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中国基础教育追求应试的破局

关于中国基础教育的发展状况,舆论关注与学术研究已经有一些共识。在肯定成绩是基本面之外,还要看到现实中一些问题悬而未解,长期积累,这已经严重影响到孩子的健康成长和社会所需人才的培养。日前,教育部发布《中国义务教育质量检测报告》。调查数据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与之前的舆论反映高度吻合。

现实问题集中在三个方面:其一,在学生体质健康状况总体有所改善的同时,存在视力不良检出率居高不下且呈现低龄化倾向以及肥胖检出率持续上升等突出问题;其二,对音乐基础要素的听辨上,对美术作品的主题、风格、门类以及名家名作的赏析方面,学生总体表现并不理想。其三,监测情况反映,学生作业时间过长,参加校外学业类辅导较为普遍,学生学习压力偏大。

教育满足人的发展主要供给需求有两个维度:一者是学生自主发展的需要,这是教育的第一需要;二者是社会发展之于学校教育培养人才的需要,这是教育的第二需要。就中国教育而言,社会之于人的生活所提供的基础条件还不足,也就是说面对新时代,中国社会发展还存在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需要与发展不均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教育发展要满足的第一需要必然要让位于第二需要,教育要重视社会需要,而且要把满足社会需要作为很长一段时间,教育发展的基本动力。这就是教育发展面对的事实。现实非常冷峻。现实处境就是,基于社会竞争的压力,甚至是近乎残酷的竞争压力,我们众多教育参与者,教育管理者、教师、教育研究工作者,以及学生和家长,都不能做到,让教育首先满足学生自主需要,从他们的需要出发,进行有选择性学习和体现个性化的教育。虽然作为改革的标志性、鼓动性词汇——主动发展、个性化发展、选择性、特色化、素质教育等,被不断重复,而且已经成为教育改革的主导性理念;可是一旦我们面对现实教育,让一个孩子,处于学校和课堂的情境里,他要学习要考试要升学要就业,一切被搅动起来的新思想,就如冰冻的水面,重新恢复平静。

了解中国教育环境,我们就能明白,对于教育发展的方向,教育改革的出路,这个认知几乎是人与人的共识,我们对于现实问题的认知没有偏差没有争议。我们所忧虑的是,相当多的人,他们限于现实,陷入现实,向现实妥协,参与到不断加重学生学业负担,而且这个负担是集中在核心课程,也就是考试课程的学习上来。由此,让教育偏离了德育,也就是育人为本;也偏离了全部课程的基础性学习,让学习狭隘化,自然也弱化了艺术和体育;也让一个人被封闭在课本学习和课堂学习,他们与社会疏离,没有集体化的生活参与和合作,于是教育培养出来的是书呆子。这样的教育局面的塑造,是大众和多方教育参与者的“共谋”结果。大家都知道问题在哪里,都知道教育发展偏离了第一需要,不支持学生的自主选择自主学习自主发展,可是人与人还在合谋形成学习压迫力,用压力传导的方式,压迫学生学习。不改变大众文化,这个现实的教育危局就破不了。这就是一个死局。

我们看到学生学业压力大,其实这不仅仅是中国现象。儒家文化圈子,包括中国周边的日本、韩国等经济发展很快,国民生活水平已经跃居发达国家水平,然而学生压力偏大,社会补习普遍,社会舆论呼吁减轻学生学业负担的状况与中国相类。这说明,随着生产力发展实现转型,人类社会发展越来越需要不断改进教育,促进人才的高水平发展,高素质发展。没有高素质人才的奠基,没有高科技高技术的支持,生产力的发展水平还是低端的。这种外在压迫力投射在教育上,势必要转化为学生学习上的应试和负重。我们把这一点看多教育的负面性,而在另外的文化区域则把儒家文化支持教育,严格管理,以学业发展为实现社会化的一个重要成长通道作为实现社会进步的优势条件。我们基础教育客观存在这样的优势条件,之所以被舆论关注和批判主要在于中国的教育基本为国家包办,满足学生自主发展需要的空间很小。所以,学习窄化和固化,全社会集中应试的现象过于凸显,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了。

这个过度应试的局能被打破吗?我是一个乐观主义着。虽然改革的倡导者,为改革而鼓噪的人还不多,主动改革的更是凤毛麟角,但是我们也看到了这个改革的势力也在逐步增强,加入到这个阵营的人越来越多。希望有一天这可以成为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到了我们从学生需要出发,根据他们的自主意志来重新安排课程和学习的时候,就可以把学生需要的满足和社会需要的满足统一起来,而不是对立起来。教育领域的改革还是一个包办一切的体制,其为学生多样化和多元化发展提供的资源不足,学生的个性化需要无法得到充分考虑。我过去读书,喜欢物理,喜欢动手制作一类。学校有一个简易收音机的制作课程班。要交五元钱作为入门的条件,因为要购买材料。这一道门槛就把我排斥在外了。而今,可能众多孩子的选择性不会因为五元钱而被泯灭。然而,众多学生还会因为各种原因,他们想要修习的课程,要得到发展的特长,以及要选择的优势课程服务等得不到满足。在教育资源供给上的不足问题到今天还是存在的。

最佳的改革策略不是把教育发展满足社会需要和学生自主需要对立起来,而且实现两者的统合。即使从社会需要出发,我们也会发现,现代社会城市化和市镇化发展让更多的人,未来选择在城市文化,在高度密集人群里生活,就此需要熟悉这个特定生态下,我们需要构建的基本道德与人际活动规范。遵纪守法,有良好的行为习惯,与人为善,善于合作。这些不仅是传统道德要素,在今天的城市生活里也是最为重要的素质。这种教育或许不是以独立课程实施可是实现目的的,至少在学校文化里,要融入这个育人目的。在应试之中融入育人未必是矛盾的。一个人需要有一定的审美能力和艺术素养,而且有良好的身体条件,这也是一个人的生活基础条件,与社会化的要求也是不矛盾的。至少在这个方面,我们应该重视起来。不要因为学业负担重,就不让学生参与到艺术和体育课程的学习中。教育满足社会需要与满足个人发展需要,两者相容的方面很多。本来教育工作者应该引起对于学生发展短板的重视,而且要想法设法说服家长,让他们不仅重视考试还要重视一个孩子为获得美好生活应该具备的品格、身体素质和艺术修养;可是在实践中,我们往往把考试这一件事,服务考试这件事推向极致,由此剥夺学生的时间、占有他们的精力、忽视他们的发展自主性,不考虑他们的选择性和个性化发展。

作为改革者,没有人可以破局,即过度应试这个社会文化环境的大局,不是以一人之力可以破解的;然而我们可以做的事,从微观的,一点小事做起,选择一个突破口,我们来推动教育教学发展,促进学生的主动发展。能做到这一点就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教师了。其实,教师职业的特殊性就在于这种职业的神圣感。就此而言,教师有一点类似于圣教徒,在精神上是追求超现实的。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