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堵墙

在人与自然相融的过程中,心与风雨与阳光与草木与流水与云霞与雾霭与阴阳与冷热与鱼虫与飞鸟有了最为亲密的接触,于是心灵就变得敏感,似乎在万物与思想与灵魂与精神与态度与判断与审美之间就嫁接起来,勾连起来。

你看,自然换季,入秋了,入目的景观里增加了一些枯涩的滋味,于是你的心就有一丝一缕的愁绪和忧患潜滋暗长了。

映窗而来的是遥远处的一所厂房,一个小院子,小院子里有几棵树。不见树干,被屋脊遮蔽了,这里可以看到的是树冠,就如一头华发。它如此茂盛,可是已经渗入了一丝一丝的黄色。这黄色的豆子是被洒在绿色的柔波里的。这一刻就从眼眸了伸出手臂来,延展到那里,那个远方,要去捡拾一两粒金灿灿的豆子,为自己珍藏。

没见过天这么蓝的,蓝色显得悠远而空洞。不敢看它一眼,一眼望过去,眼神儿就会陷入——这就像一片海,深邃的大海。地下与天际相接的地方泛出白色,或许是白色的光跳耀着,这让眼睛看花了,于是不能分辨,反正这一层是模糊的。上下一分层,上面的蓝这么清晰,底下的白色这么模糊,在鉴赏里味道就洋溢出来了。这就让你感觉天上也是用巧手勾画,在一无所有的地方,让人生发出来很多联想。

其实,近景是一堵一堵的墙,被人树立起来。这些就像是幕布——巨大的,扯天连地的幕布。风雨,这一年四季里的风风雨雨,已经让墙面斑驳了,掉了粉儿,皱了纹儿,面皮也被揭开一块儿,还有被污浊的地方。你看着幕布,上面的斑驳与凌乱,反被阳光图上一层琉璃,这就让你不悲不喜的。无法言说,这里美的还是丑的,是喜悦的还是悲伤的。抑或你有一份愁苦,有一份凄清,这样的眼神就披挂在幕布上。

自然总是善于过滤,把你的情绪化的东西激荡起来,又重新摆平。就像风来了雨来了,总是在这个初起的时刻,扰乱你的情绪。可是呆久了,沉静在这里了,你也就被还原为一堵墙,随意别人去勾画了。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