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虾子引发的联想

水缸里养了几条小鱼。为了营造一个自然的环境,我添加了几只贝壳,然后放进去几条水草。这时问题来了:水草滋生出绿藻,挂满了缸壁。再买了几只小虾,还有一种专吃绿藻的小鱼。几天后,水缸变得洁净。还有一点是出乎我的预料的。虾子虽小,可是鱼儿并不侵扰。它们之间相安勿扰。

大自然是一个循环生态。看那几只虾子,个头不大,可是看起来非常威武。它们的前须很长,左右摆动,后须短一些,更加灵活。前腿可以爬行,而且可以把食物裹起来,不断传递,最后投进嘴里。后腿是蹼状,可以拨水,游动。看虾子,在水底窜跃,爬行,已经游动,才发觉他们是无比活跃的。

各样生物在自然适应中进化出专长,它们正是依靠自己的专长生活的。这种适应性生存,有竞争关系,也有互为支持的合作关系。这也如人类社会。人的伟大在于,他们可以仿制出生物的专长服务于人类。这就是制造工具。人为什么可以制造工具呢?而且工具制造越来越复杂,越多样化。这便推及到人类进化的特别优势——智力的快速发展。

人类社会是按照促进智力优化的方向发展的。总是让一部分人,他们属于知识精英,由他们主导着人类的繁衍和社会进步。这种精英在人群中是少数,按照二八率,他们属于那个百分之二十。这些人在社会竞争中占据优势。看看犹太人,这是一个例子。犹太人的生存环境不好。在宗教起源并分化后,犹太族裔就被歧视,这造成了他们在生存环境上的恶化。在农业主导社会,人民依靠土地耕作生活。这时他们被剥夺了土地耕作权利。后来,反犹情绪被推到极端,导致了希特勒的种族灭绝政策。而今,犹太人复国,在加沙地带建立了以色列国。可是,其生存处境依然艰难,强敌环立,危机四伏。这种长期存在的竞争压力,激发了这个民族的谋生存的生命力量。据统计,犹太人的智商在平均值上超过120。即全民族人口智力超常。

人类发展进步,在最初的阶段,依靠农业发展起来较大规模的城市。这必然有地域的自然条件的选择。一般而言,在温带气候下,有河流贯穿而土地肥沃,为冲击平原区域,适宜农耕。所以,人类最为古老的文明都产生于这样的区域。在工业化发展阶段,工业化大生产,在市场、资源、劳动力,以及大规模筹资、分工合作等,都不能局限在一地一国,只有沿海城市最有利于形成密切的国际合作,繁荣经济。正是依托于这个便利条件,沿海国家在这一轮次发展中占据主要地位。这个发展属于自然选择。

人类本身有没有主动选择,而克服诸多不利条件,保持族群发展优势的呢?或者说,正是依靠着自身的某些条件,让本民族始终处于全世界发展的优势地位呢?中国或许就是这么一个具有占位优势的国家。这个优势条件是什么?我想,大家可以明白,我指向的是教育,是重视教育的文化。人类经验的积累和传承主要依靠教育,重视教育的民族,可以迭代发展文化知识,从而形成重要经验。中国的社会发展在人文经验积累上,至今还是最有知识资源的国家。或许因为中国的知识分子偏于文化经验的积累,也有短板就是自然科学知识的累积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而今,我们看到作为传统文化遗产的项目,只是在小圈子,在家庭里,依靠师徒制来传承。这就极大限制了其创新和发展。

教育要在更大范围传承,经验和技术在这个条件下的应用,才会不断进步。中华民族的文化优势决定了这个民族有悠久的历史,而同时也因为其教育传承的局限性,让其在工业化发展的初期落后于世界了。

一个文化是否先进,我看有两点最重要:一点是,作为传承文化的人是不是受到尊敬,一国教育是不是发达,教育是不是很普及。这是文化发展的基础。第二看,这个文化传承是不是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下,是不是多元化的多样性的。没有差异化的竞争,本地文化即使一度先进,也是无法永远保持创新发展的。我们看到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巨大改变,其中一条经验就是,因为开放,所以中国社会与世界是联通的。我们可以第一时间,把最好的东西应用在实践中。这种经验借鉴,可以让我们走捷径。

思想游离之后,眼睛还是聚焦在我的小小鱼缸,与这个小生态的鱼儿、虾子,以及水草有了最亲密接触。恍惚间,思想也就落实了,融入了自然世界。其实,世界、思想、这些都没有界限,所谓的隔绝都是人所划定的。画地为牢,这是古代就明白的道理。现代人为此嘲笑,却往往不自觉重入窠臼。

关于文化撕裂

日前,河南沁阳一中2000名高三学生集体为父母一跪,场面何等壮观!外界普遍质疑,以为这是做秀,不是德育。而在网络留言中有当事学生则说,老师演习下跪,这个引导让我们很感动。同学们说,为父母一跪,值得!

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这么说,我们是老学究,比较陈腐了,在接受这种古老礼仪上有一点看不惯。

同样一件事,学生的看法与社会舆论不同。由此产生一个念头,或许我们同在一个时代,在中国,可是在文化处境上却存在巨大差异。我们谈论一件事,总是从自己的视角出发,持特定立场,还以为全世界都应该这样。其实,差异性是普遍存在的。沁阳的地域文化,或许在家礼中磕头是寻常的。所以,学生不难接受。而在城市文化里,磕头这件事显得怪异。即使有人要复活古礼,让磕头这个文化礼仪在学校教育中昌兴起来,大多数学生也是无法接受的。

中国教育,虽然是一国的统一教育,可是在地域文化差异上是明显的,而且各校在实施教育中,关于传统文化教育有着不同的理解。有人说,磕头是陋习,是等级制社会臣服文化的糟粕。可是有人就讴歌,说人要敬天地孝父母,有庄严的仪礼教育,有助于让学生感知父母养育之恩。中国古代教育,特别重视礼仪教育,设计跪拜这种大礼,本意就是要触发人的思想感情。这个争议,客观反映出在现代社会,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而在地域文化上存在巨大文化差异的特殊处境下,关于文化认知的两元性特点。

即使我们用意在教育学生,要把一切行为导向主流价值观,把学生思想教育统一起来,可是在实施层面总要面对这种差异化思考。在这个新时代,客观存在分化与思想多元,如何实施教育,秉持正确价值观,每一个人的选择上都会存在纠结。这个题儿的破解,还真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沁阳一中的教育方式的选择未必是我赞成的选择,我的态度与认识也不会影响沁阳一种的教育选择。很多网友表达愤慨与质疑,可是作为沁阳一中集体叩拜的组织者,他们却未必接受你的臧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处于这个事事纠结的处境里了。

其实,在很多时候,每当一件事引发形成舆论漩涡的时候,我都希望辩明事理,寻找到一个所谓正确的答案。后来每每纠结,后来的事态也总是不了了之,不免模糊处理。因为长期在一元化的思想环境里,我并不习惯也不接受所谓争鸣,我们参与争鸣的目的是为了要找到一个所谓的正确道路;还存在一个刻板认识,我们都认为我是正确的,所有人的思想都要归于我的认识道路上来。

在我写这一则文时,本意还是要在辨析中寻找一个所谓结论。可是,现在我发现,这件事最终又是不了了之,我们此时的纠结与思想冲突并不会导致一个大家都普遍接受的结果。现在明白了,这也是一个结果,不放下也要放下,大家还是要处于差异化认知状态。可以预期,未来在很多事情上在很多时候,我们的认知并不会一致,而是要保持差异化的。这就是现实社会客观存在的一个事实——我们已经在社会发展中,处于不同的位置、立场,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思想和态度,看问题的视角也是不同的,这最终导致个性化的选择。

教育的困难就在这里。我们要用一个统一性的选择,这是教育特有的价值选择,来满足学生众口难调的需求,同时要面对社会上多样化的争鸣声音。在权威性的教育体制内,我们用“我永远正确”来直接回应,可以平息一切事态。这个做法或许在今天就不行了,因为教育的权威性已经消解,学生未必全部接受和顺应,而社会也未必完全附和与相应。遗憾的是,全社会,包括学校教育的参与者,还没有真实发现社会演变已经处于一个特殊时期,也没有好的办法面对这一个重大改变。

学校文化和社会文化环境,现在依旧支持一些人在“我是正确的,我是真理捍卫者,我永远正确”的思维模式下,组织教育和参与社会活动。这在本质上是文化态度的争鸣,是文化思维的冲突,更可以理解为这是文化思想的撕裂。

说说思想冲突

同一个人为什么会出现思想上的左右转换呢?这是我长期关注而不得其解的问题。确乎在这一代人身上,他们经历了文革淘沥,思想上从极端化逐渐平复,融入改革开放中,而在其诉说里还充斥着对于现实演变的诸多不满。这一代人退休了。可是,他们一度是我的同事,我的领导,与他们有过交集,所以也了解到他们思想上的复杂与纠结。这种思想的左右冲突性,在他们头脑里打着漩涡,从来也没有建立自我的适应。

后来,我也接管了这种冲突性,我发现自己的内心也是不可调和的,无法在纠结中找到最适合的最终的思想的出路。我不知道别人怎样,因为我无法钻到别人的脑袋里去查看。我所知道的是我自己,在这个纠结里苦痛而挣扎。只有在这个社会矛盾中有过经历的人,他才会理解到为什么在中国文学家里有李白、杜甫们,他们在情绪宣泄中时喜时悲,不断冲突。

原来一个人一辈子就在做一件事,说服自己,并努力从被别人被社会的绑定状态下重新脱离,回到自然的自由状态。之前,我们读书受教育工作等,几十年所做的是建立与社会的适应,是绑定。而后要做的是反向工作,要解绑。这么看人生就是折腾。反反复复,不断冲突和纠结,甚至为了这个幼稚而变成一只对于别人具有伤害性的野兽。他给出的理由是我的攻击只是为了防止被别人伤害。否则在互害的环境里,我的软弱只能成为别人的猎物。

有时我疑惑,为什么一个人的思想会出现左右摆动?其根子在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在你鼓足了力气为了梦想而拼搏时,你以为凭着你的努力是可以抵达到梦想的境地的。然而,事实总是与追求之间隔着一条鸿沟。在遇到坎坷与困难,甚至失去了追求希望的勇气后,舆论会反转,自己的思想也会纠结,我们之前的选择是不是错误的,是不是要反转重建。由左而右,思想反转,这也是常态。自然,这种折返不会推动事物的发展。相反,这是一种生命精力的空耗,甚至会导致社会的巨大损失。看看二战死了这么多人,所谓战胜国和战败国无不是付出巨大代价的,就这个意义而言,这一段历史选择是为我们带来惨痛教训的。可是,这是不可改变的。我们总要为了这种折返而承受损失。

只有极少的人,他们的生命轨迹是一条直线,他们不用折转跑。这种单向选择的人生,可以支持这些人走得远一点。这或许也是一种极端人生的选择。结果或是成功或是失败。的确有人为了这个品质——持之以恒而获得人生的巨大收获。可是最多数的人,他们不具有主动的人生,他们需要顺应,用积极的说法,叫与时俱进,所以他们需要妥协,需要顺应潮流,他们需要折转。改变,这是大多数人的宿命。

或许,我们穷其一生所追求的,要建立与时代与社会与别人的适应,这本身就是艰难的,是要经历一个反复过程的,所以顺随其变正是一种最好的选择。有人告诉你的,一往无前,曙光在前面,或许这是一种虚幻的图景。真实的人生就是杂色的,社会发展并不是一条直线。

从智人产生,到今天,我们创造人类文明的时间不过万年。之前有几百万年是猿人在进化的时间。再前推,具有更长的时间,是在进化出现哺乳动物。人类发展已经在走捷径了。因为很多经历让我们积累经验,避免走弯路,从而把这个演变的曲线拉直一点。可是,左右转换,调整适应这是人生常态。

读《人类的未来展望》有感

有两项科学技术的发展可以预期:一是基因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二是人工智能的发展。这两者的发展或许会彻底改变人类社会与促进人类文明的进步。

基因技术的应用会在自然进化之外,重新找到一条道路,实现人类的生物体改造。要看到,人类的进化需要表现为适应社会化需要而不断创造知识和发展智力。正是源自智力优势,人类提高了改造自然的能力。如果给到人类一个通道,可是用一种技术实现对于自身智力的提升,那么可以预期人类是不会错失这个运用的。现在我们发现基因改造就是这么一个通道。在信息技术的载体实现生物化之后,或许以植入生物体的办法,就可以给人类智力外挂一个计算器。这样一来,人类的智能发展不再是依靠教育和学习,只要输入信息,运载程序即可。而在这个时候,人工智能的发展可以让人类的体力劳动全部被替代,智力劳动中的基础部分,即简单智力劳动也被替代。人类的智力提高以及生命体被改造后,或许可以用更多时间和精力实现太空探索。此后,人类探索的环境与领域会有一场革命。

这时,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还应该有另外一项变化,那就是新能源的发现与应用。电力与核能的运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在未来人类一定会发现新的能源,这个能源的利用要更加高效。可以凭借这个技术,实现人类在太空的自由旅行。而且,我们可以预期,这个人类科学技术实现的进步不会太远。因为其发展端倪是已经可见了。

局限在地球范围,我们所尝试推进的全球化和在这个经济联系基础上,为构建和谐人类社会所建立的共同价值观,在具体实施中面对这区域政治、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以及不同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冲突性。在这两者的冲突中,我们发现或许矛盾性是不可调和的。如果人类不能在外太空发现更多可以利用的资源,不能把视野投放得更加广阔,那么就必然局限在地球范围展开资源的竞争和掠夺。这个选择是唯一的,而且是没有前景的。

由此可以预见,在人类有了别的选择,可以实现对于生物体的生物能的改造时,他们不会放弃这个积极和可能。在未来,人类可以逾越星河时,他们不会凭借现在这一副皮囊与头脑。基因、人工智能和新能源,这三者至少在目前人类的认知范围,是最为重要的三个科技发展领域。

善念是社会稀有资源

我们为什么要骂?在生活里,与小民一起,尤其是边鄙粗野的小民,常见有人说话骂骂咧咧?过去以为这是没有文化和不文明的表现。而后读书,见鲁迅撰文骂人。他骂得高明,基本摒弃了粗野的词汇;可是这毕竟也是在骂,引发了诸多人的不快。不久前,听人责问,说鲁迅浅薄,不与人为善,而且性情偏激,背离人性的基本要求。换句话说,一个文化人竟然没素质。

说别人容易,到自己头上不是这样。近来读书,浏览网站,几乎每一事每一人每一个发言,所遭遇的都是舆论的臧痞,其中不少谩骂。骂街这件事,在这里这么普遍,这还是让我吃惊。读书久了,很讲究玩味字眼。尤其是做语文老师,还要与人分享字眼玩味的经验。我特别告诫学生,不能动不动就大为光火,一动嘴皮子就骂人。这不是文明社会文明人的表现。

现在临到自己也动粗口了。说到原因很简单,全社会都充满戾气,谁都觉得不舒服,没有好心情,人与人都在交恶,谁看谁都不顺眼。在这个处境下,似乎只有吐粗口,发泄不良情绪,可以让自己舒缓下来。

唯一对不住的是朋友。与他见面少,他常在网上看我吐槽,由此敏锐察觉到我情绪的波动,便发来一函,说一些宽慰的话。甚至为了劝慰,他说自己的经历也很坎坷,总要经历和走过来。

我无以回复,似乎无从解释。写下这一段文字,告诉朋友,放心吧,骂出去就好了。大众都在骂,在一片汹汹的气势中,我的一点语言污染与大环境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与有阅历的人谈论这个现象,他说出一番话来有一些道理:人呢,都有善恶两念。这两者的变换都在疏忽间,与善则善,与恶则恶。我们要构建的环境应该是弃恶扬善,即抑制恶的扩展。我们看人,也喜欢臧痞,可以说出每一个人的不好。有人爱嚼舌头根子,说怪话。如果被听到的人过话了,对方一定不高兴,以为你是一个卑鄙小人,当面不说背后说,搞的是阴谋诡计。当年鲁迅以杂文为匕首为投枪,攻伐的人不少,可是他真正不喜欢的人是顾颉刚。顾说,大禹是一条虫。鲁迅在小说里贬斥其人的猜疑观点。这归结到底,源于一件事——顾在底下说小话,贬损鲁迅的论著《中国小说史略》是抄袭日本人的成果。你看看,名人、伟人如此,何况小民。说人好话,与人为善,把善念累积起来,这个世界就多一分和睦。儒家讲善,佛家讲善,这么多年累积善念,本意就在于让这种稀少的资源增加一点。增加一点难,要破坏掉却容易得多。

这一番话,消解了我的愤慨情绪。我们修炼一生到底还是要增益一点善念呀。

从神性看人性

若从中西诸神的神性看人性,则发现中西在文化上的开端就是不同的。以古希腊神话与中国神话比较,两者在造神上就有不同的价值取向。

古希腊神话,有一整套体系。从宙斯到皇后赫拉,再到他们的子嗣——如美神、爱神等,他们各自有鲜明的性格,虽然在职责上有主管,本领强大,可是在性格上都有局限。例如,宙斯比较滥情,而因为宙斯滥情所以皇后赫拉就比较小心眼儿,有妒忌心。西方造神,很强调系统化,而且在构建这个逻辑体系时,并没有为尊者讳,诸神在神性上有缺陷。

中国的诸神,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龙王、阎王,包括夸父、后羿、女娲娘娘,以及被神话的三皇五帝等,他们都有法力,具备权力的基础。可是,我们看不到他们是什么性格的人,他们身上笼罩着一层神性。在这光辉下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缺陷。我们可以比较的就是,他们各自有法力,谁管着谁。这也是一套体系,就是等级差异的体系。

中国文化在造神时,让他们区别于人。他们不是一般的人,都是道德高尚的。所以在价值取向上更加看中关于一个人的道德纯粹,以为神的伟大就是超脱了一个人的低级趣味,就是要毫无自私自利之心。我们关于人类世界,以及超越人类世界的美好生活、理想世界,是按照等级制和道德完善来建构起来的。

西方主神都是有缺陷的,都是不完美的,这表明了他们对于人性的善良并不寄予希望。所以,他们以为构建一个合理社会,不能太多寄希望于人的素质,人的思想觉悟很高,以及我们用教化的手段来改变人的道德观念。他们不信任,以道德可以打造一个美好的社会。所以,他们要特别寻找法律、规则、秩序等外在强制手段,以及用约束的办法,管好人,管好事。这个制度注定与中国文化的选择不同。只是因为最初他们在造神时,就表现出不同的价值取向。

孔子学说为什么会成为后世的主流价值观

春秋时期,在中国突然涌现出来一大批明星式的人文学者,作为开启后世学术的这一批学者好像春天里小草突然从土里冒出来一样。对于这个现象的解释,落到底就是两条:其一,在诸侯林立的环境下,没有了天下归一的国家集权和专制,人们的思想获得了释放,有了极大自由讨论的环境条件。这是他们产生特立独行的思想和建立思想体系——这个具有创造性成果的基础。其二,在当时社会巨变,未来发展不确定,全社会都困惑并寻找出路,而万民知识和信息匮乏,教育不普及,他们期待有先进思想的引领。这就是说,有了思想家,他的思想还要有人倾听。没有大众的期待与信奉,以及弟子的追随与传播,这些思想不会如星火可以燎原。

没有以上两个条件,则这些思想家也就不会成为至今我们还愿意传承其衣钵、信奉其思想的引领者。道理就是这么朴素。大众的思想,在一个多样化、自由化的状态下,自然会产生交锋和融合,以及各家思想的不断完善。这不是由哪一家可以主导的局面。孔子,在他当世无法主导舆论,他与人争鸣也不占上风,而且他还非常落魄,四处游说,推销自己的“和为贵”的主张,结果在诸侯那里受到冷遇。他倡导的全世界和谐,自己的道德完善,也常常被人讥讽,因为他就不是一个道德完善的人,他的行为做事是有瑕疵的。于是,后世在批判孔子时,说他虚伪,占据道德制高点,挑剔别人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唯独看不到自己的不是。就是这么一个孔子,学术有争议,道德有瑕疵,可是在后世他的思想成为主流,其宣传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逐渐成为后世的普遍价值。这说明,后来说儒学已经脱离了孔子这个人本身,已经脱离了现实主义,这个学术被人们改造为理想主义的东西。我们今天学习儒学,其实是要从里面寻找可以为今天解决问题的启迪,也是为未来社会发展及个人追求寻找坐标。我们要知道一个理想的社会在哪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还要知道我们要做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最美好的人生是如何的。儒学给予的定位不在当下,而在未来,儒学勾画的是未来的图景。

只有一些困顿于书斋的所谓学者,他们才会局限于一词一句而臧痞孔子,说道儒学。应该看到,我也希望更多人这么去看待孔子,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的虚弱也在于他无力拯救现实中的人,他没有力量改变现实,他志向于探寻未来。他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告诉陷入困难中的大众,你们的救赎在哪里,社会的理想彼岸在哪里。他需要民众自省,自觉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且这个改变是积极向上的,是主动的。我想,这个意义上的孔子,我们后世还很少有人知觉。就此而言,孔子不是一个俗世意义的存在,他是道德化的人,理想化的人,思想化的人,他在后来被虚化、神话,成为宗教里教主一般的人物,神话里神灵一般的人物,我想也是自然而然的。

中国社会不能没有孔子,不能没有由孔子衍生出来的儒学。如果没有孔子与儒学,中国社会只能更坏不会更好。道理很简单,人类不能不进行理想社会的建设,人类也不能不去追去美好的人生。道德完善,以及社会向前发展,这是自觉演变的潮流。向好是人心所向,追求理想这是人生主流。

关于宫斗剧

除了宫斗就是还是宫斗,屏幕上演的全是阴谋与斗争。我不知道在封建王朝里贵族的生活是否真的如此风云诡谲,让人惊心动魄,可是这至少反映出现实生活里我们的一种文化心理与思想认知——在皇权政治环境,一切矛盾斗争的发生,发源地在皇宫,宫斗其实具有代表性。

在宫斗的环境里,皇帝猜疑大臣,与儿女之间互为提防,而皇子之间、嫔妃之间,她们也互为斗争,这就编制出一张无所不在的网,把所有在这台剧里演出的人一网打尽。这张网是什么?说到底就是争权夺利,就是生死之搏,而没有一个人可以掌控局面,他有自主权说:我不参与,我不与你们斗。皇帝也如此。

看多了这一类演出,生出一个疑问:这一种斗争的生活,给社会发展,给生产力的进步——再说大一点,给人们的生活会带来哪些积极的改变?宫斗天天发生,各人参与,而背后总有知识分子介入,这么多人参与的这场政治游戏,各方无论胜负,所改变的不过是谁坐稳了龙椅,谁被打入冷宫,哪方势力得到了绞杀。这样的斗争,除了改变这少部分人的命运之外,似乎与生产力进步无关,与经济发展无关,与人民生活改善无关。这就衍生出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么多人口口声声为了大众为了国家为了正义为了光明,普遍参与到斗争中来,这样的抉择却并没有给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积极的改变,这一切的宣告都是谎言而他们却乐于参与其中呢?究根问底,我们就发觉,在封建王朝的权力斗争中,他们心里最大的政治是坐稳自己的江山,谋取各自的利益,而这一切利益的获取,并不会改变一个事实——正是广大人民群众供养了这个阶层,他们与人民之间的矛盾,是不可改变的。在他们的政治里,或许就不存在所谓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幸福?看到这个问题的结论,另一个问题产生了:既然这个斗争属于小圈子内的利益博弈,与大众生活毫无意义,那么为什么至今我们还热衷于此,满屏幕里的演出全是这个东西,似乎斗争已经成为我们思维的主导,而参与斗争也让很多人乐在其中?这个问题就不好回答了。

我要绕开去,先说一点别的事。我注意到中国的文化预设。什么叫文化预设?就是一地一族文化,总是要在现实环境之外,预设出另外的世界,这就包括所谓好人的世界——天上的生活,坏人的世界——地狱的生活。所以各地的文化设计里,普遍有鬼神,他们编制出一个神话的世界。中国文化的三界是一致的,无论世俗社会,还是天界与地狱,一定是有等级制的,一定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威,有一个独裁者,他说了算。我们总是按照现实的存在,勾勒出一个过往的世界和未来的世界。其实神话的意义就在于告诉我们,在现实世界,我们的内心和精神无法安妥,并不令人满意,也没有什么,至少可以做一个好人,在来世可以得到好报。自然还有警告,告诉坏人死后你要下地狱的。有意思的是,我们用神话,唯一可以改变的是在一个等级制社会里,我们因为处于底层,受到剥削和压迫,这是不可改变的,所希望的是,当我忍受这一切,付出诸多辛苦和遭遇坎坷之后,在未来所改变的不过是晋升到一个较好的社会层级,所谓咸鱼翻身。原来我们已经默认了这个规则,我们以为人天生是有贵贱之别的,这是不能改变的。这个思想成为我们思维的主导,也是文化的底色。

认同等级制,认同独裁者,默认大众的平庸和毫无存在感,选择绝对化的服从和顺应,我们热衷参与斗争,以为社会生活里处处是敌对者,阴谋与陷阱普遍存在,所以处处时时要小心,要有危机意识。不知道处于这个文化环境里的人,你们的兴奋点在哪里?因为不解,我总是默默关掉电视,让这些演出都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竞争与文化新生

人类繁衍中,从人种的流散与竞争,到不同区域文化的竞争,都是自然的选择。这个自然的选择的发生,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不了解,现在知道的只是一个结果。例如非洲智人的出走,目前已经分布在全球,成为唯一存在的人种。这就是说,其他原始人都已经在与自然的斗争,与智人的竞争中失败了,灭亡了。这是人种的自然竞争。文化区域的竞争,也客观形成了不同的样态。西方是一个样子,中国又是一个样子。我们都发现中西文化的种子,到长出来的果实都不一样。

西方文化追溯到古希腊。后来也有帝国时期,或者形成一个权力中心,周边国家附庸的天下归一局面。可是这种建立领导核心,形成帝国的时间比较短。大部分时间,欧洲诸国是分离的状态。因为实现天下大一统,所以其文化就默认了这个事实,他们试图要构建的体系,是制衡的,是独立的,是自主的。这种文化基础,无法适应农业社会基础。战争,离乱,不稳定,肯定无法安心农业生产。而在农业文明时期,没有很好的农业基础,又如何繁荣一个区域的农业文明呢?所以,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欧洲,在古希腊城邦文明之后,无法建立高度发达的高水平高福利社会。

这是我们看到的不稳定环境的坏处。可就是因为秩序是不稳定的,存在生存危机,这里的人就要寻找出路,他们就不安分。所以,思想家出来了,哲学家出来了,科学家出来了,更应该看到欧洲发育出来一个新文明。这是不同于农业社会文明的。有人概括说,欧洲文明是商业文明。这也对,也不对。阿拉伯地区是商业文明最早的发源地,可是这个区域的文明与欧洲很不一样。有人看到了两者差异中,欧洲有一个显著的标志——航海大发现最后改变了欧洲的发展格局。航海大发现,走出去,天地不同了,人的胸怀和思想格局就不一样的。欧洲的发展模式被概括为:商业发展+航海大发现+自由主义(或者叫做冒险主义)。美国文化是从欧洲分裂出来的,又进一步发展出来的新文化。美国人总结他们都文化特质,他们以为自己的祖先之所以可以被欧洲抛弃,脱离母体文化,没有消亡,反而创造了一种新文化,主要得益于美国先祖的冒险精神。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就是一个人处于绝境里,所具有的破釜沉舟的气魄和勇敢。

新文化,新的社会样态,都是在绝境里,被逼迫才会新生的。包括中国文化的演变,也是这个道理。如果没有清末的帝国沉沦,被列强欺辱,也就不会有辛亥革命有五四运动,有新中国的诞生。如果不是因为文化大革命,让社会秩序紊乱,经济发展跌入谷底,也不会引发邓小平启动经济改革。我们是否可以得出结论,所谓发展,所谓新生,其实都源自于是否具备竞争环境,是否可以把人的创造力激发出来。一度老大的中国之所以陈腐,这是一个反例。

近日一直在听钱穆谈中国文化精神,他以为对于中国未来应该有信心,这也成为他的信念,一者因为中国文化的根基是好的,此外他看到了这块土地上,中国人的精神还是蓬勃向上的。世界是由人来创造的,只要这里的人是有活力的,有创造力,则这里的文化就具有新生的机会。我们分析文化,其实所看到的还是产生文化的人。失去竞争精神,普遍耽于享乐,没有了创造的动力,这个区域文化就老大了,陈腐了。一些工业化的先发国家已经陷入了享乐主义陷阱,缺乏了社会发展的活力,这就印证了这个道理。

说说文化认知的视角

文化的主体是人,文化认知的视角有内外之别。

中国文化认知的视角是向内的,具有内侵特征。因为更注重内心,所以这个文化比较保守,封闭。而且注重感悟、修心,以及道德的说教、艺术的表达、礼仪的规范等。

用力向内,诉诸自己,这就产生了情感的思想的艺术的政治的诸多需求。而且因为向内,关注人际关系,特别强调和睦、和平、稳定,不攀比不冲突,要和谐。这个力量如果不是向善的方面转化——之前所说的那些都是向善的表征,则这个文化中就会产生内斗、内耗,以及彼此不信任的阴谋、独裁、严刑峻法等。

这个文化中自然产生两条枝蔓,主体还是向善的。这是文化繁荣发展的主干部分。旁逸斜出来一些文化的糟粕,这也是被人警觉和批判的。恶性少一些,大多数人更为强调关注大局,服从集体利益,这就让这个文化可以不断延续发展,形成悠久的历史。我们做文化批判不要失去这个基本认识和立场。

西方文化的认知视角是向外的,这个外是指的在社会生活之外,在人际关系之外,这就是纯粹自然的部分。这是一种外侵文化,力量是对外的。所以,这个文化更强调冒险,机会主义,以及不断扩张。这是国家主义发展的原因。而在个体人,因为处于战天斗地的环境,所形成的人格,也就具有特殊性。这个特殊在某些人那里被看作暴力、野蛮、侵略,而在他们自己看来则是我自主、抗争、奋斗,以及勇敢无畏,积极乐观。西方文化也因为一直向外,其社会结构中的人际关系范围要单纯,不那么讲究。

中西本来是分隔的,相互交流不多。彼此因为缺乏接触,所以各自相安。到了航海大发现,以及资本主义扩张而形成全球殖民后,洋人来了,与他们一同被中国人认识到的还有西方文化。这种文化的差异构成了冲突性,况且两种文化的第一次接触不是以友好的方式,而是入侵,这也是西方文化的一个特点,向外不断寻找机会。在中西文化的大碰撞之后,我们才发现两种文化的产品,中国的古老帝国,以及贵族文化,维系这个体制的供养关系,在西方以科学技术支撑起来的强大军事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中国文化的孱弱性被暴露出来了。即使西方文化是野蛮文化,中国文化的温情脉脉显然敌不过人家的强势夺人。

这时如何看待中国文化,存在两种认识,出现文化阵营:一者以为中国文化有落后性,至少现在在与西方文化对抗中是失败的。所以,他们进行文化批判,要以文化革新来重塑中国文化。一者以为中国文化这么多年传承,历史悠久,应该具有先进性,不应该丢掉这个好东西。而且,中国人放弃了根文化还是中国人吗?这是两种文化态度与视角。其实文化都具有阴阳面。一者偏于看好一者偏于看坏。造成文化论证的主要原因,这时客观出现了中西文化的碰撞。这是基本事实。

在中西文化的接触中,西方文化更为强势,中国文化被改造的多,融合西方的东西多。反之,西方文化具有优越感,他们把中国文化看作一种古老的文化,也是死去的文化,以为先进文化一定要代替落后文化。自然,他们以为西方文化具有先进性。历史继续沿着其轨迹发展,我们看到在西方科学技术融入后,中国的文化实现了革新,于是带来了中国的快速发展,这个发展的速度是惊人的。显然,就是这一批中国人,只要在向外的力量上不断增强,这个文化还是具有顽强生命力的。反之,西方的外侵特征,在军事占领,搞殖民地,这个体系崩溃之后,再搞金融霸权、经济全球化等,还是在外侵,结果重新进入困境。中西文化其实还有很多可包容性,可以融合。人类的力量除了要抵达内心,解决好人际关系之外,也应该改造自然改善我们的生活。

文化的多样态,为文化的交流融合提供了基础条件,由此才会给文化革新带来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