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中小学教研的转型

现在中小学教研室的工作在基础教育各领域全覆盖、全面参与综合性研究与管理的特征越来越突出了。这也是由学科教研实现转型的具体表现。

本来学科教研是基于学科教学而开展的研究活动,中小学教研室的任务就是基于国家课程的实施,为指导开展有效教学研究而成立的。学科研究是研究的自足点和生命线。虽然研究本体是学科教学,然而与之关联的是一个课程规划、建设与实施的全过程。教研员仅仅关注教学就不够了,这有局限性。我们迫切需要教研员在课程规划、课程建设、学科教学、教学评价的全过程都有深度参与,有发言权。这是教研延展的第一个纬度。教研还需要依托学科教学来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这就是说既教书又育人。这种融合性也是学科教师要做到的。这是第二个纬度。此外,教师在学科教研中,要能做到一专多能。现在没有一个老师,可以做纯粹的学科教师。他在有了一专的基础上,一定要履职做其他的事,多样的事。教课,做班主任,做导师,做学生的服务员,参加科研、培训、教研等。这么多的事叠加起来,都是教师要做的。这是第三个发展纬度。综合起来看,作为学科教研是指向促进教师发展的,全能化与专业化发展兼顾的一项工作。

如何做好教研工作?以我的体会,这个教研员的专业化发展是有两个走向的。“向上”和“向下”,这是两大研究关注。

向上,需要对接的国家教育政策的理解和宣讲,还包括学科研究的前沿。这是一个教师具备专业性的一个基本占位。如果一个教师处于封闭状态,而且在现实中的封闭性,不是现实环境造成的,一定是他自己把自己的视角收敛了,局限在小圈子,看不到外面的世界——这个封闭属于自我封闭,那么在这个处境下的老师,他就没有了新增思想,接受新知识的可能性。教研员和一线教师关注学术前沿和国家政策,并不是要影响决策,要引领发展方向。这至少不是一般教师,他们所需要承担的任务。就教师而言,贴近现实环境,基于问题的解决,深度理解政策导向,从而让政策落地。这是教师的天然职责。

向下,则指的是一个教师在看到新变化,理解新思想和新理念之后他需要有能力解决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他需要做新技术的创造者。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中,客观有两个不同的职责分工:一部分人去引领发展方向,预设发展道路。这自然需要创造新思想和新理念。另外还需要有人去考虑实施和落地,即技术转化。有人说,学生是学习主体,他们要积极参与教学活动。可是,在具体教学中,老师的考虑就是如何发挥积极性,让学生主动学习。这就要拿出办法来。办法的创生就是技术问题。所谓向下的研究就是要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要有技术支持。

目前中国教育的大变革,“四梁八柱”已经成型,即顶层设计初具规模。我们已经不缺上位的基础。如今我们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这个系统化的全面性的变革如何落地,如何转化在教学行为中,如何在学习中产生效果,如何培养适合的教育人才。理论总是飘在天上不行。在推进教育发展上客观需要有人讲故事,还有一种需求就是要有一批做事的人,他们按照预设一步一步做起来,而指导去做就变得重要。

所谓研究的“向上”和“向下”,其实就是基于这个形势预判,所做出的策略调整。教研工作的转向,不仅仅是转向服务基层,也指向贴近教育变革的大势。当然做中间的融合与转化,这是最大的任务。有时,处身于教研圈子,属于业内人士,也有一种感觉——似乎,在近年的全面启动综合改革中,教研已经实现了职责的全覆盖,教研室在全面参与改革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且,因为这个特殊占位,也让教研圈子内有一种本位缺失,忙于应对的疲惫感。这个本位就是指学科教研。在学科教研之外,教研室承担了越来越多的责任。这个现象的出现,也从一个侧面证明,在未来持续推进改革,落实行政指挥的意图,实现教育的质量提升时,教研的这个转型——“向上”与“向下”的全方位覆盖,事在必然。

教研体系是作为中国基础教育实施全面管理的一个重要通道。我们叫做双轮驱动。这个双轮一者指的是行政管理,二者是教研管理。显然教研管理属于课程与教学这方面的,属于业务管理。在教研室的职能上叫做业务指导和服务。其实,因为与行政是捆绑在一起的,具有代行政作为的特点,所以也可以叫做业务管理。

依托于双轮驱动,尤其是教研这条管理线的介入,我国教育改革在行政推动中,就客观需要教研全面介入。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原有的教研体系和职能很难保证国家改革意图的实现,所以中小学教研的体系构建和工作转型也是当务之急。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