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

城市里,地铁给人们的出行带来很多便捷。车来了,一张嘴,在它的肺腑里就容下簇集的人流。

我是其中的一滴水。

看有人笑靥如花,或有人埋头在网络泛舟。我则垂垂老矣,失落的目光,被一脚一脚碾碎,踩为一张薄纸。

不作一个字,不做一言声。

曾经在老树下面耽搁,以为在那老皮的下面还有清流。我常常从纵横的纹缕上挪移目光——那时,我是向上看的,于是在半空的喧嚣里看到了枝桠和新叶。

而今,我一直垂着头,再不把头颅树立为倔强的姿态。

每每在校园里的一角,逡巡在老树的阴翳下,在树底下的泥土里,种下眼光,埋下一些沉重的念头。最后,我都会用脚底板踩实了,就像农民下种的样子。

这是唯一的希冀了。

四季轮回。在料峭的寒冷里,也意味着更贴近了春天的源头。

再生的源头在哪里?我们所能左右的,不是重生,而是给此生画一个句号罢了。

本来无惧于把生命截成一段,所苦痛的不是这一样儿。或许,我所不喜欢,不希望,不接受,不适应的是,在人生攀登的下一段,是下山了。此后的姿态与脚步,所选择的是向下,一点一点,往下走。

早先挣命一般,向上走,这很艰难。可是眼光是向上的。向下的选择,这是给人悲观情绪的,这种情绪又会让人掉到深渊里,还止不住下坠。

可是,宿命如此。谁不是这般,脚步滑落,就像一片叶子,在晚秋里零落。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