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光

近冬了。在季节的分界线,夜幕被拉下来要早了。下班。在行色匆匆里,可见夜色也浓厚了。这景象好像在美人脸上扑了一层粉,审美时给人有一层疏离的感觉。

我在感觉里行走,心底多了一些浪漫滋味。而且天还是暖的,一路的汽车就像河道里的流水。光华在路面上铺展,世界光怪陆离的。

这时街边有一道风景迎面而来了。这是几株树,顶上的枝条拔起挺立,就像喷发出来的光芒。最瞩目的是黄灿灿的叶子。这与我原本认识的黄色不同。这叶片黄艳得发亮,一瞬间把幽深的眸子照亮了。从没有这一刻的感觉这么让我惊艳。

一束一束光灿灿的叶片,通体发着光,给我照着亮。走在路上,这要比路灯更光华更灿烂。可以如此形容这一道风景:眼前如同燃放了一只礼花,在爆裂的一瞬间,夜空和眼眸,从来没有被装饰得这般华美!

走夜路的人,本来有准备:在夜色里,蒙着一道纱幕,一切都是隐约的,朦胧的。这时走路也孤独的,是寂寞的,而且一天里积存的戾气也就浮现出来。即使看看身影,也是被踩在脚下,一脚一个窝儿的,感觉一脚深一脚浅

这一道风景入目后,一切都改变了。这些行道树天天站在这里,它们或许本来就是这样的。我却从来没有留意。在今晚,在夜色下,在朦胧中,在我最需要救赎的时候,它们出现了,就在这一刻爆发出一束又一束的光华,这照耀了我。

原来世界不少光华,以及如同太阳一般的光亮,即使它是最普通的草木,其光华往往被我们忽略。又往往是在饥渴中,在最需要救赎中,在最需要光华中,它们的最为光耀的地方才会被我们发现。

这一束一束的光华就在我的路上,至少今后的数日里,我的旅途不再黯淡。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