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宿

做事,做了三十几年,如今还有动力继续做事。在这个持续做事,做一件事的过程中形成动作默认,于是惯性加速度也就形成了。

然而,近来做事不爽,为此苦痛、彷徨、纠结、困扰,在难于抉择时,要骂醒自己,存心退出这个场。

我为什么要出演,演出的是什么,就像大家骂电影,骂电影人。看╳╳一个阴谋剧竟然还装潢成很高级的样子。真╳╳不懂,这么高级的导演的演出这么低级,还故作高深。

生活里正在发生的就是这么一种表演。真实的发生都显得荒诞,原本以为在艺术作品里被虚拟出来作为批判的靶子的东西,而今都复活,都在你的眼前行走。你不懂,你不理解,不相容,时时要说服自己,告诉你——你过去的思想是错误的,你的认识是偏误的,我在积极改造着自己可以认同这个发生,要融入时代洪流。可是,这个说服很快就宣告无效,这让自己永远得不到超脱。这就像堕入地狱的犯人,你在遭受酷刑而不能解脱。

活了五十多年,我在成为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不是我了。别说别人怎么看,我都不接受这个我。我还骂自己,真╳╳不是东西。于是,在这个时刻被处罚被问责被不信任的处境下,说不是做不是,想也不必想,行尸走肉一般了。

这种苦痛和煎熬,不断在泯灭活力,让点燃的生命的蜡烛开始逐渐熄灭。这大概就是精神上的抑郁吧!这一切的由来或许来自于年龄,毕竟人过半百日过午,向下滑落的人生有一点伤感。又或许来自于工作的负重,半百的岁月里长跑,跑累了,要歇一歇了。

到底不用去追索,这种情绪的由头。反正这么一种状态需要修正,不能任由这个精神状态持续下去。看不看没有必要,便闭上眼睛罢了。不看池子里的气泡越来越鼓胀,也就不必杞人忧天,这泡泡终究会破裂;不看天下人都在洋溢着笑脸,装饰成一朵花,不看笑脸开花,也就不用分辨这笑容里的意蕴。

人与人互恶。这╳╳是个什么世道?谁都不知道容让,不顾一点脸面,没有一丝尊严,抢着上车抢着过马路,上个网还要抢红包。他们以为生活里的什么好处都要去抢来。当然还有欺骗和谎言,小崔要解密,方舟子要解密,他们还互殴,就像古代罗马角斗场里的奴隶,非要以生死分胜败。名人斗,还有人围观。小百姓一枚,也是你╳╳这么一种姿态,你堤防我我与你斗心眼,言语互害更是家常便饭。教书育人几十年,发现与人所说,一大半的话都是虚伪的谎言。做人不能太厚道,没有一点战斗精神,你还没法活下去。

至今才知道,活到底还是一个人,希望的想法毫无意义,这么来了就要这么走。不久前去慰问,一位老先生故去。他的老伴说,我想得明白,我是学医的,这是自然规律。她的豁达让我这一刻突然醒悟,所谓明智与豁达,原来是岁月赐予的。

一语中的,这是自然的归宿。丑恶,这一切都是赤裸裸的,你往脸上增加多厚的粉也遮不住了。真╳╳的!非要骂出一方晴朗的天吗?

注:╳╳,国骂。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