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价值

他见识了一张一张笑脸。

这里的人彼此陌生,可是凡是一照脸儿,眉目里都给你一副友好的表情。我很喜欢,因为喜欢,也就接受了这里的习惯,与人都是一副好态度。

等了很久,主人才出来。他是这里唯一的大家都认识的人。他说,我很高兴,与你们是朋友,也很感谢很久以来,你们给予我的每一份关照、爱护、支持与帮助。我欢迎你们的到来。

他把彼此不认识的人约集起来,本意就是要大家彼此认识,大家成为好朋友。

分桌。一坐下来,这就等于编了组。我数了数,一共三桌,每桌十人,也就是三十人。

主人落座,这是主桌。有幸的是,我在主桌。这等于告诉人,这里的十个人是主人最看重的,是最亲密的关系。我在想,与主人是怎么认识的,有什么特殊关系,为何让他对我这么看重。可是,我发觉似乎没有结论,我与主人认识不久,是陌生的熟人。我又想,大约座次的排列不是特意安排。

短时间沉寂之后,周围的人先打破寂寞,问在哪里高就,怎么称呼。然后彼此的交谈就广泛了,现场逐渐热闹起来。主人也随之加入各人的谈话。

到这时现场的氛围都是好的。可是,煞风景的事情出现了。有人站出来,说,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呢?我们彼此不认识有必要参加这个聚会吗?不知道主人做这件事有什么意图?问话,又是一连串,这就带出不友善的态度了。大家都愣住了,不知道如何说,又如何挽回刚才的其乐融融。

爱放炮的人,不让他把话说完我,他也不痛快。主人没有干预,甚至还是一脸微笑,似乎要他说下去。于是,又是一串的责问出口了:我觉得很无聊,本来都忙着事情,非要奔着这里来,来这里也没有事,这是不是无聊的呀!我也问了周边的人,没有共同性,各方面都没有——职业、居住地、年龄、兴趣等等,大家都不同。非要把这么多不一样的人聚集在一起,也没有彼此长期交往的必要。我们为什么要来?

这最后一问,无疑问的是我们。我们彼此也在心里问,为什么要来,这一时觉得这是个问题。事实是,我们做出来了选择,我们来了。我们看重了主人的邀请,以为主人是好心好意,我们不能违背他的善意。

问完了,主人才说话。他还是一脸微笑。

他说:我把大家邀集起来,我也知道这很唐突。我在想一件事,这件事困扰了好久,我活了多久这件事就困扰了我多久。我们为什么要有社交活动,为什么要交朋友,我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吃吃喝喝在这样的事情上。只是因为我们无聊吗?是因为我们有太长的生命,有太多的无用的时间要打发掉吗?我算了帐,现在大家做事都算账,看值不值。我也算了账,以为一算账就出现疑问了,以为不值得。

我们不乐意把时间消耗在无关的人身上,也不乐意把时间浪费在不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事情上。这就是现在正在改变我们,而我们对此不可拒绝的一件事。我请大家来,是想看一看,彼此一副笑脸,相互的交谈,友善的态度,这样的付出是不是有价值的。

其实说这些都显得复杂。这样的的付出很微小,大家都做得到。这些付出,就是与人有爱,爱能创造出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很想看看,这是怎样的一种境地?今天我希望用爱换得爱。这就是我的初衷。

现场众人都在倾听。这一番话后,屋子里响起一片掌声。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