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小众化的选择

这是突然间明白的——

唱歌的节目已经遍地开花,涌现出无数明星。一次与学音乐的聊起来,他说:我很少看电视节目,听音乐要去高端的音乐会。

专业人士的耳朵很挑剔。这件事说明,同样是审美,大众与专业的看法是不同的。

看电视,我们是为了消遣,满足娱乐的需要。而专业人士,他们要在专业上寻求共鸣,以及在审美上达到一个艺术高度。说到底,两者的不同在于一般娱乐和艺术审美的差别。

我在文学上很挑剔。读书,审度文字,看电视,看电影,我的视角是文学——这是我的专业视角,所以在追剧,文学审美上就会与大众拉开距离。因为这一点,或许我是挑剔的,常有失落感,就是找不到可以读下去的网络文学小说,或者让我可以看下去,获得审美体验的电视剧。

我试图改变自己,我以为自己有毛病。后来发现,这让我更难受。改变审美,改变情趣,要让自己把不喜欢的转为喜欢,还与人一样行兴致勃勃谈论,甚至追星,这样的改变会让我面目全非,再也无法建立自我认同——我便不是我了。

原来,我们在知识和阅历增益中,越来越增加与大众的不同。或许最早我们的需要就是消遣就是娱乐,可是随着专业化发展,我们越来越多关注这个探索可以抵达的在艺术化境地的表现,我们总是从现实出发要远方到理想的境地。人在社会化,适应社会与大众,学会通融和交流的同时,其实在专业上是不断小众化,甚至是要做唯一的。所谓曲高和寡,千古知音最难觅。

通常我们以为,专业化的人比较倔,难于改变自己。其实这与性格不同。我们在与人交往和合作中,固执己见不好,不通融不好。可是,在专业认知上,有一点小众,与别人不同,而且很坚持,未必是缺点。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