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管理从精英化到专业化

在传统型社会,贵族除了垄断政治资源之外,还把读书作为特权,即把知识和关于文化的解读作为垄断资源。这就是所谓精英教育,教育资源被贵族子弟垄断。所谓读书的出路,这条社会晋升通道本来就是为贵族设计的。这样保证了所谓精英成为管理和推动社会进步的主导力量。

在工业化发展之后,教育普及,知识垄断被打破,尤其是在大学教育进入大众化以及网络的应用普及化之后,政治的民主化进程加快了。社会管理和各个领域都分散和荟萃了一大批精英。这时,整个社会管理发生转型,从精英化逐渐贴近大众,更强调个人发展的专业化,以及行业发展中的专业化引领。

依靠谁,官员还是企业家,最有利于发展经济?答案是唯一的,企业家。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促进了经济繁荣,主要依靠的是谁?这一问,人们给出的答案未必是企业家。我们普遍把经济成就的取得归因于政府,以为是官员作为的结果。舆论反而把市场化带来的混乱、欺诈,以及诸多问题都放在商人身上。在中国文化里,商人具有原罪。

其实,工业化的主导阶层是企业家。企业家实现经济发展,对于投资、经营、生产这一类事要比官员精通,这是他们的专业。而官员的长处在于理顺社会组织关系,配置社会资源,这才是他们的专业。我们放弃官员的专业去发展经济,势必造成一个既成事实——官员和企业家媾和起来,各取所需。官员被收买,企业家攫取资源,把社会资源和公共资产套现为个人资本。社会舆论对于企业家阶层没有好感,以为他们的财富积累都有原罪,主要源于此。同时,官僚主义和官员腐败也成为社会舆论所抨击的重点。

合理的社会组织自然要让官员和企业家给自归正,各干各的。发展经济,本来就应该在营造好自由竞争环境后,交付给企业家去做。政府官员专心致志做好维护社会公平公正的事即可。政府也会投入,这个投入主要在社会福利,以及民生行业。包括教育、卫生,社会保障等。这些必然要交给政府去管。

市场竞争有风险,企业家投资,赔了赚了可见他的专业水平,这是本事。而政府投资则要规避风险。我们不能把税收得来的共同资产,做风险投资。这种投资就是不负责任。政府投入往往用在私人投资不乐意投入的地方。这样的投资如果没有效益,可是有社会意义和价值,自然需要政府投入。诸如军事、交通、公共事务等。

封建地主在管理社会时,主要的资本是土地资源,他们因为垄断土地而掌控着社会财富。这个阶层属于精英阶层,可是未必在其他方面表现出优越性。可是,在企业家管理工业化社会时,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企业家有钱,还需要有市场的敏感,而且需要购买技术和用资本的力量驱使掌控技术的人为他做事。这个资本管理本身就是专业能力。资本社会的管理者也是精英,可是这个精英更多专业性。

管理好一个社会,有一些本然的规律,其实这些是全人类通用的思维,也是可以借鉴的管理模式。一般而言,一个社会一个单位,存在一个“二八率”现象,就是最有活力和创造力的是人群中的前20%。看一个社会的进步和国家的组织优势,就要看这个20%的人群在干什么。最优秀的最聪明的人群都在搞科研,这个国家的科研水平一定很高。这个人群都去搞经济,搞生产,于是经济繁荣,生产力的水平也就得到了提高。所以,当我们未来要关注科学技术和企业发展的时候,我们这个时候就特别需要引导着这个20%的人群去这两个领域奋斗。

社会问题的解决,以及专注力都应该把重点投放在这里。如果我们不去修正过去的思想,以及文化的问题,那么社会未来的持续发展就会出现滞缓问题。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