这个被解放者,未必接受和欢迎此种变革。

当年美国南北战争,直接导致南方农奴制解体。很多农奴已经融入这个被别人包管一切,吃饭、工作,甚至成家,这都是被主人安排的没有自由的体制。他们不乐于选择新生活。事实上,很多农奴当时选择继续呆在旧主人家里,甘于继续做工,他们并不计较是自由民还是农奴的身份。

我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打破了大锅饭,其实也是让人脱离被包管一切——管吃管住管工作的体制。那时实行票证制,吃饭买菜都要供给。据说,市场要开放,大家今后买菜、买米、买面、买衣服,这一切生活所需,要到市场里去购买。这是自由买卖,可以打价,也就是讨价还价。那时的人,一想到价格放开了,自己不会打价,对于这个新生活并不熟悉,普遍有一点担忧。而今,想一想那一段的思想状态,这几乎是一段笑话。

同样的道理,在传统教育里,学生也被包管了。他们一进学校,一切都被规定好了,计划好了——上什么课、做什么、如何学习等等,不需要学生去想去安排。学生只要听话、服从就行了。这就是中国教育的供给状况。教育也是计划的产物。在现实教育体制内,没有选择性,所以不需要学生自主选择。他要自由,就要破坏体制,破坏秩序,这显然与教育的生态环境有所冲突。

我们认为的好学生,适应这个环境的学生,一定是认真听课,及时复习,强化练习,善于考试的。我们以为的好老师,就是一切都给学生安排好了,学什么,怎么学,以及进行学习监管,不让学生偷懒。老师做这一切,他加以的强制管理,名义上都是为了学生好。

负责任的老师,都是如此。大家认同的所谓优质学校,都是在这个教育目的的指向下,学生的一切都被管理起来,不给他们一点自由的,尤其要防止学生节外生枝,分散精力,以及他们选择别的发展余地。

我们以为好的教学就是研究考试,把考点讲透,寻找好的练习题,再提供好的学习方法。你看,在这个人文环境下,中国的学生基本被包管了。他们只要跟对了老师,只要选对了学校,其他的事基本不操心。

当前的教育生态基本如此。对此,我们还缺乏反思。我们说改革,基本还是从以上角度,如何教、如何管、让学生便利于学上考虑。先发工业化国家最初也是这样。后来,他们发现这些知识,未必如我们信奉的那样——知识改变命运。

改变命运的权力不在学校不在老师,只要你出了学校,进入社会,独立面对生活处境,你要如何应对,你是否可以好好应对,与学校给的这些关系不大。

一个人真正的本事,不是老师给的所谓知识,而是独立面对生活,他可以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在现代教育理念里,以为有两个能力的作用,要超越知识的效能:一是自主学习能力,二是与人合作能力。

离开学校,离开老师,我们的学生是否有这两样本领呢?在包办一切的教育环境下,我们的学生所匮乏的是这两样本领。或许,就是我们的老师特别负责任,我们的学校无所不管,最后反而让学生失去了自主发展的机会。

这是教育文化导致的结果。即使看到了,意识到了危害,可是改变起来难呀难。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