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说为什么会成为后世的主流价值观

春秋时期,在中国突然涌现出来一大批明星式的人文学者,作为开启后世学术的这一批学者好像春天里小草突然从土里冒出来一样。对于这个现象的解释,落到底就是两条:其一,在诸侯林立的环境下,没有了天下归一的国家集权和专制,人们的思想获得了释放,有了极大自由讨论的环境条件。这是他们产生特立独行的思想和建立思想体系——这个具有创造性成果的基础。其二,在当时社会巨变,未来发展不确定,全社会都困惑并寻找出路,而万民知识和信息匮乏,教育不普及,他们期待有先进思想的引领。这就是说,有了思想家,他的思想还要有人倾听。没有大众的期待与信奉,以及弟子的追随与传播,这些思想不会如星火可以燎原。

没有以上两个条件,则这些思想家也就不会成为至今我们还愿意传承其衣钵、信奉其思想的引领者。道理就是这么朴素。大众的思想,在一个多样化、自由化的状态下,自然会产生交锋和融合,以及各家思想的不断完善。这不是由哪一家可以主导的局面。孔子,在他当世无法主导舆论,他与人争鸣也不占上风,而且他还非常落魄,四处游说,推销自己的“和为贵”的主张,结果在诸侯那里受到冷遇。他倡导的全世界和谐,自己的道德完善,也常常被人讥讽,因为他就不是一个道德完善的人,他的行为做事是有瑕疵的。于是,后世在批判孔子时,说他虚伪,占据道德制高点,挑剔别人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唯独看不到自己的不是。就是这么一个孔子,学术有争议,道德有瑕疵,可是在后世他的思想成为主流,其宣传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逐渐成为后世的普遍价值。这说明,后来说儒学已经脱离了孔子这个人本身,已经脱离了现实主义,这个学术被人们改造为理想主义的东西。我们今天学习儒学,其实是要从里面寻找可以为今天解决问题的启迪,也是为未来社会发展及个人追求寻找坐标。我们要知道一个理想的社会在哪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还要知道我们要做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最美好的人生是如何的。儒学给予的定位不在当下,而在未来,儒学勾画的是未来的图景。

只有一些困顿于书斋的所谓学者,他们才会局限于一词一句而臧痞孔子,说道儒学。应该看到,我也希望更多人这么去看待孔子,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的虚弱也在于他无力拯救现实中的人,他没有力量改变现实,他志向于探寻未来。他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告诉陷入困难中的大众,你们的救赎在哪里,社会的理想彼岸在哪里。他需要民众自省,自觉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且这个改变是积极向上的,是主动的。我想,这个意义上的孔子,我们后世还很少有人知觉。就此而言,孔子不是一个俗世意义的存在,他是道德化的人,理想化的人,思想化的人,他在后来被虚化、神话,成为宗教里教主一般的人物,神话里神灵一般的人物,我想也是自然而然的。

中国社会不能没有孔子,不能没有由孔子衍生出来的儒学。如果没有孔子与儒学,中国社会只能更坏不会更好。道理很简单,人类不能不进行理想社会的建设,人类也不能不去追去美好的人生。道德完善,以及社会向前发展,这是自觉演变的潮流。向好是人心所向,追求理想这是人生主流。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