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一场雨来

希望来自于等待。

不急,等一等,再等一等。

很多时候,无望过去,在绝望处,也会萌发一点绿色,生机就是如此从无到有,再逐步壮大和繁盛的。

只要你把自己当作草粒,随风而来。偏你落地,这里又是干渴的泥土,阳光灼烤着。这时,生命很容易陷入绝望。

有时,我会对着一望无际的田野出神。

小时候,以为雨水最为神奇。

在乡下,对着沃野。这里最不稀奇的是泥土。春天,它被翻卷,崛起浪花。只要入夏,来一场透雨,把泥水这么一搅拌,再沉积下来,就制造了一洼一坑一塘一渠。到了秋天,就有鱼儿在里面游动。

孩子们把水或淘干了,这里就露出踊跃的鱼脊。

这一年鱼儿绝迹了。可是,来年鱼儿又会被一场雨水唤醒。我以为,鱼儿是有魂的。

天雨一招魂儿,它们就下凡了。

后来上生物课,老师说,鲫鱼的鱼籽在地里埋下50年,一场雨就能活转来。

我很感慨。原来,这些从来不见的,细微到入不了眼的籽粒,生命的存续可以这么长久。

为了点滴的希望,它可以等待五十年。

不止鱼籽——

入夏,触目所及的田野,葱茏一片。在野外,一草一木哪里需要由人点种?

若活作鱼籽、草粒,则随性于自然,等待一场雨来。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