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味

而今,最好看的是林木与秋色浸染。杂色的半空,就像一团色块,把红黄紫等错杂在一起了。即使天空罩上了乌色的云纱——可以把太阳罩住,也就隔绝了天蓝与云白。可是,这不能把秋色包裹起来。

最顽强的最有韵味的是秋林尽染。城市的绿植因为是被人工设计的,所以在最初种下它们就这样梦想——一束绿叶、一束黄叶、一束红叶,再杂糅进去斑驳的色泽。这样混合起来,秋叶的斑驳感就显露出来了。

这几日梦想成真。最爱的是车流,傍着一条小河,河岸上铺设出绿地。绿地再傍着的就是高低树了。大家都喜欢跑路,去看风景。其实,我们自己就守护着这一道一道美景。

抬头既然不能穿越深邃的厚重的灰色的雾霾,就驻足在林木的边上,在这里看看。看绿色的汁液如何在每一枝每一叶上流淌,再看溪流逐渐枯涩,这时便有各样的萧瑟爬上皴绉的树干,渗透肌肤。岁月,酿制沧桑,把足够的醇厚滋味发散出来。

在秋天里嗅息,肺腑里全是酿酒的味道了。有人跑到香山,跑到蓟县,去看层林尽染。这里没有那么壮阔和辽远,只有几株低矮的树木。可是,因为入秋酿制都是一样的工序,美景味道的醇厚倒是一致的。

如果看得仔细,要蹲下来,看看脚底下,这里有织锦的小草,还有野菜,以及细微的水纹一样流动的花。

不去远行,也不去观瞻高远。只要在一寸土地,看得仔细,便发现一处一景。生命,无论如何卑微,如何细屑,只要它们尽了力量生长了,生长过,就四季皆美。

一天的雾,一地的草。秋天的草也是枯败后的杂色。割后,叶子没有了,根茎就像年轻人头上的板寸。我用脚掌触摸,硬茬的,还有力度,慢慢体会到在这里还继续着生长的希望。

风光后的叶子凋零了。它们没有去处,便簇拥在背风的坡下,在草木的下面一叶一叶叠加起来。这是它们喜欢的姿态。在高处炫耀时,它们也是这般飒飒作响。现在它们集聚在土地上,这份好心情还在。其实,它们在说着的,我听懂了,未必生命都是被人所解说的那样,非要占据在高处,在风口,才有意义。

它们在泥土地上,一日日腐朽,其实也在化解,把平日积蓄的那些负面的情绪都化为乌有,可以保留下来的,便是滋养的部分。化作春泥更护花,大概如此。

年轻时弄风雅,把自己的名字虚拟为秋叶斑驳。在感觉里,似乎在这个阶段,人生最有滋味。现在我要的这个人生况味,正在其时。

非要在秋天里,在秋天的尾巴下,看看树木看看斑驳的叶色,这些风物的美丽可以给我如饮琼浆的感受。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