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的小故事

一村一户。在大山里,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故事所讲的就是这么一户人家。

这家养了一群猪。关于怎么养猪,一家人产生了分歧,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是散养。屋子四围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把一群猪撒出去,晚上再赶回来。再一种意见是圈养。盖一间猪圈,把猪们养在里面。这就需要有人伺候着。

大人的意见是圈养。圈养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猪们不活动,吃饱了睡,睡够了再吃,这样容易蓄膘,出栏要快。孩子们希望放养,把猪们撒出去就不用管了。这样比较松心。他们做了猪倌,可以到处疯跑。

这事到底是大人说了算。家里开始砌猪圈。全家上阵,拉土,和泥,脱坯,再垒砌土圈;然后,用树枝插起来,拦腰缠上一道绳索,于是给猪们加了一个围栏。大功告成后,再把猪们一只只赶进去。

此后,孩子们多了一件差事,放学回来要下地打猪草。说是草,其实就是找野菜。野地里,有各样的野菜,有猪爱吃的,也有不吃的。孩子们都知道。这一份知识的储备是山里人生活的必备功课。

如果生活一直是这样,也就没有故事可讲了。偏偏这一年雨水大,一场暴雨后,猪圈塌了,猪们都跑出去了。一家人出动一只只找回来,再用临时扯起来的围栏圈起来。然后,大家开始商量接下来的办法。其实没有别的选择,孩子们最初的意见被采纳了。当然,他们换了差事,要放养一群猪。

这不仅是孩子们的想法,这个想法也随了猪们的心意。一群猪从出栏后就兴奋异常。它们哼哼唧唧一阵,像是彼此约定了,便一只只四下跑来,想来是害怕被人重新圈养起来。猪们一跑散,“看官儿”就麻烦了。他们与猪们赛跑。你跑我追,你追我跑。到底是猪们的体力更好,最终孩子们一个个瘫坐在地上喘大气。

没办法了,有一个孩子去找大人。有大人帮着,这才让猪们乖巧起来。赶猪要赶头猪,头猪走了,它随着你走,其他猪们也就听话了。

回到家,大人有了教训的资本。孩子们就像犯了错误,各个耷拉着脑袋。事实证明:猪们是不能放养的,给他们自由,人就不自由了。

父亲年轻的时候读过几本书,算是有文化的人。

他开始说话了:养猪是大学问。猪是野物。这个东西不好养。撒出去,你不好赶回来。所以,养猪一定是圈养。猪圈不能太大,让他们有空间了,它一助跑就能窜出去。让猪的活动空间小一点,给它吃食。养猪还不要一下子喂饱,少加一点,让猪们抢着吃。吃没了,它们仰着头找你要,在槽子里再加一点。这样驯一驯,慢慢就让它们的性子温顺了。

孩子们都睁大眼睛。对于猪他们很熟悉,可是父亲讲出的这一番道理,他们是闻所未闻。

父亲有了说话的兴致,他接着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养猪的道理与管理国家的道理也通着呢。话题这么一转,讲大道理,孩子们就没兴趣了。可是,父亲没有意识到,他想说。

他说:古代圣贤讲当官,叫做牧民。什么叫“牧”呀。牧,就是放牧,就是驱使。如何管理国家,这也是有门道的。

按照父亲的意思,他开了话头就停不下来了。到底母亲来救孩子们了,她插话:你喝一点酒吧。孩子们也吃跑了,让他们出去玩一会。他们坐不住。

她招呼老大,带着弟弟妹妹们,别走远。

孩子们得到特赦令,像一只只鸟儿飞出屋去。背后,父亲念叨一句:你这么宠着孩子,哪里还管得住呀?

孩子们围着猪圈,看一看刚被收拢回来的一群猪。它们的头攒集在一起,抢食槽子里的汤汤水水。它们吃相凶猛,呑吸有声,咕噜噜、咕噜噜响成一片。

夜色逐渐浓厚起来。星火点灯,在天幕上就像眨着眼睛。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