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性看人性

若从中西诸神的神性看人性,则发现中西在文化上的开端就是不同的。以古希腊神话与中国神话比较,两者在造神上就有不同的价值取向。

古希腊神话,有一整套体系。从宙斯到皇后赫拉,再到他们的子嗣——如美神、爱神等,他们各自有鲜明的性格,虽然在职责上有主管,本领强大,可是在性格上都有局限。例如,宙斯比较滥情,而因为宙斯滥情所以皇后赫拉就比较小心眼儿,有妒忌心。西方造神,很强调系统化,而且在构建这个逻辑体系时,并没有为尊者讳,诸神在神性上有缺陷。

中国的诸神,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龙王、阎王,包括夸父、后羿、女娲娘娘,以及被神话的三皇五帝等,他们都有法力,具备权力的基础。可是,我们看不到他们是什么性格的人,他们身上笼罩着一层神性。在这光辉下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缺陷。我们可以比较的就是,他们各自有法力,谁管着谁。这也是一套体系,就是等级差异的体系。

中国文化在造神时,让他们区别于人。他们不是一般的人,都是道德高尚的。所以在价值取向上更加看中关于一个人的道德纯粹,以为神的伟大就是超脱了一个人的低级趣味,就是要毫无自私自利之心。我们关于人类世界,以及超越人类世界的美好生活、理想世界,是按照等级制和道德完善来建构起来的。

西方主神都是有缺陷的,都是不完美的,这表明了他们对于人性的善良并不寄予希望。所以,他们以为构建一个合理社会,不能太多寄希望于人的素质,人的思想觉悟很高,以及我们用教化的手段来改变人的道德观念。他们不信任,以道德可以打造一个美好的社会。所以,他们要特别寻找法律、规则、秩序等外在强制手段,以及用约束的办法,管好人,管好事。这个制度注定与中国文化的选择不同。只是因为最初他们在造神时,就表现出不同的价值取向。

孔子学说为什么会成为后世的主流价值观

春秋时期,在中国突然涌现出来一大批明星式的人文学者,作为开启后世学术的这一批学者好像春天里小草突然从土里冒出来一样。对于这个现象的解释,落到底就是两条:其一,在诸侯林立的环境下,没有了天下归一的国家集权和专制,人们的思想获得了释放,有了极大自由讨论的环境条件。这是他们产生特立独行的思想和建立思想体系——这个具有创造性成果的基础。其二,在当时社会巨变,未来发展不确定,全社会都困惑并寻找出路,而万民知识和信息匮乏,教育不普及,他们期待有先进思想的引领。这就是说,有了思想家,他的思想还要有人倾听。没有大众的期待与信奉,以及弟子的追随与传播,这些思想不会如星火可以燎原。

没有以上两个条件,则这些思想家也就不会成为至今我们还愿意传承其衣钵、信奉其思想的引领者。道理就是这么朴素。大众的思想,在一个多样化、自由化的状态下,自然会产生交锋和融合,以及各家思想的不断完善。这不是由哪一家可以主导的局面。孔子,在他当世无法主导舆论,他与人争鸣也不占上风,而且他还非常落魄,四处游说,推销自己的“和为贵”的主张,结果在诸侯那里受到冷遇。他倡导的全世界和谐,自己的道德完善,也常常被人讥讽,因为他就不是一个道德完善的人,他的行为做事是有瑕疵的。于是,后世在批判孔子时,说他虚伪,占据道德制高点,挑剔别人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唯独看不到自己的不是。就是这么一个孔子,学术有争议,道德有瑕疵,可是在后世他的思想成为主流,其宣传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逐渐成为后世的普遍价值。这说明,后来说儒学已经脱离了孔子这个人本身,已经脱离了现实主义,这个学术被人们改造为理想主义的东西。我们今天学习儒学,其实是要从里面寻找可以为今天解决问题的启迪,也是为未来社会发展及个人追求寻找坐标。我们要知道一个理想的社会在哪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还要知道我们要做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最美好的人生是如何的。儒学给予的定位不在当下,而在未来,儒学勾画的是未来的图景。

只有一些困顿于书斋的所谓学者,他们才会局限于一词一句而臧痞孔子,说道儒学。应该看到,我也希望更多人这么去看待孔子,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的虚弱也在于他无力拯救现实中的人,他没有力量改变现实,他志向于探寻未来。他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告诉陷入困难中的大众,你们的救赎在哪里,社会的理想彼岸在哪里。他需要民众自省,自觉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且这个改变是积极向上的,是主动的。我想,这个意义上的孔子,我们后世还很少有人知觉。就此而言,孔子不是一个俗世意义的存在,他是道德化的人,理想化的人,思想化的人,他在后来被虚化、神话,成为宗教里教主一般的人物,神话里神灵一般的人物,我想也是自然而然的。

中国社会不能没有孔子,不能没有由孔子衍生出来的儒学。如果没有孔子与儒学,中国社会只能更坏不会更好。道理很简单,人类不能不进行理想社会的建设,人类也不能不去追去美好的人生。道德完善,以及社会向前发展,这是自觉演变的潮流。向好是人心所向,追求理想这是人生主流。

关于宫斗剧

除了宫斗就是还是宫斗,屏幕上演的全是阴谋与斗争。我不知道在封建王朝里贵族的生活是否真的如此风云诡谲,让人惊心动魄,可是这至少反映出现实生活里我们的一种文化心理与思想认知——在皇权政治环境,一切矛盾斗争的发生,发源地在皇宫,宫斗其实具有代表性。

在宫斗的环境里,皇帝猜疑大臣,与儿女之间互为提防,而皇子之间、嫔妃之间,她们也互为斗争,这就编制出一张无所不在的网,把所有在这台剧里演出的人一网打尽。这张网是什么?说到底就是争权夺利,就是生死之搏,而没有一个人可以掌控局面,他有自主权说:我不参与,我不与你们斗。皇帝也如此。

看多了这一类演出,生出一个疑问:这一种斗争的生活,给社会发展,给生产力的进步——再说大一点,给人们的生活会带来哪些积极的改变?宫斗天天发生,各人参与,而背后总有知识分子介入,这么多人参与的这场政治游戏,各方无论胜负,所改变的不过是谁坐稳了龙椅,谁被打入冷宫,哪方势力得到了绞杀。这样的斗争,除了改变这少部分人的命运之外,似乎与生产力进步无关,与经济发展无关,与人民生活改善无关。这就衍生出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么多人口口声声为了大众为了国家为了正义为了光明,普遍参与到斗争中来,这样的抉择却并没有给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积极的改变,这一切的宣告都是谎言而他们却乐于参与其中呢?究根问底,我们就发觉,在封建王朝的权力斗争中,他们心里最大的政治是坐稳自己的江山,谋取各自的利益,而这一切利益的获取,并不会改变一个事实——正是广大人民群众供养了这个阶层,他们与人民之间的矛盾,是不可改变的。在他们的政治里,或许就不存在所谓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幸福?看到这个问题的结论,另一个问题产生了:既然这个斗争属于小圈子内的利益博弈,与大众生活毫无意义,那么为什么至今我们还热衷于此,满屏幕里的演出全是这个东西,似乎斗争已经成为我们思维的主导,而参与斗争也让很多人乐在其中?这个问题就不好回答了。

我要绕开去,先说一点别的事。我注意到中国的文化预设。什么叫文化预设?就是一地一族文化,总是要在现实环境之外,预设出另外的世界,这就包括所谓好人的世界——天上的生活,坏人的世界——地狱的生活。所以各地的文化设计里,普遍有鬼神,他们编制出一个神话的世界。中国文化的三界是一致的,无论世俗社会,还是天界与地狱,一定是有等级制的,一定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威,有一个独裁者,他说了算。我们总是按照现实的存在,勾勒出一个过往的世界和未来的世界。其实神话的意义就在于告诉我们,在现实世界,我们的内心和精神无法安妥,并不令人满意,也没有什么,至少可以做一个好人,在来世可以得到好报。自然还有警告,告诉坏人死后你要下地狱的。有意思的是,我们用神话,唯一可以改变的是在一个等级制社会里,我们因为处于底层,受到剥削和压迫,这是不可改变的,所希望的是,当我忍受这一切,付出诸多辛苦和遭遇坎坷之后,在未来所改变的不过是晋升到一个较好的社会层级,所谓咸鱼翻身。原来我们已经默认了这个规则,我们以为人天生是有贵贱之别的,这是不能改变的。这个思想成为我们思维的主导,也是文化的底色。

认同等级制,认同独裁者,默认大众的平庸和毫无存在感,选择绝对化的服从和顺应,我们热衷参与斗争,以为社会生活里处处是敌对者,阴谋与陷阱普遍存在,所以处处时时要小心,要有危机意识。不知道处于这个文化环境里的人,你们的兴奋点在哪里?因为不解,我总是默默关掉电视,让这些演出都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竞争与文化新生

人类繁衍中,从人种的流散与竞争,到不同区域文化的竞争,都是自然的选择。这个自然的选择的发生,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不了解,现在知道的只是一个结果。例如非洲智人的出走,目前已经分布在全球,成为唯一存在的人种。这就是说,其他原始人都已经在与自然的斗争,与智人的竞争中失败了,灭亡了。这是人种的自然竞争。文化区域的竞争,也客观形成了不同的样态。西方是一个样子,中国又是一个样子。我们都发现中西文化的种子,到长出来的果实都不一样。

西方文化追溯到古希腊。后来也有帝国时期,或者形成一个权力中心,周边国家附庸的天下归一局面。可是这种建立领导核心,形成帝国的时间比较短。大部分时间,欧洲诸国是分离的状态。因为实现天下大一统,所以其文化就默认了这个事实,他们试图要构建的体系,是制衡的,是独立的,是自主的。这种文化基础,无法适应农业社会基础。战争,离乱,不稳定,肯定无法安心农业生产。而在农业文明时期,没有很好的农业基础,又如何繁荣一个区域的农业文明呢?所以,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欧洲,在古希腊城邦文明之后,无法建立高度发达的高水平高福利社会。

这是我们看到的不稳定环境的坏处。可就是因为秩序是不稳定的,存在生存危机,这里的人就要寻找出路,他们就不安分。所以,思想家出来了,哲学家出来了,科学家出来了,更应该看到欧洲发育出来一个新文明。这是不同于农业社会文明的。有人概括说,欧洲文明是商业文明。这也对,也不对。阿拉伯地区是商业文明最早的发源地,可是这个区域的文明与欧洲很不一样。有人看到了两者差异中,欧洲有一个显著的标志——航海大发现最后改变了欧洲的发展格局。航海大发现,走出去,天地不同了,人的胸怀和思想格局就不一样的。欧洲的发展模式被概括为:商业发展+航海大发现+自由主义(或者叫做冒险主义)。美国文化是从欧洲分裂出来的,又进一步发展出来的新文化。美国人总结他们都文化特质,他们以为自己的祖先之所以可以被欧洲抛弃,脱离母体文化,没有消亡,反而创造了一种新文化,主要得益于美国先祖的冒险精神。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就是一个人处于绝境里,所具有的破釜沉舟的气魄和勇敢。

新文化,新的社会样态,都是在绝境里,被逼迫才会新生的。包括中国文化的演变,也是这个道理。如果没有清末的帝国沉沦,被列强欺辱,也就不会有辛亥革命有五四运动,有新中国的诞生。如果不是因为文化大革命,让社会秩序紊乱,经济发展跌入谷底,也不会引发邓小平启动经济改革。我们是否可以得出结论,所谓发展,所谓新生,其实都源自于是否具备竞争环境,是否可以把人的创造力激发出来。一度老大的中国之所以陈腐,这是一个反例。

近日一直在听钱穆谈中国文化精神,他以为对于中国未来应该有信心,这也成为他的信念,一者因为中国文化的根基是好的,此外他看到了这块土地上,中国人的精神还是蓬勃向上的。世界是由人来创造的,只要这里的人是有活力的,有创造力,则这里的文化就具有新生的机会。我们分析文化,其实所看到的还是产生文化的人。失去竞争精神,普遍耽于享乐,没有了创造的动力,这个区域文化就老大了,陈腐了。一些工业化的先发国家已经陷入了享乐主义陷阱,缺乏了社会发展的活力,这就印证了这个道理。

说说文化认知的视角

文化的主体是人,文化认知的视角有内外之别。

中国文化认知的视角是向内的,具有内侵特征。因为更注重内心,所以这个文化比较保守,封闭。而且注重感悟、修心,以及道德的说教、艺术的表达、礼仪的规范等。

用力向内,诉诸自己,这就产生了情感的思想的艺术的政治的诸多需求。而且因为向内,关注人际关系,特别强调和睦、和平、稳定,不攀比不冲突,要和谐。这个力量如果不是向善的方面转化——之前所说的那些都是向善的表征,则这个文化中就会产生内斗、内耗,以及彼此不信任的阴谋、独裁、严刑峻法等。

这个文化中自然产生两条枝蔓,主体还是向善的。这是文化繁荣发展的主干部分。旁逸斜出来一些文化的糟粕,这也是被人警觉和批判的。恶性少一些,大多数人更为强调关注大局,服从集体利益,这就让这个文化可以不断延续发展,形成悠久的历史。我们做文化批判不要失去这个基本认识和立场。

西方文化的认知视角是向外的,这个外是指的在社会生活之外,在人际关系之外,这就是纯粹自然的部分。这是一种外侵文化,力量是对外的。所以,这个文化更强调冒险,机会主义,以及不断扩张。这是国家主义发展的原因。而在个体人,因为处于战天斗地的环境,所形成的人格,也就具有特殊性。这个特殊在某些人那里被看作暴力、野蛮、侵略,而在他们自己看来则是我自主、抗争、奋斗,以及勇敢无畏,积极乐观。西方文化也因为一直向外,其社会结构中的人际关系范围要单纯,不那么讲究。

中西本来是分隔的,相互交流不多。彼此因为缺乏接触,所以各自相安。到了航海大发现,以及资本主义扩张而形成全球殖民后,洋人来了,与他们一同被中国人认识到的还有西方文化。这种文化的差异构成了冲突性,况且两种文化的第一次接触不是以友好的方式,而是入侵,这也是西方文化的一个特点,向外不断寻找机会。在中西文化的大碰撞之后,我们才发现两种文化的产品,中国的古老帝国,以及贵族文化,维系这个体制的供养关系,在西方以科学技术支撑起来的强大军事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中国文化的孱弱性被暴露出来了。即使西方文化是野蛮文化,中国文化的温情脉脉显然敌不过人家的强势夺人。

这时如何看待中国文化,存在两种认识,出现文化阵营:一者以为中国文化有落后性,至少现在在与西方文化对抗中是失败的。所以,他们进行文化批判,要以文化革新来重塑中国文化。一者以为中国文化这么多年传承,历史悠久,应该具有先进性,不应该丢掉这个好东西。而且,中国人放弃了根文化还是中国人吗?这是两种文化态度与视角。其实文化都具有阴阳面。一者偏于看好一者偏于看坏。造成文化论证的主要原因,这时客观出现了中西文化的碰撞。这是基本事实。

在中西文化的接触中,西方文化更为强势,中国文化被改造的多,融合西方的东西多。反之,西方文化具有优越感,他们把中国文化看作一种古老的文化,也是死去的文化,以为先进文化一定要代替落后文化。自然,他们以为西方文化具有先进性。历史继续沿着其轨迹发展,我们看到在西方科学技术融入后,中国的文化实现了革新,于是带来了中国的快速发展,这个发展的速度是惊人的。显然,就是这一批中国人,只要在向外的力量上不断增强,这个文化还是具有顽强生命力的。反之,西方的外侵特征,在军事占领,搞殖民地,这个体系崩溃之后,再搞金融霸权、经济全球化等,还是在外侵,结果重新进入困境。中西文化其实还有很多可包容性,可以融合。人类的力量除了要抵达内心,解决好人际关系之外,也应该改造自然改善我们的生活。

文化的多样态,为文化的交流融合提供了基础条件,由此才会给文化革新带来可能。

新加坡文化观礼

我去过新加坡。同是华文区域,没有语言障碍。

期间,我在一所学校深入访谈一周,基本了解了新加坡教育的情况。这地方也不大,一个月跑下来,也基本了解了该地的地理与文化。

这是一个城市化国家,一座城,一个国。新加坡建国时间很短,人口不多,多民族,文化差异大,自然资源匮乏。也正因为有如上条件限制,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驱逐出来。它建国是被动的。这么看,这是一个没有多少历史的国家。

如此看,尤其与中国的历史文化比较,我们有更多值得骄傲的资本。中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文化辉煌。新加坡人承认自己一无所有。飞机起飞,即刻侵入别国领空。没有淡水资源,喝水都要输入。他们作为立国之本的是一种特别的人才观——不断听他们重复一句话,我们唯一的资源是人才。人才的培养依靠教育。教育是新加坡国家管理中最为重要的事业。重要到什么程度?我说几点给我印象深刻的:

一是,新加坡把教育作为发展之本。

李显龙在国庆讲话中许诺:只要新加坡的孩子读书,他喜欢,一直读下去,无论读到什么时候,读到哪里,即使到英国到博士,不要因为经济问题而中断学业,新加坡要提供必要的充分的国家支持。

世界上恐怕再无第二个国家可以把教育资助延伸到博士阶段,延伸到国外留学。国家教育资助可以做到无死角。

与之对应的还有一个社会现象——新加坡的公务员很难考。一般都是在小学到大学读下来,一路所有考试都是全优的,如果一次一科成绩掉下来,可能这一次失误就让他一辈子错失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机会。

他们实行精英政治。学校教师节那天晚宴,本校出身的一位教育部官员出席。他们介绍说,他读书很好,总是前三名,一路读书没有掉下过前三名。新加坡的公务员入职要看学位是否是荣誉学位。世界上的名校,给最优秀的学生颁发荣誉学位。这在应届毕业生里是最好荣誉。新加坡的学生很看重这一点,他们在大学读书争的是荣誉学位。

中国古代有科举取士的制度。新加坡把这一点用在了现实国家管理中。这个举措,有效激励了孩子们读书。

他们很重视学生领袖的培养。我很奇怪,怎么用这个词称呼学生。他们说,今天他们是学生领袖,今后他们他们应该成为未来社会各行业的领军人物。这个领袖其实就是指对于卓越人才的培养。

卓越人才一定是开放的,见过世面的,有担当的,有合作能力的,与社会不脱节的。我们在新加坡期间,也接受了学生领袖的访谈。他们来见,与你交流,也主动安排你的行程,为你服务。校长说,学校的重大活动和重要人物的来访,学生领袖都会参与。包括地区的议员来学校,督学来学校,他们都安排学生领袖随访。在这个服务过程中,学生要了解议员、督学是如何工作的,他们是未来的议员和督学,这个实习活动很有必要。新加坡的学校重大活动都是学生安排的,诸如新生入校一周的适应期活动,教师节活动等,学校不管,老师很省心,一切交给学生。校长说,这一天我们听学生的,把自己交给学生安排。

二是,新加坡实行双文化教育。

新加坡是多语言教育,官方语言是英语,母语是马来语,各民族的学生还有自己的民族语言,例如华文就是华族的母语。所以新加坡的孩子要自得至少三种语言。

其国家领导人也都是语言通,至少要熟练掌握英语、马来语、华语和本民族语言。李显龙在国庆讲话里,要分别用英语、马来语和话语做国庆演讲。

多语言教育不是双文化教育,双文化教育是针对一批优秀学生而实施的精英教育。双文化是指让学生接受英语文化和汉文化教育。他们以为当前世界,最富有的,科学技术最密集的,主要语言载体是英语,新加坡的精英要自得英语,理解英语文学,向西方学习,融入这个文化圈子。只有融入,理解英语文化,才会在未来的全球化发展中,获取最大的利益。他们还判断,未来中国的影响力会不断扩大。我们的孩子还好了解、理解、尊重中国的文化,要在这个交流中,获得最大的竞争力。文化的学习客观需要贴近和融合。

为此,新加坡在少数精英孩子身上舍得花钱,每个暑假都会安排相当长时间到英语国家和中国名校的游学。在中国北大、复旦等名校的中文系都有项目,接待这个游学活动。

三是,新加坡有独特的老人文化。

新加坡的老人文化令人赞叹和敬佩。新加坡人力资源匮乏,很多老人在退休后继续服务社会。其最大的一个特色是出租车服务行业,大多师傅都已经七十岁左右了。这些老人,服务态度很好,热心热情周到。

新加坡的老师也是这样,很多人超期服役。我在新加坡德明政府中学调研。我在这所学校接触了多位老先生,属于超期服役。

负责接待的是外事处的主任。他还是学校的体育老师,业余做摄影,是学校的摄影干事。他一人做多个角色,总来没有停下来。这么忙碌会让你忘掉他的岁数。不服老,这是一种人生状态。

周末,我们应约去他的家里,与他一起去会员场所休闲。这些安排是公务之外的,他特别希望与我们交朋友。我们也因为这个原因可以深入他的生活。知道他住在哪里,日常怎么打理他的别墅花园,又去国家公园趴在野地里摄影,捕捉野鸟的镜头。与他比,我们的生活是乡下的。他在现代的生活氛围里。

四是,新加坡的管理重视细节。

新加坡重视管理,实行精细化管理。这一点是很有口碑的。

我在那里时,巧遇它的国庆节。李显龙讲话颠覆了我对于领导讲话的看法。他在讲话里,与老百姓交流,没有说辞,说的是人人都懂的大白话,他还喜欢讲故事。

他跟老百姓说,新加坡的建设,需要多民族合作,没有和谐的文化环境,这个国家都没有办法建设好。

他告诉老百姓,新加坡的移民不是来抢饭碗的,这些外来移民已经融入本土文化,成为新加坡的新国民,他们也深爱着这个国家,是这个国家不可缺少的建设者。他说,访问过一个新加坡的公交车司机,七十几岁了,不退休。很多人认识他,专门坐他的车,因为他很友善,为大家服务。他说,我爱这个国家,我要为这个国家做一点事。

我看到这个城市的环卫工人做卫生,他们不断冲洗路面,马路上一点尘土都没有。他们还会为沿街的楼房,清洗墙面,擦洗窗户和清理窗户外面的尘土。

一痤城市,都是按照我们在家里做卫生的标准给它做着保洁。

新加坡的司机也有高素质。他们不能随便泊车。在宾馆门前预定时间,若早到了,他们会兜个圈子再过来,不会随便占据马路。客人下来,他们会为你打开行李厢,为客人拎包,摆放好行李。下车,卸载行李,礼送客人。他们做这一切,态度是温和的友善的。

在新加坡,一座繁华的城市,也是现代的国家,我会忘记了他的历史,那么短促的历史,甚至多民族杂居,也无法让所谓华族的文化如何占据优势地位,如某些人脑子里想象的那样,新加坡的先进是华族人多,华族文化先进而带来的。

不是这样,新加坡的文化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包容了多民族文化,兼容了中西文化,让老人与年轻人一起创造生活。这种和谐的文化给新加坡带来新的文明以及社会的繁荣。

儒、释、道——中国古代文人的三种道路选择

人在自然或社会,这两重世界里,总是要被外在与内在的规律与法则所约束。人类文明在从重视感性往偏于理性发展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对于欲望控制的重要性,即不可以让人过于放纵、贪婪。

这种要把人的个体思想与自由加以约束的想法,也作为中国古代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元素,至今依然深刻影响着后代继学者。

春秋秩序大乱。在这个环境里,大家去找救治社会积弊的办法,逐渐形成共识:以为要把人管好,这是实现天下大治的基础。其理由很简单:人世,这是由人组成的世界。人的元素自然是第一重要的。现实世界,人们可见的世道乱象是因为没有把人管好。怎么管好世界,祛除乱象与紊乱之病,诸子——那时的思想家,他们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孔夫子,比较迂腐——这是教书先生的通病,他以为人道,这是关注人的第一道枷锁。灭人欲,存天理。舍掉这条道路,再无别的办法。世界纷争,都源于一个“利”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争名夺利,人民的思想不纯净,太复杂,想法太多,这就反应在现实世界上,坏人多好人少,做坏事的人多做好事的人少。

这就是万恶之源。怎么做到呢?清心寡欲呗,“君子固穷”呗,“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呗——孔孟一门的人反复强调这些东西。后来人们把孔子的思想神秘化了。学者结合孔子遗存下来的只言片语、残言断句,把一部《论语》绕来绕去解读,这么解释那么考据,结果把你的思想绕成一团乱麻。孔子,跟学生说话,他当老师,而且很多人是开蒙就来了。他要是讲话一大套理论,跟现在的大学老师一样,理论化、系统化讲课,早就把一群小孩子和老小孩们都讲跑了。

人道的本质就是道德。道德,就是天地大道,在人的思想行为上的体现,这是指导人做人做事的基本规则。后来,人们把孔子的救治世界的理论,叫做德治。这算是看到了事物发展的本质。这个道德,是作为人的普遍道德。这个道德建立的基础是人际关系——五伦,即古人所谓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五种人伦关系。古代道德观用忠、孝、悌、忍、善为“五伦”关系准则。这就是孔子所谓的道德基础。

道德,这个东西,在人的外在表现上体现为礼——礼貌,礼让,对人彬彬有礼。这个与人为善的态度和人际交往中的克己复礼,固然是重要的文化财富。可是,应用这个理论和思想,去解决春秋战国之乱的问题,这就是无妄的想法。

你说世界大乱是人心不古造成的,你也认定了这世界没有好人,或者说坏人多好人少;基于这个逻辑判断你去改造这个世界,让坏人一夜之间都大发善心,变成好人吗?这似乎带有当老师都有的思想的天真。再说,出现矛盾,有纷争,我们习惯于讲自己的理,说别人的不是。这是一般规律。我们还喜欢给别人讲道理,以为自己有道德,错误和问题都是别人造成的。所以,道德这个东西,大家都挂在嘴头上,说理的时候用一用,哪有几个人纯净到把这些说教的话当真儿的?

道德这个东西太虚了,只能往人品的神圣、人格的伟大方面说,可以作为人们的思想追求,可以当作社会发展的梦想。后来,孔子学说果真在这个方面发展和应用。一千多年的教化,不断被人用来说教,最后呢,也没有把世道说教为朗朗乾坤、开明盛世。正因为这个东西永远在人生探求的前方,在社会文明发展的梦乡里,最需要人类持久追求,永不懈怠。

儒家不行,解决不了春秋之乱的问题。法家就站出来了。法家以为当时天下之乱是西周共主的局面被破坏了,出现了权力多元,有很多权力中心。大家不知道听谁的。这是乱象之源。世界要有一个领导中心,实行一元化领导。所以,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有了,那就是强化君主权力。而在诸侯争霸中,要从多极权力逐步发展为天下权力一极化。这样天下统一,万民归心。

后来的世界发展走势,与法家的判断是高度一致的。看来法家很厉害,有远见。事实上,当时被应用于春秋和战国诸侯政治上的是法家学说和思想。诸侯在争夺世界领导权,谁都不听谁的,谁都不服谁。此外,在一国内部,权力也是分散的,封建体制下,很多大家族在瓜分政治势力。诸子在当时也未必起到了好的作用。你想,他们各说各的,随便议论政治,这也是造成人民思想不统一的一个原因。法家这时出招了,他们以为要打破封建体制,把政治权力归于皇帝一人。

皇帝说了算,可是在这一人之下的万民是否归心呢?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办法——思想一元,不要读书人乱说话;对于底层人民,顺从的听话的好办法,不顺从的实行暴力下的统治——这就是所谓法制。用一套苛政制度,强加给人民,让他们付出劳力,做出牺牲,构建起来庞大的国家机器,支持诸侯进行对外战争。这样就可以造就一个实力强大的国家。秦国在秦始皇时期,其实就达到了法家所期待的政治预期。

这是世俗社会的惯常形态。中国古代社会,自秦汉后,官方主导的模式就是这样的。法家其实是现实政治上的主宰。你或许可以理解了,世道中的道是什么?这就是法制。管理社会,管理人,要构建稳定的生活秩序,只有一个选择——用法律和国家强制力来约束。我们过去听控诉,说这世道如何。大概是说,世道不好。你想一想就明白:弱民强国,实行苛政,剥夺人民自由。这样造就起来的帝国,权柄都在皇帝手里攥着。处于这个环境下,谁对法家有好感?

其实,说到政治本质,皇帝也是个道具,权臣把他摆在龙椅上,他很多时候是个摆设,真正发号施令的,是权臣。

中国是一个大国,在秦汉统一后,真像是一个天下了。要皇帝一个人说了算,这不可能,他无法调动这个国家机器。那么多的事,累死他,也做不到一个人调动全国力量。事实上,皇帝要实行赋权,国家领导权是在一小撮法家手里的。

在权臣当道时,一些贵族和官僚被边缘化,一些天真的儒家也被放逐到江湖,人民被欺压和剥夺财富。这个世道不被人喜欢也是可以理解的。中国的历史书、文学著作,对此多有描述和控诉。

说了人道与世道,最后说天道。人道讲道德,道德君子要修身。修不好,也是常态。所以,很多人在现实社会,人际交往中,总是感慨命不好,遇到的坏人多。还告诫别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然后,人们进入社会,又发现自己无法融入法家体系里。权力体系天然有排他性。谁集权,谁有力量。在集权体制内,每一个权力层级都要实行集权。所以,一些迂腐的一脑袋当好人思想的人,往往不适应现实政治环境。一些人被排斥在外,这也是自然状态。他们接受的教育是儒家的,进入社会,发现现实是法家的,做人要厚黑,在官场伺候人要倍加小心——不是说“伴君如伴虎”吗?于是,一些人心理调整不过来,出现了人格分裂。读一读古代文学作品,很多东西都可以看作抑郁症病人的言语。屈原老先生,面对汨罗江的那一无比愤慨而激越的千古一跳,虽然非常出名,还被人敬仰,可是出现这个现象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他的心理调控出现了问题——在大多数人,遇到这一类事,在这个境地里,还不是那么苟苟且且活着?

人道不修,世道不公,怎么办呢?这时就出来了老庄的天道思想。天道,是悬置在人世之上的东西,也可以视为自然规律和法则。在当时,最直观的解释,就是君权神赋。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还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力,是在世俗权力之外的。

这个道,在哪里?无疑需要回归天性,到自然状态下去找。或许,有的人就是要去寻道,未必可以见道。他们矢志不渝,以为自己脱离红尘,接近自然,透析灵魂,最后可以修行到一个超然物外的境界。在那里,还有一个精神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物质世界的反向。这里不好,那里便是至美至善的世界。

可见,所谓的天道,其实引导人修行的是一种超然于世俗的精神境界。这个道,就近似于现在我们所说的信仰、真理,以及科学规律了。

至此,我们来看中国古代文化里,探寻人类出路的三条道:人道、世道与天道,这本身是一个人生命的三种状态。

一则是人道,主张治世要从做人开始,要做好人。二则是世道,主张我们进入社会,要做事,积极有为。三则就是天道。我们要知道,人力有限,命运不可违,这就是宿命。我们要接受自然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的制约,在人生进入到下行空间后,要退而修炼灵魂,努力达到精神上的超然。

在中国古代很多文化名人身上,儒释道三家的思想是统一在一起的。他们人生的风景也在寻找三条通道。

说说老子思想的先进性

老子讲清静无为和无为而治,这个主张暗含着政治理想。因为君主和官僚少用权,在民众看来,这个政府是无所作为的;而恰恰是政府少用权,或许就会给自然经济发展以良好的条件。

你想,在小农经济时期,这些官僚包括君主,什么时候才会让你意识到他们的存在?一是因徭役与战争所需,要征调民众为国效力;二是到了缴税的时候,衙役要来讨要。那时的政府用权不过如此。所以老子讲无为其实有针对性,是因为他看到了春秋时期横征暴敛给人民带来的生活之苦,以及刀兵之乱给人民强加的灾难。

政府无为,而人民自治。这还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小国寡民。小国,这个国家的外交路线就是和平的。因为国小,没有军事与经济实力,所以就不会有称王称霸的野心,自然也就不会到处滋生事端。小国不会动不动就与人打仗。小国寡民,他们就容易摆正心态。春秋与战国,说到底就是大国政治,大国的君主都想称王称霸。这要付出代价,包括聚敛全国财力支持对外扩张,集合全民发动对外侵略战争。自然,付出最多的还是底层百姓。一将成名万骨灰,大致如此。

老子的政治理想,在当时也无法实现。在这一点上,孔子与老子,虽然各有主张,差异很大,他们之间还有争论,可是他们在涉及到政治实践上,都背离当时诸侯的意愿。在大鱼吃小鱼,诸侯争霸的环境中,小国存在的空间很有限,大国争霸自然要把小国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小国没有独立自主的外交,其是否可以获得和平发展的机遇,这并不由自主。

人类社会文明一直到资本主义的扩张,先发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全球化的殖民统治的时期,始终也不支持小国独立自主的外交,小国寡民的政治理想也始终没有被人关注。二战之后,战争的灾难性后果,几千万人殒命,多个大国都被打残了,甚至是一片废墟,由此引发全人类的反思,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搞世界霸权,进行帝国主义扩张,损人损己,给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这个国家模式并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范式。这之后,在和平环境下崛起的一批国家,引发我们的关注。诸如瑞士、瑞典、新加坡这样一些袖珍国家,他们的发展模式,很值得学习。这些国家基本属于小国寡民,他们执行的和平外交政策,在国家管理上也采取不扰民的清明政治。这个模式,人民歆享国家发展的福利,人民自主管理的能力很强,经济繁荣。

有了这一批国家发展的示范,再来看老子的主张,我们或许就明白了其思想的先进性。一国一城,用权管理,这个权力如果不受限制,干预过度,消耗民力,并不会支持自然经济的发展,甚至导致相反的结果。不断释放民力,给予较大的自由发展余地,把自主管理的机制建立起来,这要比实施强制化管理更有效,更加集约化。

在古代国家政治中,这个无为而治的环境条件并不具备,不是人人可以左右国家发展局面的。在人类社会个体人的小环境设置中,那种清静无为的思想,被很多人接纳,他们因为难得糊涂,顺应自然,让身心从竞争的与人较劲儿的状态下,慢慢恢复到平和的合作的模式,结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现在,这个老子哲学其实已经广泛传播,成为中国人精神底子里很重要的内容。

改造我们的文化

改造一个人的思想要一辈子,而改造一国文化则需要几代人。文化秩序的建立,本来就艰难。文化大师,其要说服全民信服,接受他的观念,他无法与人一一对话。这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的。一个国家要建立这样的基础文化观念,必然要动用国家机器,一代一代宣传,也要借助教育的力量进行教化,最终才会让一个人的思想,被稳固下来,成为一国的传统文化。

这个文化一旦稳固,就具有了传承性,不会轻易改变。因为正是这个文化观念在指导人民生活。一个人的生活里的一切,一个国家的制度等,其实都由这个文化基础所决定的。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说它会轻易被革新,被抛弃吗?即使掌握强权的政治家,他们对于社会文化的改造,也不是即刻见效的,除非他要把一批脑子里都被文化占据的人杀掉,这时文化才会与人的被消灭而消逝。

在社会重大变革时期,因为社会分化,各自要维护利益,于是会出现严重的文化冲突。这个矛盾的爆发首先以文化争端出现,在双方或对方的对话和讨论中,出现话不投机的现象。各自表达却得不到对方理解,相容的东西很少,不同的东西客观存在,而且对立。这个文化冲突,在本质上就是利益冲突。在人的生物属性中刻意要自我保护,从而让自己的基因可以延续下来,在这一点上没有妥协。所以,在关系生存问题上,文化冲突是不可调和的。

以个体力量,他要救赎别人,说服大众,构建所谓新文化,这个行为势必要与大众文化的硬壳做撞击,其结果如何是不言而喻的。我们都有生活常识,你去说服别人,一个人,这都难。在文化上的改造,所谓改变人的思想,这要改变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文化,这是全民改造,进而是几代人持续的改造,这是一项持续的永恒的工作。如此去看鲁迅,他与一批新文化先驱所进行的文化改良运动,其收效不可以高估。鲁迅个人深刻感受到绝望、孤独,以及幻灭,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即使中国发展到今天,我们在感知到本国文化革新上不还是有与鲁迅类似的感受吗?

有些民族文化根深蒂固,在社会改造中长期处于认识分化和文化冲突之中,这个纠结的状态持续下来,甚至按照这个事态,对于这个民族是否可以实现文化自新,是否有发展前景,我们都不确定。例如,在创造了人类最初的先进文明——苏美尔文明、巴比伦文明、埃及文明、伊斯兰文明等广域区域,至今还是冲突不断。其实很多国家不是没有钱,不是因为穷——中东很多产油国很有钱,可是不平静,其矛盾主要是文化冲突。

换做我们,置身在这个文化冲突环境下,个体的作为都有限,而且无力。文化的改变,这是很多人一点一滴逐渐形成共识的结果。认识文化现象这是第一步,第二步走起来艰难,可是必须要走出这一步。

风言风语

在没有网络的时代,中国人也有关于大事小情、是是非非的讨论。男女的话题不同。

女人爱说家长里短。女人更多闺蜜,她们之间经常聊这些私密事,说体己话。越聊彼此关系越亲近。男人也聊,所关心的是家庭之外的,单位的事、社会上的事、国家与国际的事。街头,一把凳子,小坐片刻,这些劳顿的小商贩与闲来散步的老人,说起话来竟然都是什么中美中日关系,南海危机的破解策略。男人有共通话题,思想接近,这样就聊成朋友。自然,小酒一喝,觥筹交错就更好了。

是是非非,所带来的也未必全是好事。女人爱是非,在生活里也就多是非,有所爱也就有所恨。确乎有一些女人,天天被是非所困,好心情不多,好朋友不多。男人的这些关切与他自己没有多少关系,而且他也就是嘴上说说,多么高明的想法也成为不了国策。他们说说嘴儿,在心理上有感觉,似乎让自己伟岸起来,别看生活里是底层,很落魄,小不点的人一事无成,可是这些都没有什么,大事不就责任不在自己,不过是潜龙在渊,没有人三顾茅庐罢了。

现在有了网络,建立微信小圈子,在论坛与空间里,他们常常要发表言论。这在过去,话语垄断,在公开场合、在台面上、在纸媒上,自己没有资格说话,而今,这个说话的权力自己也有了,所以男男女女非要在网上表现一把,要大肆表达,喜怒哀乐,自由释放,撒开欢儿了。

男女的差别还是有的。女人偏于情感,在爱的付出上,她们多了一点,得到的回报少了一点。她们最容易情感虚空,所以说话就聊家里人家里事——老公、孩子,以及婆婆和公公。清官难断家务事?谁说的?网上一大批事儿精,他们参与讨论,给人出主意,这么那么。人家未必入耳,然后就是一顿攻伐,要把楼主从高处拽下来。

男孩子或许喜欢铁血论坛。他们有一些激情没处发泄,就在这里骂街,骂完这国骂那国,天天与人家开战。嘴上是战无不胜的,以为肉食者鄙,若是由自己主政,指挥千军万马,世界早就大一统了,全人类也就被解放了。在这里的人,精神都很强大,说完话各个都实现了凤凰涅槃,脱胎换骨了一般。极端的人,过完嘴瘾,开始不满现实,大加针贬,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也不见人给他一巴掌,让他清醒清醒。哦,这是网络,虚拟的世界,他乐于疯张,也疯张不到哪里去。

上网,看看人间万象,趣味也在这里。最近不看小说,不看电视剧。这些东西,都在编故事,太假了。倒是在网上看看各人的说话,以及他们的演出,这还真实,可以得到一点趣味,咂么一点滋味。

这些话,何尝不是疯张?既然就是风言风语,那么就让风潮一阵东一阵西,你也随了天气变换吧。