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耳朵

他被朋友带入一个会所。听说这里有一场集体活动,名字叫:上帝的耳朵。

他不信上帝。他以为这就是一场模拟教堂礼仪的活动。

本着好奇心,他报了名。这时有一位引导员带他到了一间屋子。宣导员告诉他活动的安排。

他明白了:参与者每十分钟间隔,依次进入。这样每一个人就有了十分钟独自的忏悔时间。然后他会进入相连的大厅,在这里可以安静地倾听到后面每一个人的忏悔。

这让他瞬间静默起来。他需要忏悔什么呢?无数的事情此时就如被召唤了,潮水般从分散的各地聚拢来了。

需要忏悔的总是一些让他有负罪感的事。诸如,他今天很烦躁,与人态度不好,由此担心别人是不是把这个怠慢或轻侮化为了不快,而且至今心有戚戚。他本来可以掩饰一点的,至少给人一个笑脸儿。再如,他一直愤愤不平的是,单位评优的时候,领导偏向。这就让他工作付出的辛苦没有被大家了解,自然他以为这对他是不公平的。他泄愤的方式,就是在单位门口撒了一把钉子,谁的车子过来都会被扎破了车胎。看到别人为此抱怨,他反而感到一丝愉快。

要说的事情很多,在忏悔时,他发现这些负面的事情说出来,就像一块石头被卸载下来。他感觉心情是舒畅的。

大厅里已经坐了几个人,没有人理会他的到来。引导员示意他坐下,带上耳机。就如他刚刚的诉说一样,他也就听到了一些被隐藏在各人心底,成为隐私的东西。这一时间,他似乎成为一个偷窥者。原来上帝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在别人的背后,是可以偷窥别人隐私的那个人。

在心理上,他有了优越感,这让在听闻后,有了评价的欲望,也很想与那个说话的人说几句话。可是,这个游戏则剥夺了他参与到别人生活里,或者干预别人生活的权力。原来上帝也不是万能的,他可以多知道一些事情,可是他不能多加干预。世界与个人的命运,都要按照预期走向,这么走下去。

他逐渐安静下来。听得多了,他发觉在这里所收集的都是负面的信息和负面的情绪。他为此感到世界是阴暗的,生活里有诸多丑恶,而各人其实都有非主流的,不那么高尚的一面。甚至,他得出结论:人性是丑恶的。

本来他在忏悔后,感觉到的是无比的轻松,可是在随后的倾听中,他的情绪却逐渐恶化了。他终于不再耐受。他起身,从座位上站起来,默默离开这里。

没有人制止,自然也不需要引导了。他沉重地一步一步走出屋子。

在一扇门被打开的瞬间,外面的阳光就如一挂瀑布倾泻而下。他被光辉照耀着,就如从一个深井里,他冒出头来,不自觉闭上眼睛。他很享受这里的光明与温暖。他长长吐出一口气。随之有一束光也就钻进肺腑,照亮了这里。

还是做一个人吧,上帝做的是一件苦差事。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