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的阳光

我的座位在窗口下面,电脑屏幕正向对着一扇窗。所以,你知道我每日与窗外是背向的。

不见天,不见云。

每天早到,我先要扭转身子,看看天儿。有人说,天是空灵的一片,甚至让你感觉虚无,这有什么好看的。

我一天一天看,一年一年看,就是这窗口的一方天,我看了十六年——算起来,在这个位置屁股落座了这么久,所写文字也即将达到两千篇,竟然没有感觉思想干枯,没话说。

窗口是五方的玻璃。上面一道棱,上部被切割为横向的两块玻璃;下部再切分为三块玻璃,立式的。所谓开窗就是把底下左右两扇玻璃,划过来划过去。窗口很小,对于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小屋而言,所灌入的阳光也是足够丰沛了。

我在这里被照耀了十六年的阳光。每次想到这里,心底就升腾起来温馨的感觉。要知道,我的岁月从青葱而衰老,这个演变就发生在这里。

一桌一椅。窗口就是见证。

太阳最先来掀开幕帘,它从东侧探头。你知道吗?这时的光华是无限繁盛的。它的内心是一个核儿,外面烁烁闪光,而进入眼眸里,它就变成万道光芒了。阳光在屋子里积蓄得满满的,而在我的心里,已经是一片喧嚣的海洋。浪花打着璇儿,一波一波拔高了自己,最后要冲决出喉咙。

我很享受这一刻。整个一个小院,安安静静,只是装下我一个人。这么繁华,这么光亮,这么温暖,这么热情,一切都是为了满足我的需要而来的。这种独享的幸福,是你不能理解的。

很多东西,人在攫取后才知道不过是富兰克林所言的那一只哨子,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可是,这一刻的阳光沐浴,它属于我,与我而言,这是不可或缺的。

有朋友说我,别抑郁了。我说,有这么丰沛的阳光给我,我是最为幸福的人。抑郁都是因为阳光照不到心底。

一早看看天儿,它是那么飘渺;看看太阳,它是那么温暖。此时还有阴霾和阴冷不被驱逐呢?

发布者

赵福楼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跃进里23号,邮编:300200;联系电话:022282782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