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凛冬将至。秋意转深,凉意渐浓。

一片一片叶子,站在树枝的高端。在寒暑转换之中,他们成为江水里最先知冷暖的那一只鸭子。所以,它们一只只变换了容颜。

绿色渐深,变为黄灿灿的模样;不几日它们就从金黄变成枯黄,减损了精神。而今,一场雨一场风的,这些与枝条粘连的叶片也被揭开了,陨落了。

看着一树繁茂在慢慢减损,枝叶稀疏,成为一个中年油腻男的光头。太阳还是朝升夕落,光流还是照旧弥漫。光束如一支笔在一枝一叶上涂抹,让这一树还是光亮的。

地上积存的叶片,树的精魂,被清洁工舞动的扫把,一拨啦一拨啦就聚拢成为小小的坟丘。还没有容得下我去祭奠,这些要就被清除了。我可以做的就是在心里默念——让一切繁华的,一切生过的,一切挣扎过的,此后安宁吧,静默吧。

我在自己的日子里,也渐渐静默了。这是岁月给予我的,这一份馈赠让我度过了喧嚣的一段历程。过去的,未来的,总是按照自然的规律来了,去了。这就是那个早就存在的所谓宿命吧。

远古时期有很多妄人,他们敢于战天斗地,就像愚公移山、夸父逐日、共工怒触不周山、盘古开天辟地。可是,作为普通人他们也接受了宿命。生老病死,四季轮回,日生日落。这些天天发生,他们看在眼里,也会挑拨起来心湖里的一丝涟漪。

他们把头脑里想出来的一套规则,告诉别人。他们说,有三世为人。一世在天上,一世在人间,一世在地下。天地人,你都要轮回,各自体验。这给人很多寄托,也平复了很多无奈和苦痛的情绪。

死后升天。这就是说,此生就是来经历苦难,来修行善果的。一只一只树叶,它们生,一出生就在高端。风潮里,他们是最先领略。第一线阳光,也是它们最先分享。而今,寒流来了,也是它们最先知晓。

它们被剥落,跳下悬崖,陨落在地上,腐朽在泥土里。这也是一个轮回。

每年,我都见识,都触发感情,都由此冥想。这一年的滋味又不同了。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