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的话

为什么要凑趣写高考题作文?去年应约,今年不约也成了一文。试一试,就明白了这种被考的作文,了然无趣。

人生四季,或许当下我进入了草木衰败的季节了。

四下里看,葱翠的颜色里,被一场雨淋湿了,再拌上污泥。一缕一丝一块,泥淖飞扬而弥散,天地色也逐渐变乌。

这情景就像透彻的蓝天,本来挂一朵白云。它悠哉悠哉,风情万种的;此时偏又浮上灰色的或黑色的云。

我不喜欢,宿命却这么安排了。

人至老境。

命题的文,写了不少,总被人家这么考那么考,为这个事说话为那个事说话。久了,觉出无趣。

大多话无聊无用,而且在说的人是言不由衷。自己动着嘴巴,说出来的是别人的话。或许,在旁边人看来,我居心不良,或麻木不仁。

有人说,谁也没有牵着你的嘴巴。至少你可以不说。

缄默算一种选择。可是,在某些情境下,这个权力也是没有的。你总被一些规则牵线一样,扽着你走,你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五十几岁的人了,本来与高考无关,非要凑趣,说些考试要求的话;而且考试嘛,就要切题。

写出来,把文字堆砌后,它像个小丘,隆起在我的眼前。我怎么看,它怎么像一座死气的坟。好像那里面埋着的,是我本来鲜活的灵魂。

写下这一段文字,算是为自己的祭奠吧。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