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鄙经验

小时候,乡野里的孩子都恋水。夏天,每一条小河沟子里都趴着一群孩子。有的不会游泳,胆子还小,就在河沿上出溜,或在浅水里扑腾。

大孩子,水性好的,不屑与他们在一起,他们喜欢在深水处嬉戏。会水的,不会水的,只要在河岸上点数人头,基本就分辨出来了。

后来工作,发现业界也有两类人。这跟游泳是一样。有的人,水性好,专业水平高,他们会离岸远一点;可是大多数人都手里扽着一把草,在浅水里扑腾。在有的专业领域,这样的情况更寻常。例如中医。没有西医时,中医是主流。所以中医历练多,积累较多经验。中医吃饭靠的是经验。这么一来,虽然中医也有很多人不靠谱,可是某时某地还能出来一两位声誉好的医生。现在中医学院或叫大学,可以批发学历学位。这些入职的医生,没有一点从医经验,却号称医生了。这个领域,有专业,可是大多都在浅水里扑腾。

教育也是吃经验饭的,入门的门槛低。过去把教书先生叫孩子王。这说法其实很贴近教师职业特点。所以,在这个领域鼓吹理论、思想,以及高超技术,甚至自诩专家的,我们还是要有一点分辨的。

不管你把教书这件事说得如何高大上,理念和理论等如何有先进性,在面对学生,具体到每一节课,每一学科课程的实施时,你要做的事很简单。教课聚焦在两个问题:教什么和怎么教。

教什么,说的是内容。怎么教,说的是教的流程和方法。一节课,所教的必然有具体化的教学内容。这表现为知识、信息、技术、方法、事实判断、思想观点等。可教的还有什么?各学科特点不一样,所教的内容有差异:有的学科,知识性很强,例如数理化,这一类学科奠定了科学认识的基础。所以,学科知识的逻辑体系是非常清晰的。不教知识,不理解知识,无法培养认知能力。自然,知识学习是有规律的,把握学习规律也很重要。所以,这一类自然科学学科,所教的重点是知识与方法。人文学科,所奠定认知基础的是一些事实——政治上的基本观点,基本社会现象与判断;历史上的人物与史实,历史规律;语文学习中的典范语言和文章,以及基本价值观。音体美课程则重视技术,尤其是转向技术训练非常重要。综合实践课程,未必直接教授客体知识、信息,以及技能等,因为一切的学习发展成果都来自于学生的主体实践,是学习过程的探究产物。所以,这个课程的关注点在学习的过程、方法,以及学习成果化。

怎么教,需要教师基于教什么的预设,进行课程实施。这本身就是经验性工作。为什么这么说?新老师和老教师,最大的差别就是经验积累。老教师会教课,教课效益高,这源自经验的判断。教是因学设教。预设学什么,还要考虑怎么学——学习过程与方法,教就是学习导航。有关于学的经验判断——学什么,学习过程与方法;这让因材施教的教学一定是高效率的。

教学的经验,最重要的,最核心的是学习规律。可是,你看而今的教育研究,有几人是在关注如何学习的?舆论,业内舆论以为这太低级——你想,中小学的学习知识都是基础层面的,谈不上高大上,而与老师说,教会“1+1=2”,这是人人懂的,这哪里是学问?事实上,“1+1=2”,这个算法和结论是最为浅易的知识,而让学生理解,这个算理,掌握这个算法,则是教育中的学问。教育的专业与业余,区别就在这里。

老师们,谁与你讨论学习规律呀?所谓教育研究,总是要把教育往先进思想和理论上导引,要你在一节课,一节普通的课里,寻找出很多重要的理念,诸如要让学生探究啊,要重视育人价值啊。

这些东西都是非经验的,附加给教育的东西。我不是要排斥理论和思想,只是对于漠视学习规律,忽视教学基本技术的倾向怀有忧虑。

对于教师而言,经验与技术都是基础层面的东西,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架构教学基础能力的东西。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