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教育的变革已经掀开新的一页

改革一直是中国基础教育在与中国现代化发展统一步调中的唯一选择。而且改革的主旋律就是推进素质教育,可是在追求培养高素质人才时,改革的策略与方法却存在明显差异。概括来说,素质教育发展走过了从确定发展方向,给素质教育定调;到区域推进素质教育,以典型示范来带动全面发展;再到以课程改革为主攻方向,加大学术力量的指导,解决人才的多样化问题;进而,更加着眼在教育生态环境建设,以全面系统改革,来构建新教育,这样的路径上来。


自从基础教育以1977年恢复高考为标志,全面恢复教学秩序之后,旧有的科举文化惯性驱动,很快暴露出以应试为主导,价值观偏移的问题。最初,社会关注在重智育而轻德育,教学中知识主义泛滥,学生在灌输式学习环境里,缺乏学习能力等诸多问题。于是,在1983年北京八中率先制订了素质教育大纲,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第一次在国家层面提出素质教育的努力方向。这说明作为应试教育的反拨,素质教育成为了我国基础教育发展的前瞻性描述和图景。


这时教育改革所关注的是未来的发展方向。那时,舆论已经敏感察觉出过度应试,窄化了学习和人才出口,满足社会需要,势必需要扭转这一教育走向,引导教育回复到重视人的全面发展上来,即需要按照办学方针,使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而且,在关于教育要培养什么人的讨论中,不断丰富综合素质的内涵,强化过美育、体育和劳动技能教育。


可是在素质教育的推动中,我国教育规模很大,教育投入严重不足,教育发展不均衡,诸多问题导致在素质教育的全面统一推进中遇到了来自社会文化习惯与传统思维的阻击,即无法在大面积上完全贯彻新的教育意图。于是教育改革自然走到在区域寻求突破的选择上来。1994年国务院召开第二次教育工作会议,提出各地要抓素质教育试验区。之后逐步涌现出湖南汨罗、山东烟台、辽宁大连、上海闵行、江苏南通等一批区域素质教育的典型。这时,教育变革,从方向性变革,转变为区域推进,这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区域素质教育改革。可是这个改革在区域开花,而大的环境不变,尤其在考评上,形成一种不对等的问题。在应试教育模型里,集中学习限定课程和内容,学生课余时间完全占用,而且依靠强化训练,要学生熟悉考试题型,以此与较为自由的课程学习,来进行统一标尺的考评,结果是素质教育的付出并不能在应试中得到分数补偿。这在一定程度上给区域素质教育推进的一腔热情泼了冷水。最具有代表性的事件,是2004年南京教育局下发文件,规定中小学周六到校补课。这一与推进素质教育完全背道而驰的举措,发生在区域素质教育的典型——南京。以南京的优质教育资源,其推进素质教育的结果是,与省内周边市比较,高考屡屡受挫。导致社会舆论走向素质教育的反面。这一行动给中国教育改革一次较大的挫伤,舆论以为,这宣布了区域素质教育的流产。


在修复伤痛之后,借势于世界范围内对于二十一世纪教育的展望,以及国内舆论对于现实教育的批判,中国基础教育重新启动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变革。其指向还在素质教育的落实,然而主攻方向从依托行政作为为主的区域,转向依靠教育教学专家领衔推进的,在课程领域的体系构建与教学实施。


这次改革选择课程为突破口,针对中国课程的整齐划一,导致人才出口单一的问题,应该说,与时代发展的需要,以及我国科教兴国的战略思想高度吻合。


改革之初已经预见到教育评价是制约改革的瓶颈。然而,动摇现有的考试评价制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是要社会公平性,还是要有利于素质教育的评价体系,这是权衡考试评价时一直困惑的问题。果然,课程改革在小学启动,比较顺利,到初中进入课改,省市跟进就出现了滞缓,再启动高中课改各地犹豫的心态表现得更为明显。


高考的压力是压力山大。这一关口的问题解决不了,最终导致高中课程的选修基本流产,而校本课程也没有在大面积完善起来。


其实,到这个时候,课程改革已经进退维谷了。所谓深化课程改革,其实代表着一种遇挫后的反思。若不能在整体生态环境上,创造有利于素质教育推进的优势条件,与社会整体变革联动,教育的改革是难以突破重围的。教育改革在寻找新的时机。


而历史的机遇期,这时来到了。十八大全面深化改革,给教育改革重新积蓄了力量。这次的改革,不被领域、区域限制,在教育的课程、教学、评价、减负等多个方面,全线出击。这样所颠覆的是过去我们习惯的教育生态,采取了环境变革,倒逼教育体制变革的思路。


例如,教师流动。这就意味着一个教师,不再是归属于某一所学校,他的教学岗位属于学区统筹,这就为调拨人流,提供了条件。学校在硬件上标准化配置,在师资上有流动制,这就意味着学校办学在局部可以实现均衡化。再以小局部扩展为大局部,最后发展为带有区域整体特征的均衡。这样的师资配置的变化,就意味着现有的校长管理,教师管理,学校管理,都要与这个生态环境适应。你不变,自然落后,自然出现各样的棘手问题。改革中的问题要在改革中解决。这是一种非常体现改革魄力的政策和道路选择。


再如,高考制度要变革。减少统考,为教学松绑。这样的制度性变革,就带来学校新的课程体系构建,不重新规划课程都不行了。


再说,减负令下去之后,不补课了。学校不能比拼时间了,消耗战不能打了,还需要有质量保证,怎么办?课上需要有效率的教学,课下需要提供丰富的学习资源,供学生自主选择。新的学校课程体系,一定需要把社会资源,社会教育工作者,义工等纳入统筹考虑。


改变生态的教育整体变革,在这个形势下,没有旁观者,谁都不能置身事外,无论你的角色是局长、校长,或者教师,都需要有敏感性,一定需要有提前的谋划和考虑。


过去等着一个政策,你去实施,然后由上级部门为你善后,这大约不行了。谁都不是改革的圈外人,这就是整体化变革带来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