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是社会稀有资源

我们为什么要骂?在生活里,与小民一起,尤其是边鄙粗野的小民,常见有人说话骂骂咧咧?过去以为这是没有文化和不文明的表现。而后读书,见鲁迅撰文骂人。他骂得高明,基本摒弃了粗野的词汇;可是这毕竟也是在骂,引发了诸多人的不快。不久前,听人责问,说鲁迅浅薄,不与人为善,而且性情偏激,背离人性的基本要求。换句话说,一个文化人竟然没素质。

说别人容易,到自己头上不是这样。近来读书,浏览网站,几乎每一事每一人每一个发言,所遭遇的都是舆论的臧痞,其中不少谩骂。骂街这件事,在这里这么普遍,这还是让我吃惊。读书久了,很讲究玩味字眼。尤其是做语文老师,还要与人分享字眼玩味的经验。我特别告诫学生,不能动不动就大为光火,一动嘴皮子就骂人。这不是文明社会文明人的表现。

现在临到自己也动粗口了。说到原因很简单,全社会都充满戾气,谁都觉得不舒服,没有好心情,人与人都在交恶,谁看谁都不顺眼。在这个处境下,似乎只有吐粗口,发泄不良情绪,可以让自己舒缓下来。

唯一对不住的是朋友。与他见面少,他常在网上看我吐槽,由此敏锐察觉到我情绪的波动,便发来一函,说一些宽慰的话。甚至为了劝慰,他说自己的经历也很坎坷,总要经历和走过来。

我无以回复,似乎无从解释。写下这一段文字,告诉朋友,放心吧,骂出去就好了。大众都在骂,在一片汹汹的气势中,我的一点语言污染与大环境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与有阅历的人谈论这个现象,他说出一番话来有一些道理:人呢,都有善恶两念。这两者的变换都在疏忽间,与善则善,与恶则恶。我们要构建的环境应该是弃恶扬善,即抑制恶的扩展。我们看人,也喜欢臧痞,可以说出每一个人的不好。有人爱嚼舌头根子,说怪话。如果被听到的人过话了,对方一定不高兴,以为你是一个卑鄙小人,当面不说背后说,搞的是阴谋诡计。当年鲁迅以杂文为匕首为投枪,攻伐的人不少,可是他真正不喜欢的人是顾颉刚。顾说,大禹是一条虫。鲁迅在小说里贬斥其人的猜疑观点。这归结到底,源于一件事——顾在底下说小话,贬损鲁迅的论著《中国小说史略》是抄袭日本人的成果。你看看,名人、伟人如此,何况小民。说人好话,与人为善,把善念累积起来,这个世界就多一分和睦。儒家讲善,佛家讲善,这么多年累积善念,本意就在于让这种稀少的资源增加一点。增加一点难,要破坏掉却容易得多。

这一番话,消解了我的愤慨情绪。我们修炼一生到底还是要增益一点善念呀。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