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游走

在这里停留,街边的一个小店。我头发长了,要理发。师傅说,稍等等,下一个是你。

一杯水,一把椅子,灯烛的光晕把小店涂抹出一片霞彩。耽在网络的汪洋,荡着一叶扁舟。听舒缓的音符在五线谱上行走,就如看无限的柔情被一缕一缕分散了,化为杨柳的招飐。

我不爱在摩肩接踵,人流如海的情景里,做一朵追逐的水花。于是,在这个角落里,几分钟的耽搁,反而让我得以享有一份幽静与静谧。这给我一个特别的感悟——其实,我要的就是这么简单,安安静静,让时间簇拥着我,可以浪费的生活。

我耽搁在时光里,悠闲再悠闲。

在街边常有这样的小店,它们掩藏在道路洪流的堤岸,就如可供栖息的洞穴。很顽强的芦苇,在这里扎下根,而没有被洪流裹挟带走。看到这些拔节的草,它们在柔波下钢筋一样挺立起来,这做了小穴的标识。

小时候饿肚子留下的记忆很深。有乡民去乞讨,带回来一兜子玉米面饼子。这让村子里小小振动了,以为这是值得羡慕的事。可是,我却鄙夷她。读书读出的教训,就是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在我的认识里,以为乞讨关乎道德与人格,这是让人鄙弃的行为。

慢慢经历人生,这一画卷徐徐展开,这里面的我逐渐转变思想。我发现,自己几十年何尝不是在讨一口饭吃,至少在精神上与所谓乞丐并无两样。

我曾经在一边偷偷看一眼乞丐。他们除了破衣啰嗦,不与人面对之外,那一份坦然的态度让我惭愧。或许,在人生态度上,我并无他们的自由与平静。

这是让我艳羡的。几十年想着与乞丐划清界线,自作清高,到头来才知道自己活不过一个乞丐,尤其在精神上的反不如乞丐那么高傲和自矜。

乞丐可以自由消费时间,他们不顾及下一刻有什么事情,他们不必为人设所累,他们也不比为了贪欲而让自己奔波。甚至,他们只需要把身子委顿在当地,与泥土贴合,便在宣示——我只要一口饭吃。这么简单,而不需要看人脸色,也不用乞求,不要人怜悯。乞丐有乞丐的傲气。

而我,自以为骄傲的自我,或许在慢慢被剥夺这份傲气。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在乞怜,在口口讨要,在把独立的人格来撕裂,一片片洒在地方被践踏。

我正陷入思想的深渊,这时师傅叫我了——你来。我被这一声救赎了,或许苦痛的水很深,只要一声——你来,我便来了。在人声喧嚣的世界里,我们总是被这一声——你来,所召唤。

我来了。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