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的聚焦点在于支持学生专业发展

我国传统教育,主要指的是在悠久历史上的教育,属于服务于少数贵族的精英教育。这个教育并不能完全服务全社会每一个人的知识化发展,他们在教育上的获取,与他们在社会资源获取上的不平等是一致的。这是不平等制度下,教育的特权化表现。在这个环境下出来的知识分子,他们的心里不会装下全社会,不会服务于人民需要,不会塑造出一个全民平等的社会。这些教育的产品,他们作为教育的出产人才,不管是管事管人——这是权力阶层,还是做全民教化,呼吁构建理想社会,都不会体现人与人平等。那时的教育是一种特权教育。

今天的社会基础不同了。尤其是在办好社会主义教育的诉求之下,我们看待教育与历史上的教育会大不同。

我们关注教育,全社会关注教育,其实为每一个孩子寻找发展出路。即使很多孩子走高考这条通道,千军万马走独木桥,在这个学业竞争中自己的孩子没有优势,这未必是他的出路,可是他们还要督促,并且创造条件让孩子去应考,去走这条道儿。

现在的问题是,高考是一条很窄的道儿,是一座独木桥。这里很难容下这么多的人,可是大家蜂拥而来。供需不平衡,所求大于供给。这个供给,被定位在最好的优质的资源——这是可比性的,我们作为家长特别希望,这是我的孩子独有的资源。

所谓教育改革,说到底就是要为孩子发展寻找出路,让孩子们给自主发展找到适合的道路。这条道路我可以描述为学生自主发展的具有适应性的,体现特色化和专业化的道路。在现实社会,我们发现自己不会是一个全能的人,我们的价值实现最终是专业化发展的价值。我们必须要走专业化道路。这个专业化,是社会需求,而对应的是大学的专业选择,而大学的专业选择应该与孩子的发展特点相吻合。

孩子们要有自己的专业化的发展走向的预估以及支持这个发展的课程选择。我的一个学生,在课业发展上处于及其困难的状态,也叫学困生。他不是不学是学不会,后来父亲为他选择修习美术,报考了美术特长班。这个选择后来支持他走到专业性道路上,后来他成为了一个美术老师。在那条路上走不通,换一条路或许就走通了。

孩子们在发展上,在支持体系上,本来是有选择性的。现在的教育预设,国家教育支持体系更强调共同基础,学习选择性的开口很窄,所以在不可以满足差异化的背景下,只有寻找市场支持——家长的想法是,我花钱购买最优化服务。于是,出现了一个现象,学校减负社会加负。学生的负担减不下来,这是客观需求所决定的。我们要有务实态度,你不务实,家长务实,学生务实。为什么语文课程被弱化,为什么英语课程被强化?因为语文读好不是特长,不是专业,而学好英语就多一条路,就可以满足孩子到海外读书,在工作和生活建立海外联系的基础。这不是国家在课程选择上偏于英语,而是社会需求的选择倾力到了英语课程。

如果放任这个局面发展下去,会出现什么问题:农业区域的教育与城区教育,在发展上落差会不断增加;沿海区域的教育与西部区域,教育落差也会加大;富裕家庭选择性突出,而贫穷家庭不能购买教育服务,两者之间的差异也会加大。这么走下去,势必造成阶层固化——有证据表明,读书不读书,读书的多少和优势,与他后来的社会发展有直接关系。

教育提供的是起点公平。这就是政府责任,我们必须要办好教育,尤其是国办的基础教育,这是一个重要改革目标。同时,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参与国际竞争中,必须要有一批领军人物,这就是学术的领军人物社会服务的领袖人物。没有这个人才基础,我们在现实社会发展中,国际竞争力就弱化,就没有发言权。日前,华为领头人任正非说了一句话,至今在人类社会发展中,华为没有一项是真正产生重要影响的成果。这句话说得很客观。这就是高端的专业化发展的需求,前面谈到的是社会公平,是均衡化发展,是基本素质的提高。没有前面一个任务的奠基,这个基础面不好,也就出不来最顶尖的人才。这就是一个金字塔结构。

我们关注教育发展,在人才培养的成效,就是要有底层关注还要有高端需要。底层关注是全员覆盖的,是一个都不能少,是全民素质和全面提升素质,奠定共同发展基础。这也包括德育的基础。学会做人,这是基础性要求。而在高端需求上,则是要在基础托举下,一批有竞争力的领袖人物脱颖而出。这是专业化发展,要掐尖的人才。现在看,我们的学生在专业化的顶端还缺乏优势。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中国教育这个金字塔,是底座大,高度不够。这个金字塔立起来,高度不够,是扁平形状的,其原因在于支持他们发展的专业化和自主化,以及优质资源的供给严重不足。我国教育的改革是一个学业发展的联通性关注。从学前到中小学,再到大学,甚至连带到社会使用定位,这一个基本流程就是学业发展流程。这个流程都要按照专业化的道路做设计。

现在大学搞双一流建设,又抓学生毕业的把关,明确取消清关考。挂科不毕业,这成为大学教学管理标准。这个改革意味着,混日子的学生,不能毕业,未来大学的一次性毕业率会极大降低。这就让大学学习的专业化选择与学生特点和需求要吻合,否则学不下来。与之配套的是,高中教育的学业生涯指导和选择性课程学习。这也是要凸显专业化发展的,而且鼓励学生自主发展。

这么连贯起来看,正在发生的教育变革说到底,就是鼓励学生自主学习、自主发展,以及支持学生的专业化发展,走特色与特长发展的道路。我们要以共同基础兼顾个性化发展,作为人才的基础。

教育改革一旦聚焦在人的发展,凸显出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这是社会所需,按照这个所需产生的高素质人才。这个人才是三维托举起来的,这三维是学业基础、自主发展和社会参与。这三点,托底的是学业基础。学业基础,要联通自主发展,延展到社会参与。

这个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孩子们现在读书,我们在社会工作,以及实现个人价值,其实所增长的是专业素养和基本能力。这就是说,学业生涯对接着职业生涯,这一切整合起来就是一个人的适应社会所需的个体价值实现。我们都在这条路上,除了最终实现专业化,我们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关键是,我们个体的专业化,其实各自不同。即使我们都读一所学校,读一个专业,最终在一个单位工作,其实我们也是不同的。我们各自有专长有优势有特色。我们一辈子都在成长这个各自的大不同。

说说教研员的专业化发展

这句话说出来,要得罪人。想了很久,源于一种真实研究的本心,还是要说出这句话来:在多年来的课程改革推动中,我们发现校本的教研,以及师本的经验,获得了极大提高。可是,比较而言,省市与区县的教科研则有很大差异。有的区域,教研与科研整合较好,水平较高,较好发挥了引领作用;也有一切区域教研,停留在指令性,给行政跑腿,忙于事物。作为区域教研室主任与教研员,并未真实了解区域教育教学的现实情况,以及找到具体问题,与问题对接,探寻解决问题的有效方式方法。

校本教研的经验,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学校作为国家课程的实施主体,积极探究如何提高课程实施的质量,从而在人才培养上找到路径和方法。对于这个需求解决较好的学校,给我们趟出来一条路。这就是学校经验和学校模式。这很重要。我们应该关注到,一些校长和他们领导下的学校,在课程改革的过程中,他们走出来通衢,获得了特色化的发展。

第二,在学校构建政体课程体系的过程中,一些学校根据自己的学生发展需求,超前考虑学生的发展需要,为此进行特色课程建设,也不断促进学校课程的完备和高质量。这个发展具有很多表征,包括在国家课程之外,学校促进学生发展开发出来一批德育课程和活动课程;学科课程实施中,课程的延展和深化都产生了一批满足个性化需要的课程;适应新高考而开发出来的新课程。

第三,学校在推进改革中,涌现出来一批优秀教师,他们也创造出一些学科教学经验。这是一个特殊案例,为其他教师优化教学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很多教师教学是以经验奠基的,这个经验也弥足珍贵,我们应该做好经验的升华和推介,未来这也是教学实践研究的主体。要看到,改革的大势促进了教师队伍的发展,塑造了一批有示范意义的新教师。

区域教研应该要指导校本教研。区域教研的课程领导力和教学指导力的发挥,显然要立足于校本教研,可是又要超出于一般经验,要引领学校教育教学改革,要引领教师教育教学改革。这是一个要超前考虑教师、学校发展的研究。所以,在区域教研,以及教研员专业研究上还有很多挖掘的潜力。你说,我做教研多少年,大家都很尊重我,我以为自己是个好教研员。如何做检验,这个教研员是不是好的教研员呢?我们可以做一个自查,在这个区域内,在这个学科内,在这个改革的背景下,我们是否了解,改革在带领我们去哪里;你是否可以描述,那个未来的教育是怎样的;我们又是否知道,要到达理想的教育境地,我们所处的环境的现实问题是如何的,你又如何发力,让教研有一条明晰的发展通道。

这就是教研发挥领导力的第一步。我们至少可以勾画出教育的未来,可以设计出改革的路径来。这是你要作为区域学科改革的领袖,你要说服大众教师,要大家追随你的基础条件。你连基本想法都没有,你很被动,你很茫然,那么在这个基础条件下,又如何形成教研影响力和教学执行力呢?这对于一个对于教研员来说,无疑是最为重要的很高的标准。就此而言,我们对于区域教研,对于专业教研有很高的期许,很多时候很多区域的教研距离这个期许很遥远。这就是教研,专业化教研发展的立足点。

教研员的工作需要掌握学术前沿理论和推动国家政策的落实。学术与理论为远期设计,它与近期实践,学校实施与教师改革,这两者之间的桥梁与中介,就是教研的立足点。一个优秀的教研员一定要上下可以对接,与上对接,可以与专家对话,具有学术权威性;与下对接,和教师对话,还要可以接地气。这样的教研员可以真实发挥引领作用。应该说,教研员队伍里具备这个素质的人员还不多。好在我们看到这个转变在发生。未来教研员队伍的专业化发展可以期待。

我的教研反思

教研是一个大众化的传播渠道,与老师讲话不能太学术太理论太玄虚。这让我较为注意把学术性认识与教育教学实践结合起来,用通俗化的方式进行表达。尽管如此,如今我的表达还是趋近于让人难于理解。有人提醒过我,说过去就读我的博客,现在却越来越觉得读不懂了。

脱离大众语境,教研就架空了。这不是一个好的改变。于是,我进行反思,发觉在个体的改变中,越来越多关注政策的改变,以及改革的动态、学术的前沿。甚至,在思虑上也越来越窄化,走到逼仄的境地里了。

教研工作做久了会有撕裂感:一股力量拉动你要向上,关注最新的改变,落实政策,这是由上而下的管理策略所决定的。在教研岗位上,我们是身不由己。可是,在实践层面,作为教师,他们更多希望政策可以落地,理论可以转化为生产力。而教研其实已经脱离了具体教育教学情境,与实际拉开了一点距离。具体说,做教研说话与做教师说话,以及他们想的事,是有所不同的。

当我力求改变别人思想与行为时,不了解和理解对方,这是最大的问题。有时我在想,或许是屁股决定脑袋,当使命促使你去谋划和解决教育关注的宏观层面问题时,你所增益的是高远处的展望,很遗憾这让你失去了对于行走的踏实的感觉。我想自己还是要进学校,要听课,要上课,要深入教学现场,要与教师做无距离沟通。这是做好教研工作的基础。失去了学术立根的土壤,也就意味着无法成长出教育教学的成果。

距离一线远了,距离课堂远了,距离学科教学远了,距离教师远了,说一些老师听不懂的话,这本身就是在提醒我——教研有一点脱离本位了。而今,我会写一点散文、小说,让我离文学近一点,与语文这个课程近一点。我还会读课文,看看教材,读读课标,与语文课程近一点。再有就是写一点文化散论,我总觉得语文学习在四个纬度的素养里,我这一辈人属于文化上的文盲,与传统与现代文明隔绝了。如今我有意愿要补偿这一个缺失,从文化视角,从现代文明视角,再去读课文,或许得到的东西更丰富一点。

我还会关注教育与教研,在这个岗位上,要增加专业化素养,做好教研指导和参谋。近年写得多的是这一类专文,都是随想类,有一点读书体会或感悟的意思。虽然这些文字不够学术,可用于交作业,由此作为入门的练习。

我会去站讲台,去听课。这也是要给自己留作业的。近年来有一点小封闭。把自己孤立在一个特有的情境里,沉沦、痛苦、彷徨、纠结,这种情绪化破坏了我的学术专注性。因为听课少了,讲课少了,与老师接触少了,对于教学了解少了,所以说大话说官话说似是而非的话多了。这是需要自我觉悟的。

说说“居中”教书

我最初在一所农村学校教书。那时有一件事,对于我是一种打击。说说这件事。

我有一个学生,孩子很和气,可是他读书不好。他不是不读,就是读不懂。他是个软脾气,总是一副笑面孔。你批他,他就笑。这就让你慢慢没了脾气。

他的父亲也是老师,与我们是同事。所以,班里的老师跟孩子没法了,就去告诉父亲。父亲就很生气,他也管,可是读书读不懂不是批评和从严管理就能改变的。最后,一位老师跟他的父亲说,我是服了,烂泥不上墙。这有一点像孔子说,朽木不可雕。

实在没法了,父亲要给他找出路。区里师范学校办小班,就是小三科——音体美招生。老师们就出主意,让孩子走这条路。他就放下文化课,去城里读了一美术培训班。一个月后考师范,他即考上了。

师范三年,这很快过去了。学校里都互为传告同事的好消息。他的儿子毕业了,当老师了。

孩子出息了,作为老师本来应该是高兴的。可是,这个消息对于我却是一个小小打击。这一瞬间,自我建立起来的的职业优越感,以及对于教育事业的神圣感突然崩溃了。

原来做老师就是这么平常,这么普通。或许这个例子很极端。后来听一位校长说,当老师是好汉子不干,癞汉子干不了。他一语中的。在中国文化传承历史上,一般情况下读书好的也不做老师,非要“居中”才选择某这份工作。教育的神圣感是我们做老师的一份人设吧。

日前,随队去区县做教师队伍建设情况调查。在某个涉农区县,听到反映教师进门素质不高,不适应教学需要的问题。尤其是在小三科——音体美,找不到人。

与我之前说到的故事,已经三十多年了。在教师队伍建设中尽管已经大大提高了教师学历门槛,可是入门素质不高,读书“居中”才选择教书,这个状况未必得到了改变。说出这个话来,再一次让我多年来慢慢恢复,重新建立起来的教师职业的神圣感与渴望全社会尊师重教的信心,再一次受到打击。

按照理想的预设,应该是选择最会读书的人,最有学问的人来教书。他们掌握读出规律,会读书,有很好的思维能力,最有可能把孩子教育好,让孩子们青出蓝而胜于蓝。这就是我所建立起来的人设。

社会现实未必与这个人设保持一致。随着教育的普及,这个职业的参与者人数庞大;而且社会分工日益精细化,更多的职业所需要人才更需要创造力,渴望截流高级人才。这两者共同作用,影响到教师职业选择的结果。虽然无奈,可是也要接受这个现实。教育改革做好教师队伍建设,把入门的关口工作做好,也是非常必要和重要的。

关于教育的需求与供给

教育要素是确定的,其中人的要素具有决定性作用。而且是以知识改变命运,同时以知识型人才的输出来改造社会。正因为有这两个方面的突出功效,即改变学生命运,也促进社会文化的发展,所以教育历来是受到重视的。

越是文化优越的人群或是国家,其越是具有重视教育的传统。他们总是最早觉悟到,只有读书可以塑造一个全新的人,才可以凸显一个人的价值,从而适应社会发展,也因为与社会发展相适应,才可以最大程度实现人生价值。

我们应该值得庆幸,生于一个古老的文化环境。儒家文化较早成熟,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具有先进性,这就让这个文化区域的人群,普遍重视教育。我生在一个教师家庭,母亲虽然是家庭妇女,她本人没有条件读书,可是她重视读书,非要培养孩子成为读书人。为此她忍辱负重,节衣缩食,只是要让孩子们可以传承父亲读书的衣钵。

事实证明,在一个国家,在一个家庭,是否重视读书,孩子是否读书,读书的状况直接影响到国家的发展和家庭状况的改善。对于一个文盲的家庭妇女而言,我的母亲,她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培养四个孩子都读书,读出了一份工作。这个家庭的第三代读书也很好。这就让一个家庭可以一代代延续读书的传统。

在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诸多传统的继承中,我总是以为重视教育,鼓励孩子读书,这是最好的传统。中国在清代后期,与世界的大格局的改变,以及科学技术的繁荣与发展发生了错位。换句话说,人家那里大发展,而我们这里的发展长期停滞了。可是,在中西文化的屏障一旦撤除,文化有了融通,正是依靠良好的教育传统,我们就快速实现了知识技术的学习与文化的融合。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其实在近现代发展中,我们用了最短的时间实现了发展的超越,正是依靠了教育从贵族化的精英教育向普及性的大众教育转化,从而带动中国社会快速和垮越式发展的。

过去,我们评判中国发生从传统社会向近现代社会发展的转型,以为功在政治道路的选择。这有意无意漠视了新文化运动的功效。新文化运动中,废私塾兴新学,正是这个教育政策的实施,决定了中国社会发展的前途。

经济基础决定了现在人们的生活质量,而教育的发展则决定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家庭一个人的未来。没有好的教育一定没有好的未来。反之也是成立的。有好的教育,而可以有好的预期。对于中国发展的现实预估,我们会看到中国的科学技术与教育,距离欧美先发国家还有距离。可是,我们依旧有自信,这就在于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已经进入大众化时代,也就意味着高等教育的普及率很高了。全民接受教育,义务教育巩固率保持稳定,而且高等教育的普及率很高,这是个了不起的成就。由此就可以说,中国教育的发展基础奠定了中国发展的未来。

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不是不重视教育的问题,我们的问题是过度重视教育,人人都要追高教育需求,可是优质教育资源与需求之间不匹配。即供需不平衡,而且因为高质量需求旺盛,不断追高,人民对于教育的满意度不高。国家提供教育服务不足,这也压迫家庭,包括学生与家长,他们要通过购买社会服务来进行资源补偿。这是客观存在的需要,教育的选择性决定了市场的存在,还要看到这个市场需求非常旺盛,现实条件下,我们对于市场的管理经验不足,而且市场部分的教育缺乏专业师资,水平不高。政府供给的教育,缺乏优质资源,而市场供给也是先天不足,这就造成了学生选择的外向型发展。换句话说,学生选择到国外读书,补偿本国教育优质资源不足,这是客观原因造成的。而且就在这个时机,先发国家已经出现了市场化的教育优质资源富余,也需要有市场化的购买。两者之间形成了供需对应性。

我国教育在基础供给上,这是政府要担当的部分,其实还存在着突出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课程资源,尤其是优质课程资源不足。主要表现在提供的课程是窄口径的,因为应试导向,不考不教。考试学科为核心课程,其他学科被边缘化。在考试课程实施中,也围绕考试绕圈圈,考什么才教什么。课程实施,重视程度不同,教学质量不均衡。这是大问题。现在搞课程改革,为的是改变这一点,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均衡发展,有这个基础,学生未来的个性化发展才有条件。第二个问题是学生在学科学习中,更强调知识记忆,是教师传输给的,他们本身缺乏自主性。没有自主学习和自主发展作为支撑,这个教学模型,无法造就一大批创造性人才。这个问题也是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第三个问题是学科课程学习受到重视,而综合性课程、研究性和研究性课程、活动性课程比较薄弱。这也造成人才素质的单薄。知识型人才与智能型人才有很大不同。中国的学生也缺乏研究能力和探究能力,缺乏解决生活中具体问题的能力。他们会做题,考试得高分,可是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缺乏实践能力。第四个问题,我们的教育总是把学生从生活中,从社会中独立出来,把他们孤立在一个封闭环境。他们只要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教育与社会隔绝,所培养的人才属于书斋式人才。至今还存在百无一用是书生的问题。

政府主导的教育改革,其实着力点就在于要解决上面提到的几个突出问题。所谓课程改革,就是要面对以上问题,积极寻找解决问题的路径与方法。在教育供给上,如若以上问题解决,则就意味着教育的供给资源是优质的。

中国文化的教育基础

中国文化是务实的,缺乏神化的基础。这体现在道德判断上,我们看到一个人的行为表现,以此判断其人的善与恶,也就是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中国人关心的是这个。所以产生了性善与性恶之说。孟子以为人心向善。他看到的是个体生命,一个人努力实现社会化,融入大众生活之中所表现出来的积极的一面。而荀子则以为人性本恶。他看到的是人心潜在的自私性与为了谋取最大利益而进行的人际斗争。他们两人的关注点都在人心,不过判断不同。一者看到的是表露出来的阳光一面,一者是看到的背光一面。这就是人性中的阴阳特征与两面性。他们要用文化改造人,同时看到了这个改变要用人心的改变来改变行为。也就是说,他们以为精神改变行为,灵魂联动肉体。

西方文化也有唯心与唯物两种哲学思想之争。不过,其关注点不在于一个人的本心与肉体,两者谁来决定谁,谁是第一性的。他们关注的是宇宙观中物质第一还是精神第一。宗教提出的是上帝创造人,也就是精神第一,灵魂第一。先有上帝,这是宇宙的本心,有了上帝才有人类,有了本心才可以有物质世界。而科学发现则支持了唯物主义者,他们以为物质决定意识,现有肉体的存在,这个是活生生的,才会附着于精神。西方文化关注的本心不是人心,而是上帝之心,是宇宙的本心。我们看到中西文化在唯物或唯心的判断上,一者着眼在具体的人,一者则扩展到了广阔的世界。

以人心决定言行,这是可控的。我们可以用教化的手段,完善一个人的道德,从而实现社会改造的目的。当然我也可以持有性恶论,以法制的,管理的,惩戒的手段来约束言行,从而抑恶扬善。儒家和法家就是在这一点上,持有不同的方法论。在对于人的改造上,其实用意是一致的。这个文化比较务实,强调可控。用西方文化的唯物与唯心论来比较,就发现西方讨论有没有上帝,比较玄虚,不是可控的。即使有一个上帝,人类除了接受宿命之外,还能做什么。我们只有坐以待命,被上帝所左右。务虚的讨论很难解决问题。自然,换一个角度,从探究自然的科学发展上,这直接催生了科学技术的发展。这种宇宙之心的探讨无疑有利于自然发现。可是就古代而言,中国人更多关注人生,从人的改变,尤其是个体人的改变做起来,更加具有可操作性。

就道德文化而言,我们要认识到中国文化比较实用,我们较早就出现了可操作,可应用于改变人生,改变人的言行,进而实现社会纯净化的办法。正是在我们较早看到了教化的作用,法制的作用,在中国社会才会孕育和成熟起来传统教育,以及奠定了重视教育的传统。

这也是我作为教育工作者,在传统文化学习中,引以为骄傲的一点。当然也很庆幸,因为有重视人心改变的文化,才会奠定教育的传统。

说说中国教育的衣钵

钱穆谈历史,他关于中国教育历史经验的分析,很多看法至今有借鉴意义。

他以为西方教育是从三个方面为人的发展提供教育:一曰宗教,这为人的发展提供精神慰藉的东西,为人类文明的延续打好价值观的基础;二曰国民教育或叫国家教育,西方在长期政治分化和国家对立的环境里,人民普遍有这种愿望和诉求,要为国家发展提供力量支撑,这就包括知识、技术和专业能力。三曰自由教育。西方重视个体自由,强调在人的社会化的过程中个体要参与竞争,保持自由活力与创造力。比较而言,中国教育则是一种单线的,单一关注的教育。即设计学业发展的路径,并且通过科举取士来实现个体接受知识教育后的社会应用。这是一条窄化的道路,是学业赛跑的道路。我们今天把这个教育模式叫做应试教育。中国古代教育的传统如此,而今作为衣钵被传承下来。

中国教育因为设定了一条官僚入门的路径,由此把教育窄化为政治教育,甚至是与之绑定,教育就是政治教育,所以后来的儒家教育就造成了人们思想的固化。而且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可以获得社会认可,成为官僚。加入这个集团的,还是少数人。大多数人跑下来,半途就被淘汰了,成为教育的失败者。他们对于这种模式的所谓成功并不认同。所以,中国文化里还存在着所谓边缘者的发声,他们在落魄之中,或仕途坎坷,或遭遇贬谪,或怀才不遇等等,于是总是用诗文发声,于是出现了牢骚文学繁荣。这种教育并不能全面服务于社会发展,也造成了知识教育窄化,没有支持发展出科学技术的繁荣的局面。这种教育对于国家的贡献率比较低。毕竟一个社会的官僚阶层是少数人,读书晋第,改变命运的总是少数人。这个做官的道路,成为人上人基本还是作为优势社会资源被贵族阶层所垄断。有人说,科举取士为贫寒家庭的孩子提供了改变命运的一条通道。这其实是夸大了科举取士的成功率。

中国教育鼓励一个人的道德完善,把修身作为晋第的第一步台阶。在这个道德化的过程中,把社会等级制——强调对于等级制的认同和服从作为道德的基础。这在本质上是驯化的教育。文化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带有的野性,要让人变得温和、文雅、顺从。这就把个人自由、自主的部分割舍掉了。中国教育里反对个性化,没有鼓励创造的因子。这就是中国教育在促进人的发展中的第一大短板。这与教育的政治化,鼓励学生读书取士有直接关系。而在关乎一个人的精神需求方面,也就是要超国家需求方面,中国教育中融入了道家的释家的东西。儒家是强调一个人适应社会规则,融入社会,这是入世的学问。而道家则强调一个人要出离红尘,要返璞归真,到自然世界里修炼出被抛弃的个人自由。儒家把自由的,自然的尾巴割掉了,大家在融入社会的过程中,发觉这很痛苦,于是要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尤其是在经受社会挫折之后,他们自然希望回到与自然亲近的境地,要把自然的自由的人性中这个非常重要的东西续接上。道家倡导的悟道。这个道,不是入世的道理,而是回归自然的天道。释家也是强调自我反省与觉悟的,它强调要放下很多人生之累,要回到生命之初的一无所有时的自然快乐。道家与释家,不管是思想教育,还是宗教影响,都是要把儒家教育的失败者,这是大多数,把他们从社会化中的痛苦里救赎出来。

与儒家教育不同,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在儒家主流教育之外,还要补习,加上道家的东西、释家的东西。在很多人精神世界里,是儒释道三家的思想合成起来的。在一国教育提供的营养不足的时候,学生的个体发展总是要把其他方面自觉补充进来。这个现象很能说明问题。教育施加的影响是外在干预力量,而一个人的学习主动性是天性,是不可以被泯灭的。

语文教学的变与不变

语文教学的改革与教育改革同步,甚至语文教育变革在某一个时段,会成为火车头,起到拉动教育变革的目的。诸如学科教学变革中正是钱梦龙老师率先在语文学科提出双主体的思想——教师是教学主体,学生是学习主体,而今这已经成为教育变革的重要理论。再如魏书生老师倡导科学与民主思想,虽然是从语文教学改革中提出,却又具有广谱意义,之于教育改革具有指引作用。就语文教学的改变而言,这是主旋律。我们看到这么多的变,另一个问题在头脑里冒出来,语文教学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变的,是需要作为重要经验和规律要传承下去的?

或许正是在变化中的缘故,让我重新回归朴素思想和原点思维,这时却突然陷入茫然状态,似乎找不到这个最为基本的东西了。这才让我有一份忧虑,之于变革的忧虑。我们推动教育教学变革,不是为了变而变,我们的改革要变的是问题集中的地方,还应该有一些经验需要稳定下来,作为基本经验要传承下去。尤其是在世事巨变的历史时期,我们更需要找到稳固的作为根基的东西,让教育发展可以有一个稳固的基础。

在变化之中语文教学不变的是什么?这是一个与怎样变革同样重要的东西。下面我试图让自己冷静思考。至少有几点是至关重要的。

第一,教的一切改革,所改的都是教师。教师应该成为改革的主角。在这场变革之中,无论以什么口号,什么理论,什么思想作为发起,而所改变的一定是教师,而且一定是教师在教学中要发生改变。这个改变注定是增进教师的教学技能,提高教师的专业素养。教师变革是一切教育变革的核心。没有教师普遍支持和参与的变革,其有效性令人怀疑,而且没有教师拉动的变革,也注定是半拉子工程,落不到底,政策也无法走到最后一公里。那么问题就产生了:之前我们推动的无数次,带有主题性的,倾向性突出的改革,到底有多少教师参与其中了,又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语文教育呢?这么一想,问题就清晰了。当前的教育变革总是需要解决教育发展的实际与学生家长的需求时间的矛盾性,要满足高质量教育的需要,而希望提升教师的基本素质。这个改变是显著的,可是这个改变还远远落后于追高教育的需要。择师,这是教育供需不足中凸显出来的现象。好的老师在哪里?高素质的教师在哪里?我把孩子搁在哪个老师那里是放心的?学生家长在寻找,校长是不是也在寻找,我们全社会同样在寻找。教师变革有主动和被动两个态度,要充分认识到,与教育变革相适应的,是少部分教师,试图改变自己,提高专业素质,有这份自觉的老师还不多。这就是变革中的突出问题。

第二,一切的学,聚焦点都在学生。学生应该对于他的学习,他的学业发展,以及一辈子的前途等要负全责。你说,这一切谁可以负责?家长负责吗?教师负责吗?学校负责吗?这一些外在要素会影响学生发展,甚至说这个影响是深刻的,至关重要的,可是一定不是谁来包办。教育对于学生发展所负责的是有限责任。学校开的是有限责任公司。现在的问题是,教师教育把无限责任加在身上了,全社会都把无限责任追加给教育了。教育很重要,但是在教育活动中,学生是主体,主体要负主体责任。很遗憾,目前的学生不具有主体性自觉,主动性欠缺。这就是我国教育存在的突出问题。教得多,管得多,没有边界,全部包办,把学生管死,往死里管,这种思维在深刻影响着很多地区很多人的思维。你看看,很多的经验,所谓中国经验,其实就是严苛管理的经验。如何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如何稳固成为习惯,如何让学生主动发展,这些都是改革中要始终如一要破解的难题。

第三,教学给学生带来的本质性改变就是要塑造新思维。读书所改变学生的包括这么几个要点:一是实现知识的增值,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二是实现学习能力的发展,可以独立自主学习,终身学习。学生在学校教育后要有这份能力,要能持续学习。这就依靠独立思维了。三是塑造价值观。这也是重要的方面。至少这三点改变是核心。在这三点中,知识改变的作用在退居次要地位,因为知识垄断和信息垄断都被打破了,知识多和见闻多的优势不是那么突出了。价值观的塑造也重要,但是灌输不行,主要依靠学校文化和课程实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而另外一种改变还是要特别提出来的想着就是思维品质和思维方法。教育是否改变思维,发展智识,让一个人可以在知识经济时代跟上发展步伐,与之关系密切。

第四,教师所带给学生的改变是不是有价值,这需要听学生的意见。现在的一切改革都打着为学生服务的旗号,然而一切的变革都是强加给学生,并没有听听学生的意见。而教师是不是会教书,是不是被认可,这就要看学生怎么评价了。一些老师让孩子感激一辈子,带给他们很多经验和启示,并且鼓舞他们。做这样的老师,才是我们的最终追求。我们教师做任何事,都要从服务学生来发起。教师需要树立为学生服务的思想。而今,带给学生最为实惠的改变就是升学,就是好成绩。这是看得见的。这又是为什么我们反对应试而最终还是应试的本质原因。没有应试,教师带给学生的实惠是什么?没有好成绩作为教学基础,教师的劳动可以被学生被社会认可吗?

用故事说科研

从故事说起。

2010年我参加天津首届未来教育家的培训,有一项安排,是赴新加坡进行研修。这期间到访了新加坡德明政府中学。这所学校的校长叫符传丰。这所学校提出的办学目标是培养服务社会的领袖学生。与之对应的是有一个学校发展项目叫做双文化教育。所谓双文化教育,就是英语教育与汉语文化教育。说到底,就是新加坡的学生,他们未来要成为行业领袖,除了要具备卓越的学识之外,势必要与两大文化区域的人打交道——熟练操习英语和汉语,尊重和理解这两大文化区域的人想什么和为什么这么想。他们说,现实世界的财富是集中在英语文化的区域的,随着中国的崛起,未来新加坡还要与中国人交往,新加坡与中国会有很多交集。这告诉我一个好的教育一定是着眼于未来发展的教育。目标,是的目标,基于未来的发展定位,这对于学校教育而言是多么重要呀。

第二个故事。

我还有一次出访的经历,是随团去台湾。到一所学校,路上出了一点状况。比预定时间完了五分钟。到时,校长与团队早就在门口等候。介绍、寒暄、合影之后,我们一行被引领到了接待室。每人面前放着一份半日观摩的计划。这一份计划把每时每刻在何处以及内容都详尽标注了。我看,这份计划的安排都细致到了分秒。因为我们吃到,预定计划要推迟。校长与行政主管耳语后,他便去安排。随后事情的发生就是一分一秒在把失去的时间再夺回来。而每一步行程都是如此静心安排的。我不得不佩服这所学校有关人员的行政管理能力。这个故事告诉我的是,要把事情办好,精心设计与安排是多么重要。

第三个故事。

我在大港二中教书时,学校内还有一个所为校内校,就是培英外语实验学校,学校延聘了一位李筱纯校长。她原本是区里的教研室主任、科委主任,有丰富的管理经验。一次接待外访。有澳大利亚的交换生来学校。学校要安排接访。李校长要我做计划,要详细安排这次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做行动规划。后来到教研室,我们要做很多工作项目,自然也要做项目规划和预算。这时慢慢理解,一个单位的工作要摆脱盲目状态,就是从项目和工作规划开始的。

第四个故事。

上海每年召开一次教研室主任论坛。现在向全国开放。去年我去观摩,了解到,他们实行项目管理。每年一次申报工作项目,也是科研课题,他们把工作项目与科研课题整合起来。年末进行项目总结。工作完成了,科研也结出果实。这给我启示:教研与科研是应该整合起来的。今年上海教研室又举办教改三十年的总结会议。会上全面展示了上海在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评审中获奖的成果。在项目管理实施之后,这一次展示系统化呈现了上海教研的成效,可谓成果卓著。

我们把四个故事里最为重要的启示联系起来,就成为一个发展模式:目标+计划+精细化+成果化。这个模式叫什么,他们看完这个模式的环节就明白了。这就是科研。科研的几个环节都具备了。所谓科研,我们一直在倡导,我们倡导学校用科研引领发展,我们倡导教师要做科研,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这是一件装饰,是可有可无的。可是,如果追求发展,学校发展或教师个人发展,还是需要重新看看刚才的模式:目标+计划+精细化+成果化。科研才是引领我们发展的基础条件。

 

说说教育发展的转型

现代社会从工业化发展初级阶段不断提升,经历1.0时代(蒸汽机时代)、2.0时代(电气化时代)、3.0时代(自动化时代),现在被称为4.0时代(新能源时代、人工智能时代)。除了工业化发展水平跃升之外,现代社会生产力的进步越来越依靠智识,所以也有人称呼这个时代为知识经济时代。在这个时代,可以创造财富,适应社会发展的人,无疑需要具备高智识高能力。

教育在应对工业化发展初级阶段时,做普及性教育就行了。教育发生了从少数人享有的贵族精英教育向大众教育的转型。在一些先发国家这个教育的普及性已经延伸到大学,大学教育也进入大众化时代。而今,在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的时代,各国对于技术领先,具备创造力的第一流人才的需求暴增。

教育与这种发展需求适应吗?应该说,各国教育都意识到在这个发展趋势面前,都有不断追高质量的诉求。国家竞争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从军事竞争、经济竞争,转向为技术竞争和人才竞争。美国以过去的占位和经济基础,目前在荟萃全世界的一流人才为他服务。这是得天独厚的。比较而言,中国追赶起来就有巨大距离和倍感压力。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科教兴国,这是国家发展战略。在实施中,我们面对的难题是什么?钱学森有一个特殊问题,我们叫做钱学森之问,所问的是现有教育体制为什么培养不出第一流人才。这个问题其实不仅仅中国存在,也是世界教育中的普遍问题。我们要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教育是要重视共性的需要,还是发展个性?发展人的创造力更多强调要破除定势,要不守规矩,而教育通常是灌输共同知识,提供通用方法,最后提供一个基本模式。这就是规矩了,这就是制度了,这是教育中的影响人的所谓规矩和制度。通常的教育,知识化导向的教育,在一个人身上的影响效果上会发生两个显著变化:一是知识增量,从小学到大学,一本本书叠加起来,知识得到了累积。二是让人增加规矩意识,要传承基本规则,包括文化规则、思维规则等。所以,教育,我指的是传统的知识导向的教育,必然让学生的思维固化,思想标准化,以及恪守共同规则。这除了有积极意义之外,也有副产品,就是一个人的自主性和创造性被遏制了。

教育往往不是在培植一个人的灵活性和创造性,而是强调把教科书上的结论,老师的经验和思想传承下去。这个问题已经成为现代教育发展要破除的痼疾了。大学与社会衔接最紧密,这个问题在大学最先显露出来,而且矛盾最为尖锐。大学实施专业化教育,对接的是社会工作岗位。学和用,是如此衔接的。然而,大学生进入社会在工作选择时出现了两个情况,都证明大学教育是有问题的:一者是学用不对应。这需要学生具有适应性,他可以转向到另外领域,自主学习,快速适应。可是,学生的自主学习和自主发展能力不足。二者是学生进入专业对口岗位,也发现学用不对应。书本上的东西不落地,而自己要摆脱平庸更需要专业化的重新学习。这就需要具备研究能力,探究能力了。这又验证了,学生普遍是缺乏终身学习动力和探究能力的。

把教育的问题再上溯,就追究到中小学教育了。中小学教育的流程是教考评。评价是标准化的,有标准答案。所谓标准答案呈现的是共同认同的知识,以及标准化思维。教学,要应考,所传输的就是固化知识和标准化思维。中小学教育是侧重共性的,是侧重在知识传输的。这是我们得出的一个基本判断。

说到这里,我们至少明白了,应试的知识导向的教育,最终剥夺了一些学生的创造力。他们接受教育越多受束缚越严重思维越是固化,有人甚至说这种教育是毒化的教育。这个立论的依据,就是看到了学生在增值知识和固化思维后,也有副作用。的确,接受学校教育的很多乖孩子,未来进入社会可以是个守法公民,是个按部就班完成交付任务的员工,可是他们很难成为发挥创造力的人才。反而是很多学校教育中的叛逆者,似乎调皮捣蛋,让老师操心,在他们进入社会后,那种天然的活力还没有泯灭,有激情有冲动有想法有干劲,因为这一个特点——创造力和实践精神的保存,让他们可以做一些开创性工作。无数事例都证明了这一点。

教育需要反思的就是这一点,我们在教育中要发展核心素养,其实就是要改变和融入几点:第一,学业基础中,要让基础面宽一点,不要让基础课程学习窄化;还要让个体学生获得优势发展、特长发展和保护个性发展。第二,要弥补学生自主学习和自主发展的短板。没有方向预设,没有发展规划,没有自主选择,哪里有自主发展呢?所以,现在我们要在教育中增加课程的选择性,要引导学生做生涯规划,用意就在于促进学生的自主发展。第三,要弥补社会参与的短板。学校实施封闭式管理,与社会脱节。这就让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是两个分割的部分。这就让学生缺乏学以致用的意识和机会。学生发展最终要服务于社会,这是教育的归宿,脱离社会发展搞教育,学校与社区与社会不联通,这是教育面临的现实问题。

如何实现教育的转型,落实核心素养呢?要实现学生基于共同基础的个性化发展。这里包括两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打好共同基础。什么是共同基础?所有学生,全面发展,具备共同知识基础、思想基础、文化基础、能力基础等。这就需要从两点破解:一是基础面要宽一点,不要有疏漏和短板;二是要提高学习质量。第二个维度是个性化发展。这就是说要针对学生的需要,提供个性化服务。学生发展是个性化的,教师服务也应该是个性化的。与个性化发展匹配的一定是个性化教学和个性化教育。没有教师的个性化的教学怎么会有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