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鲁迅的宿命

鲁迅的宿命是在绝境里挣扎,所以他不是一个可以救赎别人的导师。他拒绝做导师,他以为不存在所谓的救赎,也不存在一个全社会全人类一致性的选择。他不可以给人引领走出一条道路来。

“路,世上本来没有路。”这是他设定的基本前提。路是走出来的。他可以肯定的就是,各人走着自己的路。在他笔下,圣人、哲学家、皇帝、愚民与革命者,他们都在走着自己的路。在寻路的过程中,他没有发现这些人走过的路是可以作为未来通衢的大路的。

他的所谓人生绝境,所谓毫无希望,所谓普遍怀疑,都是建立在“没有路可走”这个基本判断上的。能理解鲁迅的人,以及我们与他最接近的时刻,总是与他具有一样的绝望感觉时。这一刻你才知道幻灭孕育着新的希望。

于是,在现实世界里,喜欢鲁迅的,懂得鲁迅的总是少数。或者说,他们总是自认在社会边缘,他们不喜欢进入大众的场子里,他们不做一个救世主,他们也不去为别人引导道路,非要在这个情景下,这个人才会与鲁迅处于心灵共振与共鸣状态。

这种精神状态为一种文化传统。古代知识分子有使命感,要为人寻大道,而且希望首先悟道,然后可以传道。所以,总能见到有人说,他得道了。孔子得道,孟子得道,韩非子得道,荀子得道,墨子得道——诸子均宣称得道。而今,与你宣讲得道的更多。鲁迅发现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的宣讲可以说服他,他也没有办法用一个所谓的道,来说服别人。所以,他始终在思想纠结中,他的苦痛、忧悒、挣扎,甚至绝望、幻灭都源自,他勘破了所谓的道,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揭穿这一点很难。很多人或许出自礼貌,或许出自良善,或许出自私情,或许出自谄媚,或许出于蛊惑,或许出于愚昧,他们都不会说透了,把这个底子揭开,露出丑陋的伤疤来。

鲁迅非要说出来,他不是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懵懂的孩子,他以彻底决绝,与你撕裂关系,要说出这句话:这个孩子将来会死的。这是最不愿意被人接受的真实。

讨巧的人,聪明的人,总是说,这个孩子聪明、漂亮、将来要做官的。今天的人,他们重复着这个故事。而谁愿意做那个预见孩子要死而被主人打出来的客人呢?

鲁迅是这么个人,他知道要被打出来,可是他还是选择了说真话。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