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是归于自然的

朋友说,又要走了。他的生活是诗和远方。如若要加一点,那就是跨越时空,飞舞而来的,一张张照片。
前几日去看水,这一次去看山。他脚不拾闲。
我问,有什么好看的?他说,趁着跑得动,多去看看。老来多一份记忆。
我不以为然。什么记忆?我这一天天不用跑道儿,所经历的生活,也是烟云缭绕,气象万千的。把这些装进记忆里,有什么好的?我是希望,有一天把生活里的记忆都清空了,留一片空白,倒也干干净净。
等心静下来,这时,我有一点理解朋友了。他爱动,我求静。两人选择不同,其实都渴望在所制造的处境里,让自己找到一个让灵魂安妥的地方。
或许,我也应该选择一次出离。离开这个困扰的环境,不要工作,不再操心,什么事没有,只要一份宁静。那里只有我自己——把我放在一个纯净的自然里,让风让雨让云让鸟让溪流让绿叶让青草伴着我。
夜色拉下帘幕。一盆草,一茎一叶,在幽静的氛围里,就如与我对坐着。
它们似乎说出话来,又不需要说一句话。
这一刻我们之间近乎建立了默契。它不言语,我尽知心曲。
人心是归于自然的。
跑路的朋友,他选择逃离红尘,与大自然无比亲近。或许他多了这样的机会,才多了幸福的感觉。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