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藤

一只青藤爬过我的窗口。在它穿越我的视线,直接蹿升到屋顶的时候,我还有一份嫉妒,似乎它与我是冷漠的。

这个发生出现在夏天。此后,很长时间我所见到的不过是,它逾越后,留下的一根藤、几片叶。藤是青藤,叶是绿叶。似乎有一股子清流,在藤管儿和叶片的经脉里流淌,而且支撑起来这么一根藤万片叶,都这么喧嚣着,攀附和升腾。

最美的时刻,是晨曦或晚霞斜射进小屋,光线把叶片的影像投射进来,地上就刻印下斑驳的图案。我曾经用脚掌踩着一片一片叶子的影像,看着光影在我的脚尖上跳跃。这时活跃的心情,在舞蹈里宣泄着。

不曾想到,这一季这么快就要收尾了。秋雨滴滴沥沥。一场秋雨过去,冷峭的风就渗入北方了。看我的窗口,青藤枯了,藤蔓的触手卷曲着,垂落在眼前。而印花一样的叶片,则卷了边儿,似乎被烧焦了。看得出,叶脉下的静流已经干枯,精气神都委顿了。

人皆伤秋,自古如此。这一时,入目的图景,只这一叶一藤,瞬间就让我泪崩了。原本的茁壮,繁华,以及顽强的拼争,这些生命里最为耀眼的东西,其实只存在了一春一夏一秋而已。

那么骄傲的,凌驾于我的窗口的植株,这么繁华的旺盛的生命力,却因为一场雨,一场风,消磨了容颜。

伤感归于伤感。对于还要坚守这一冬的人而言,我们没有办法蛰伏。换一个方式,我们还要坚持把生命维系下来,继续保留着温暖,向往着春天。

窗口,在叶片的残影里,孤雁在飞。很快,它们划过了小窗的边际,去往莫名的远方。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